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9月03日

    王治来:回忆录—故园伏枥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8067733.html

                    
                        

     

     


           我要从新疆调回家乡工作的事,早在1981年5月中外关系史学会召开成立大会期间,当时来参加此会的孙秉莹先生就知道了。孙先生有意给我帮忙。北大的师友和南京大学的刘迎胜也都在帮我的忙。只是由于办手续方面的问题才导致我来到了长沙,而且是到了湖南师范学院(现已改名为湖南师范大学)。既然师友们都反对我来长沙,那最终的选择又是出于什么考虑呢? 首先当然是为了照顾家庭。而到湖南师院则与其人文环境有关。该校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岳麓山,其前身是解放前的国立师范学院,我就是该校附中高中毕业的学生。正如我在前面关于“国师附中”的那一部分谈到的,国立师范学院那可是抗战时期众所周知的人才荟萃、大师云集的名校!建国后,我还在岳麓山的湖南大学中文系读过一年。1952年院系调整,把湖南大学改为工科大学,其文科方面的中外文图书以及线装书都转归湖南师院,再加上原国立师范学院的图书,故湖南师院的藏书,特别是文科的图书在湖南可算是最多的。我即使不再搞自己原来的专业,我也可利用这里丰富的藏书作我想作的事,不怕无所作为。因此,我就毅然决然地回到了我的“故园”了。

        我于1983年12月底离开新疆社会科学院,乘飞机,经北京,转火车,当天晚上就到了长沙,去学校报到时已是12月31日了。来这个学校,我究竟能干什么呢? 林增平校长并没有与我谈过关于具体工作的意见,但报到后,历史系却叫我教世界中世纪史,也即孙秉莹先生教的那门课。我没有表示不同的意见,以我的基础和学殖我也不会不同意。马雍一直反对我来湖南,但在我回到长沙以后,却多次与我联系,并几次邀请我去京开会,并要我在湖南师大建立中外关系史的研究机构,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并发展中外关系史学会的会员。在这方面,马雍重视人才和罗致人才的努力也是超乎寻常的。例如,他在听到我提及岳麓书社的钟叔河先生时,就几次来信讲到钟先生在中外关系史研究上的重大贡献,并要我动员他参加中外关系史学会。我去拜访钟先生,经过好几次交谈说服,钟先生才同意参加了中外关系史学会。1984年 7月,中外关系史学会在北京中央党校召开第二届理事会,会前马雍来信要我参加,但我终于因有事没有去。

        我在北大历史系读书,最后是被分到世界史专业,但主要跟张芝联学了点近代史,而非专学中世纪史。这也无所谓,我的老师齐思和先生不是中西兼通吗? 而在我从北大毕业后,在新疆是长期研究边疆和少数民族的历史,根本没有从事世界史的工作,可说是干非所学。所以我从来没有参加过国内关于世界史的学术团体和活动;说我长期研究的新疆史是本国史的范围吧,我又从没有参加过中国史的学术团体与活动。我参加过的学术团体只有;中亚文化研究协会、中外关系史学会、元史学会和蒙古史学会;前两个是因马雍的关系而参加的,蒙古史学会是单位指定我去当理事,元史学会是韩儒林先生指定我参加的。所以,我的业务可以说是中不中,外不外,无论是中国史学界和世界史学界都不承认我和我的专业,我实际是一个独行者。

        国外有所谓研究型大学,但作为一个进行基础教育的师范院校,是不能把学科搞得太专的,而且要以教学作为第一任务。而我。作为一个从研究单位转到学校来的专业人员,我又何能担任世界史的教学呢?这对我说来实在是勉为其难的。然而事还是要作。我只有勉力来履行自己的教课任务,但同时也没有忘记完成未竟的事业。我关心的主要是完成原先计划的三卷《中亚史》中尚未完成的二、三卷,不少朋友早就希望我国有人能写出一部《中亚通史》来。我只有在教学之馀抓紧时间来作这件事。

