• 本書集中整理了兩類不同史料中的不同「訟師」文本,一類是清代檔案中主要由一七三六至一八五○年間呈轉北京刑部的「教唆詞訟」案件,包含北京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硃批奏摺、刑科題本、錄副奏摺,以及已出版的《刑案匯覽》等書;另一類則是戲曲與小說中的訟師文學故事,主要如京劇腳本《四進士》以及民初「鴛鴦蝴蝶派」作者平襟亞採訪創作的小說《中國惡訟師》。
  • 阎若璩在《疏证》中(第八十)讲了一个故事。先说郑康成于病重时以书信告子:“末所愤愤者,徒以亡亲坟垄未成,所好群书率多腐敝,不得于礼堂写定,传与其人。日西方暮,其可图乎?”然後讲他自己“《疏证》第五卷写成,年五十有三”。再说卜葬其父的过程。最后说:“后三年,果有……善写生者适至,属写二图,一礼堂写定图,一传与其人图。观者咸叹其秀眉明目,以为康成遗照,而不知实以余像代之。因藏诸丙舍秋山红树阁,视我世世子孙云。”郑玄书信见《后汉书》本传。“末所愤愤者”是郑玄于病重时交待遗愿。“其可图乎”是嘱其子设法了却暮年心愿(和画像没有关系)。我读《疏证》三遍。初见上文,哂其误解文义,行事荒唐;连“秀眉明目”〔68〕都要掉书口袋。复见,观其自比康成,沐猴而冠,窃窃私喜之状。三读,蓦然警醒,终于觉察到他移花接木、恶意戏弄的快感:我逗你们玩儿呐。《疏证》五卷写成,他已经蜚声海内。这就怪不得他敢于写下这样的寓言。大约在此之后,他开始往《疏证》中“注水”。
  • 我是史料学派的支持者,我怀疑一切史观学派,不管是马克思主义或其它有意识形态的史观学派。所有的史观学派都喜好创造一个大理论,透过这个大理论描绘过去的历史,而且大胆的预测未来,他们几乎成了全能全知的上帝。从历史的观点来看,伟大的理论常会制造出伟大的错误。
  • 按:杨念群为杨度曾孙,然标点《杨度日记》(新华出版社﹐ 2001),错误累累,令人叹其不肖。儒学地域化一书,尝于书店立读数页,只见字里行间,似都写着“牵强附会”四字,遂不敢购归。今读沈氏书评,正可庆幸当日未萌姑息之仁,不致枉费银两。
  • 按:初闻商务印四库,不知投资方为谁,看到这个目录,才知道是清编会。浪费巨资,作此无益之事,真是可耻。
  •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以后的50年,中国大陆的学术界对这一时期的军事史进行了相当广泛的研究,发表了数以千计的论文和数以百计的著作,其中不乏精彩之笔;但没有理由认为,目前的研究状态已经到达了令人满意的水平。
  • 学术批评网


              岁末在广州,一位学兄闲谈学术时偶然用到了“活性”一词,我觉得这个概念很好,可以用来表达一些非常微妙乃至于有时很难言传的感觉。现在我想用它来谈谈先师谭其骧先生。

    谭其骧先生的学术成就当然是举世闻名的。他主编了煌煌8册《中国历史地图集》,那是一套里程碑式的著作,建国后史学界最重要的两项基本建设工程之一。此外他还主编了《中国自然地理•历史自然地理》,主编了《辞海•历史地理分册》。这些都是大型的集体项目。他个人的论著则并不多,没出过专著,没编过教材,只发表过一些单篇的文章。到70多岁才编定平生第一部论文集,即1987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长水集》上、下两册;他去世后葛剑雄先生又给他编了《长水集》续编,1995年仍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他一辈子的个人著述大体...

  • 唐氏之论,固可是者是之,非者非之。然其确具“同情之理解”,不愧为“通古今之变”的“一家之言”,则窃心许焉。简雅可诵之文字,引今证古之妙喻,尤其馀事耳。
  • 一位识者不无忧心的对我说:“如你《商周研究之批判》的体系成立, 我们甲骨学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研究了。” 其忧心实在可奖。可应该知道,科学研究中重要的是探索对象的客观真实,并非研究对象有无炫目的旅陈。那么,是不是我们所建立的新的甲骨学体系就真没什么可研究的了吗? 事实并非如此。我在《四川大学学报》1990年第四期发表的《商周研究之批判》一书的提要,既已发现了现行甲骨学研究体系是一个主观约定的虚象,就应以..............
  • 按:这是好几年前有个出版社的朋友安排给我的任务:将日译本的《耶稣会士中国书简集》的第一卷翻译为中文,并打算与法文原本互校后出版全套该书。可是等我按期完稿后,才得知江西出版社已经直接将法文本的该书翻译为中文,并陆续出版。于是我们的这个计划也就泡汤,我的译稿也就成了废稿。一般都认为直接从原文翻译是最妥当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江西组织的那套书的翻译者大多是学习..............
  • 转自美国研究季刊http://www.mgyj.com     美国的历史并不悠久,而历史学却十分发达。就专业史学工作者的人数、历史教育的规模、史学出版物的数量、史学知识在公共生活中的运用等方面而言,美国在世界上都是罕有其匹的。【注释】据估计,1976年美国各类历史协会约有4500个(Michael Kammen, ed., The Past Before US: C..............
  • 2004年12月31日

    无能子:书富寿荪事

    书富寿荪事 富寿荪者,海上估人也。幼习商。文革中,以郭绍虞先生之名冒领其编书稿费于上海古籍,私用之。事发,为舆论所迫,窘急,由二楼自坠,伤膑。..............
  • 探索中国近代历史的奥秘毕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对西方学者说来尤其如此。因此,任何这方面的历史著作都不可能是完美无缺的。本文拟围绕档案利用与晚清史研究的关系,对《晚清史》之得失,略作探讨,以期推动对这一段历史的研究的进一步深入。
  •     在哲学史或思想史研究中,朱熹从来都是一个中心人物,钱穆、陈荣捷、狄百瑞等前辈学者之外,刘述先、张立文、金春峰、陈来和束景南等当代学人也有相当精细的研究,从生平到交往,从思想到文献,几乎没有一处不被反复爬梳。在这些目光炯炯的学者密集爬梳之后,难道还能另辟蹊径,挖出什么新资料,提出什么新解释吗?可是,新近余英时先生出版的新著《朱熹的历史世界》,偏偏就“跳出三界外..............
  • 我必须忘了思想、文学和学术这种种借口,将自己当作一个象鲁迅那样写作
    着的人。这时,我也象鲁迅那样企图着了:想通过我的每一个写作行动来在“汉
    语”中编织出一话语(汉语象一块地毯,你我都在上面工作和劳动着;你我的
    “交往”必须通过这块地毯来传导),来与社会中别的话语作斗争;想通过我的
    写作行动改变汉语,通过改变汉语这个我们共生于其中的媒质,最终来“政治”
    地改变别人的信念、意向和欲望(哲学家戴维森的说法)。“政治地”这个说法
    的意思是:在公共平台上,对双方一样公平的状态下来互相论争和说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