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会史上, 教士违反独身制教规的情况亦不少。汉语文献中, 尚未见到对传教士在近女色、男色方面的确凿记载, 但外语资料中这方面的纪录则有案可稽。数种耶稣会史料涉及汤若望的私生活, 透露他是双性恋, 即好女色, 又猎男色。但是, 中国学界这方面的研究绝无仅有。笔者拟以耶稣会史料为基础, 对此问题引发争议的来龙去脉做一试探。
  • 彭明敏最近在傳記文學第五十九卷第一期發表一篇題為「胡適與助人之道」的文章,紀念胡適這位「亮風慈祥的長者」,尤其是他助人之道。原來彭明敏在台大擔任助教時(民國四十年),得到「中美文化教育基金會」獎學金,赴加拿大麥基爾大學進修一年;而麥大采英國制,要修得碩士,至少需要二年。因此,第二年學費和生活費就無著落了。彭明敏不得已只有向胡適之先生說明情形。胡適之先生先是去信說要試想辦法,不久又在信中說,已找到一位匿名人士,願繼續資助一年,讓彭明敏完成麥大學業。這件事,直到胡適之先生猝逝那晚(民國五十一年二月二十四日),彭明敏趕到中央研究院時,台大校長錢思亮才在當場悄悄地告訴他,曾經資助他讀完麥大的匿名人士,不是別人,而是胡適之先生本人。這個時候,彭明敏才恍然大悟。這段雖然是題外話,不過我們可以由此了解胡適之先生為人之風格。
  • 遍翻毛澤東的文章、講話,除了極其偶然的情況以外,毛澤東幾乎從來不提「冷戰」這兩個字。這裡面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在中國共產黨人看來,美蘇當年是冷戰少而妥協多,自60年代以後,乾脆就是「又爭奪,又勾結」。用「冷戰」兩個字來概括兩者幾十年的關係,未免誇大了它們之間的對立與衝突。當然,毛澤東不反對冷戰這種形式,也贊成兩種社會制度和兩大陣營之間「冷戰共處」。只是,毛澤東更希望的是雙方時時處於「戰」的狀態,惟在力量均衡時可以相對做「冷」的處理而已,並非真贊成長期冷戰。毛澤東的這種認識來自於他的經驗和觀念。
  • 太平天国对其宗教没有正式命名,间或称为“天教”。范文澜、罗尔纲、王庆成、吴良祚等学者均将太平天国宗教冠名为“上帝教”。但不少学者根据“拜上帝会”这一所谓的宗教组织名称相推演,称之为“拜上帝教”,欠妥。太平天国宗教独尊上帝,称之为“上帝教”最为妥帖,前面不应再画蛇添足,加上“拜”这一动词。
  • 金梁为编写《近世人物志》花了许多气力,他用了大量时间,把翁同龢的《翁文恭公日记》(中华书局排印本称《翁同龢日记》)、李慈铭的《越缦堂日记》、王闿运的《湘绮楼日记》、叶昌炽的《缘督庐日记》认真阅读,仔细挑选,斟酌概括,以人分类,并按时日先后,排比整理,编成了有六百余人的《近世人物志》一书。
  • 这些工厂普遍存在违反劳动法规的政策和实践,这些做法体现在工作时间、工资、保险、劳动纪律、生活条件、维权手段等各个方面。但是,同时也必须指出,在尊重劳工权益方面,不同的工厂表现出明显的差异,所以分析沃尔玛中国工厂的劳工状况时,应当因厂而异。
  • 叶昌炽的《缘督庐日记》手稿现藏苏州市图书馆①。1990 年和 2002 年,两家出版社据日记手稿本分别影印出版了全本日记,使研究者得以见到全部日记。但新印的两个本子都没有介绍手稿的形制。日记中的夹页及扉页等处的零散文字没有影印出来,被涂抹的部分也没有进行介绍,所以日记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全本。为使研究者能了解日记全本的真实面貌,笔者就在苏州市图书馆所见日记手稿情况加以介绍。
  • 近年来关于陈宝箴保荐康有为之事,大多沿袭黄彰健的考证,很少有人提出异议。但是,如果仔细斟酌,陈宝箴于戊戌五月二十七日,上奏片请免康有为赴考特科,是很不合乎情理的,而且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这是一起有十分明显错误的考证实例。
  • 八国联军打向北京时,崇绮算是护驾,随着西太后一直逃向西安。我三外曾祖自己坐的车,走到保定附近车轴断了,只好住在保定的莲池书院。这时,他接到一封家信,打开一看是他儿子郑重其事写的《叩辞严亲禀》。原来,妻子和儿子葆初决定带全家自杀殉国。他们挖了两个地窖,分男女层层躺到里面,下面铺上褥子,上面盖上单子,然后让人层层埋上土,等于自我活埋,全部被闷死。在自杀前,葆初给远随西太后避难的父亲写了这封信,报告了母亲和自己的决定。崇绮接到这封信后,知道全家死得如此惨烈,真是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加上自己因车坏,再也无法赶上西太后,便在窗户棱上上吊自杀了。
  • 2006年03月08日

    王闿运诗

    李斯五刑不足惜,彭王藁首谁相问。当时意气论交人,顾我曾为丞相宾,俄罗酒味犹在口,幾回梦哭春花新。
  • 撰写清代人物传记时,除了参考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所藏各类清人奏折,以及军机处《随手登记档》和国史馆的有关传记外,还有另外两种专门档案与传记关系殊为密切,不可不认真参阅。一种是《清代官员履历档》,另一种则是《记名档》。前者已由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编辑成册,于1997年全套出版,而后者则往往为人们所忽略。
  • 2006年01月11日

    郑超麟:恋爱与革命

    在这个政治的回忆录里,我未能遵守自己的格式,把私人的,与政治无关的生活也写了好多。我准备删去它们。在这章里,我不准备写我的罗曼史;以后有机会写另一种性质的回忆录时再去写它。但我要写别人的罗曼史,与政治有关的罗曼史。
  • 《五世班禅洛桑益西自传》记载:仓洋嘉措“皆不首肯,决然站起身来出去,从日光殿外向我三叩首,说‘违背上师之命,实在感愧’,把两句话交替说着而去。当时弄得我束手无策。以后又多次呈书,恳切陈词,但仍无效验。反而说‘若是不能交回以前所授出家戒及沙弥戒,我将面向札什伦布寺而自杀。二者当中,请择其一,清楚示知’。休说受比丘戒,就连原先授的出家戒也无法阻挡地抛弃了。最后,以我为首的众人皆请求其不要换穿俗人服装,以近事男戒而授比丘戒,再转法轮。但终无效应”。
  • 本文介绍了晚清名案杨乃武小白菜案,并指出了该案对清代法制史研究之重要价值。在对该案的具体分析的基础上,本文选取法官责任制度为核心问题,通过分析在清代严厉的官僚责任制度下,初审官余杭县令刘锡彤敷衍了事、匆忙结案的心理过程,探讨了晚清有关法官责任规定实现的可能性及其对司法官员行为的激励作用与负面导向。
  • 那种认为戊戌政变非由袁世凯告密而发生, 或者称袁世凯是在杨崇伊上书后怕受牵连而被动告密之观点, 都或多或少地忽视了袁世凯在政变中的关键作用。虽然从局部讲, 各有其理由, 但是放在大的历史环境中考察, 则很难自圆其说。因为这种观点无法解释, 为什么政变之后, 清廷重赏的不是发动政变的御史杨崇伊, 而是袁世凯? 显然, 袁氏告密在戊戌政变中所起的作用是非常关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