    我的计划是先把古代部分搞出来,搭起架子(我国过去没有人写过这种书),作为今后写中亚通史的基础。我的中亚古代史原本写得很长,但当时湖南教育出版社的负责人嫌出后书太厚,要我压缩,我最后将其压缩到五十万字,定名为《中亚史纲》,于1965年12月出版。
    《中亚史纲》出版后,莫任南先生写了书评在《读书》杂志1980年12月发表,得到较好的反应。我个人认为,这本书的贡献主要在于利用《拉失德史》和《明实录》进行对照研究所得出的成果。而这在我国过去是没有人研究过的。后来李梓铭在《漫谈北京的书店》一文中谈及他“在大兴就发现了一个华教书店,它充满了学术气氛,一些在市区买不到的书这里挺全,如王治来的《中亚史纲》,和文军的《人文地理与中华伟人》,琼斯的《世界人口历史图集》,蒂洛的《伦理学——理论与实践》,蔡鸿生的《唐代九姓胡与突厥文化》等,”令其大开眼界。

        在古代部分完成以后,我又进行近代部分的撰写。这部分在我国过去也是缺少研究的,也需要阅读大量的外文资料。经过1987年一个夏天的努力,终于完稿。当时出版行业已开始讲究利润,学术著作的出版渐有困难。后考虑送给兰州大学出版社,承其应允,并请赵辉杰学长审稿,《中亚近代史》才于1989年4月得以出版。没有想到此书竟得到甘肃省的重视,于1991年13月1日获得甘肃省第二届优秀图书奖。我对明代新疆和中亚历史的研究之所以能够进行下去,主要依靠前述的《拉失德史》和《巴布尔回忆录》二书。可是由于伊斯兰历史家写的书往往习于抄袭,爱好铺陈夸饰,常以神话传说来代替历史,所以,有的同志怀疑《拉失德史》一书的真实性和可靠性。我个人也不是没有过这种想法。为了求证历史,我开始翻译《巴布尔回忆录》一书。我翻译是以1958年乌兹别克共和国科学院出版社出版的俄文本为工作本,并参照了 A.S.Beveridge 的英译本(The Babur-nama in English. AMS PRESS,NEW YORK)。这个英译本的好处在于它对原书的阙佚部分作了 Translater′s Note。这实际上是以大量的资料来补述原书的阙佚部分。为此,使我们得以知道《回忆录》的阙佚时期作者的经历。此外,英译本还作了详博的注释和索引,更有利于研究者利用。

        《巴布尔回忆录》的翻译大约用了一年的时间,于1995年完稿,交商务印书馆于1997年12月出版。通过对此书的研究,不但使我掌握了更多关于中亚的历史资料,而且让我可以用来参证《拉失德史》一书的真实性。因A.S.Beveridge为《巴布尔回忆录》写的Translater′s Note大量使用了《拉失德史》中的资料。我以巴布尔写的情况来对比米尔咱•海答尔的经历,看到《拉失德史》中的叙述全是事实,并非虚构,因此,我就写了一篇题为《从〈巴布尔回忆录〉看〈拉失德史〉》的文章,于1999年6月发表于《西域研究》1999年第2期。这篇文章并非仅仅是书评,而是为了说明《拉失德史》是可信和可用的史料。

        自我1958年到新疆参加调查工作,以后对新疆历史和当地少数民族进行了二十五年的研究,使我深深感到,该地区存在的一切问题都根源于宗教,要解决问题也在于宗教。所以,我很早就注意研究当地的宗教问题。我曾写过一篇论《伊斯兰教在新疆传播》的文章,收在《新疆历史论文集》(新疆人民出版社1977年12月出版)一书中。从这篇文章可以看到,伊斯兰教传入新疆不同地区的时间各不相同。东面的吐鲁番地区甚至到明朝时仍然不信此教,而是信仰佛教。伊斯兰教对改变维吾尔族的民族性,起了很大的作用。新疆的民族中有一部分人因深受泛伊斯兰主义和泛突厥主义的影响,仿照外国人,把新疆叫做“东突厥斯坦”,在新疆搞分裂活动,企图建立所谓东突厥斯坦国家。这个地名其实是错误的。为此,我在1996年写了一篇《论说所谓“土耳其斯坦”》的文章,发表于《中国边疆史地研究》1997年第1 期。此文不仅是要论证所谓“土耳其斯坦”一名的来由和其不当,而且要纠正过去对这个词翻译的错误。不能再将其翻译为“土耳其斯坦”,只能将其翻译为”突厥斯坦”。我感到满意的是,现在无论在书籍中和报刊上都不再用“土耳其斯坦”那个译法了。

        伊斯兰教是先传入中亚,然后再传到新疆的。所以,我在研究中亚历史的同时,也注意研究伊斯兰教传入中亚的经过,于是在新疆社科院历史研究所成立四十年时,写了一篇《论中亚的突厥化与伊斯兰化》的文章,发表于《西域研究》1997 年第4期。这都为了说明伊斯兰教东传的原委。但以上论新疆和中亚地区信奉该教的历史的文章,只能说明其背景,至于其对当地群众思想意识上的影响则还须进行深入的研究。综观近代世界各国发展的历史和现状,我们明显地看到,信仰该教的国家都是教育科技欠发达,经济、文化和国防都处于孱弱落后的不利地位。所以,与时俱进的国家,都能认识到必须政教分离,实行世俗政治。在政教合一的制度下,决不可能有信仰的自由。但有的国家或地区却不这样看,仍然坚持旧规,不思改革。从苏联解体后中亚地区发生的动乱看,其原因都是那里有些势力要恢复政教合一的制度。新疆发生的动乱也是那些为了恢复政教合一制度的组织(如所谓“伊斯兰复兴党”等组织)所为。可见,要杜绝这类事件,还是首先要解决思想问题。

        考虑到宗教对一个民族的影响,我在退休后于2002年写了一篇《论突厥史观的演变》的文章。此文发表于《西域研究》2002年第一期。发表后得到较好的反响。从突厥语各族的历史看,宗教的影响实足以改变一个民族的文化和精神面貌。以维吾尔族为例,该民族在历史上曾经信奉过摩尼教和佛教等宗教,自其改信伊斯兰教以后,简直就像变了一个民族。他们和东面未信该教的高昌回鹘和甘州回鹘因文化上完全不同而完全处于敌对状态。信仰的变换竟使人们的思想意识发生了这么巨大的变化,使他们的精神面貌、意识形态、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都与以前迥然不同,使人的思想倾向大变,以致认同于产生该教的外国,淡漠了祖国观念。这就是说,宗教的改变导致了文化的改变。而一个民族如果丧失了自己的文化,就可能失掉自己的民族性。这显然是不利于祖国的统一和各民族的团结的,故需要进行教育,来加强爱国主义思想。

         1997年8月8日,乌兹别克共和国外交部长阿不都勒•阿即思•卡米洛夫来函邀请我去该国开会(邀请函见后)。
    「译件」
    乌兹别克共和国                                         1997年8月8日

    外交部长                                               于塔什干       
        亲爱的王治来教授:

        我荣幸地代表乌兹别克共和国外交部邀请  您出席1997年10月18至20日为庆祝东方古代城镇布哈拉与希瓦建城2500周年而举行的“人类科学文化遗产第三千年”国际会议。布哈拉与希瓦的精神传统是与如下一些伟大的哲学家的名字不可分的──伊马姆•阿勒•布哈里,穆罕默德•花剌子弥,阿布•赖汗•比鲁尼,阿布•阿里•伊本西那,纳吉姆丁•库布罗,巴哈乌丁•纳黑失班德。这些人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您出席此会的一切费用将由东道主负担。关于此事,您如及早接受参加会议的邀请,我们将甚为感谢。我希望,您参加此次会议,对加强各民族之间的友好关系和扩展创造性合作的领域,将有所促进。
                                      您的真诚的
                                           阿不都勒•阿即思•卡米洛夫
                                                            (签名)
          我本打算前去出席此次会议,并且准备了一个发言如下:
    Chairman,Dear Colleagues,Ladies and gentlemen:Thanks to His Excellency Mr.Abdulaziz Kamilov for his  invitation,I have the honour to attend this International Symposium  on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Heritage  for the Third Millennium within the framework of 2500th Anniversary celebrations of Bokhara andKhiva.BecauseI have prepared a paperwith the title “On theTurkicization and Islamization of Central Asia to this Symposium”, it is not necessary to read it again,I only give a brief of some other viewsatherefor receiving thecriticism of my colleagues.

    This Symposium reminds me the celebrating activities for the Millennium of Ibn Sina’s birth forty five years ago under the sponsourship of World Peace Council.Through  those  activities, the name  Ibn Sina became widely known  in China and all over the world, but many people suppose  him as an Arabic or an Arabic philosopher nevertheless. Such misconceptions exist not only in the the understanding of Ibn Sina, but also exist in those of other Central Asian scholars.In my view ,this is not in conformity with historic facts. Certainly, Central Asia had been conquered by Arabs and annexd into the Caliphate Empire since the 8th century. In the wake of political subordination was the acception of Mohammedan religion, and Arabic language came into use gradually in Central Asia. The intelligentsia there wrote their works with this language in general, just as those of Europe used Latin in Mediaeval ages. Is it correct to place these works written by Central Asian authors with Arabic language in the category of Arabian culture ? No. For in Umayyad period Central Asia was not yet conquered by the Arabs and included in the Arabic dominion.  Though  the Abbasids  had achieved this task, this dynasty was quickly going to decline and disintegration after a century .Those lesser dynasties risen in  Central Asia  nominally  recognizing the Caliphate as their suzerain were independent in reality. The only legacies that the Arabic conquerors had left were the Mohammedan religion and Arabic language. As regards the economy, culture and the society of Central Asia,we should say that Central Asia is Central Asia,Arabia is Arabia.Just as in the period of modern capitalism, Russia and its protectorat Central Asia can not be taken as the same nation.               

    In past times many cultural giants who were born in Central Asia had certainly "made a sizable contribution to the development of worldciviliazation," as Mr.Abdulazis Kamilov said. They were the brilliant representatives of Central Asian civilization. The reason that they were recognized as Arabic scholars is that their works were writen with Arabic language. But we should know that this is but a form. The "form"I mean is the language a author use it to express his thoughts just as people put on their clothes.The contents comprise the intellectual background  of  this  civilization, the  cultural traditions of his own nation  and  the  excellent  legacies  of foreign nations inherited and absorbed by him, and, lastly, the initiative creations by himself.All these  can  only  be brought forth on the foundation of their own national culture.  Accordingly,  although the form of their works  were Arabic,  their contents were Central Asian .

    Central Asian authors were after all the sons of Central Asian people. Afterwards to the middle of ninth century  they  gradually would rather use Persian than Arabic language to write their works,   local dynasties began to replace the Arabic language with national language in official documents. In later half of fifteenth century  authors were more willing to use Chaghatai language that had developed to its maturity. The arising of two great Chaghatai writers─Ali Shir Navai ang Babur was the testimony to this,though there were other writers such as Mirza Haidar and Mahmud Churas who wrote their works with Persian as before.

    What I just said is the reason not to include the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heritage of Central Asia to the category of Arabic culture. As all writtings in English can not be taken as British , all works written by Central Asian authors with Russian are also can not be included in the category of Russian culture.  For this, I hope that the independent position of Central Asian culture in world civilization will be respected. That is as important as to  respect  their  political independence.

    For the last three thousand years Central Asian culture has played an important part in the development of world civilization. Its growth and maturity are inseparable with the intercourses with surrounding areas and their reciprocalinfluences.In ancient times Central Asia was surrounded byChina,India, Iran, Semitic  and European civilizations,and was the main channel for east-west cultural intercourses,being called  as  the  "crossroad"  of world civilization. It is in this background that  Central  Asia  has absorbed the excellent elements of those  civilizations  and  has  bred  its  own  cultural giants and civilization. It is necessary to say especially at here that  the "Silkroad" as people usually called ithas played and is playing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connecting  of   east   and   west  and  in  promoting  the traditional friendship between Central Asia and China. It is a historic duty for us to develope this friendship in the future cooperation.
    China is a friendly neighbour of Central Asia.Chinese scholars have long traditions of Central Asian studies. Chinese  people are greatly interested with  the  development and  situation  of Central Asian republics. I hope the intercourse of the scholars between our two nations will be further developed that will benefiit to both of us. I myself have engaged in the study of Central Asian history for a long time, I have recently translated the Babur-nama into Chinese that will be published by the Commercial Press in the near future. All that I have  done  are  destined  for promotingthe mutual understanding of Chinese and Central Asian  peoples. It is regretted that  theresults are not satisfactory. I will strive to do more  and dedicate more works for your criticism.  God help us! 

        Thank you very much! 

                                                      
    「译件」

                      给乌兹别克会议的书面发言
    主席,各位同事,女士们,先生们:

    承蒙乌兹别克外交部的邀请,我很荣幸地能够参加这次为庆祝东方古代城镇布哈拉与希瓦建城2500周年而举行的“人类科学文化遗产第三千年国际会议”。我为这次会议准备了一篇题为《论中亚的突厥化和伊斯兰化》的文章,没有必要在这里重新将其宣读一遍,所以,我只简单地谈一些其他的意见,以求教于各位同行。这次的会议使我想起了四十五年以前在世界和平理事会的号召下,我们为伊本•西那诞生一千周年而举行过的纪念活动。通过那次的纪念活动,伊本•西那之名在我们中国遂成为家喻户晓,在全世界也是如此。但是,许多人还是把伊本•西那当成一个阿拉伯人和阿拉伯哲学家。在人们当中,不仅对伊本•西那,而且对其他的中亚学者,也都存在这种误解。我认为,这种误解,是与历史事实不符的。诚然,自公元八世纪以后,中亚地区被阿拉伯人征服,成了哈里发帝国的一部分。随着政治上的臣服,中亚地区的人民逐渐改信伊斯兰教,阿拉伯语也逐渐在中亚得到推广。中亚的知识分子普遍用阿拉伯文来撰写自己的著作,正如同中世纪欧洲的知识分子用拉丁文进行写作一样。中亚的学者们用阿拉伯文写成的著作,是不是应算作阿拉伯文化的一部分呢?我认为不是。因为阿拉伯人在伍麦叶王朝时期还不能说就已征服了中亚并将其纳入了自己的版图。到阿拔斯王朝时期虽征服了中亚,但只过了一百来年,哈里法帝国就衰弱、分裂了。中亚等地出现的一些地方王朝,虽名义上奉哈里发为宗主,但实际上是独立的。原来阿拉伯征服所剩下的遗产只有两个:一个是伊斯兰教,一个是阿拉伯语。至于经济、文化、社会等方面,还是应当说中亚是中亚,阿拉伯是阿拉伯。正如同近代资本主义时期,俄国同其征服的中亚不能混为一谈一样。
    在历史上产生过的出生于中亚的文化巨人们,确实如阿不都勒•阿即思•卡米洛夫先生所说的,“对世界文明的发展作出了相当大的贡献。”他们是中亚文明的杰出代表人物。他们之所以被称为阿拉伯学者,只是因为他们的作品是用阿拉伯文崐写成。但我们应当看到,这只是一个形式问题。我这里所说的形式,是指一个作者用来表达其思想的语言,就好象一个人穿一件衣服来装饰自己的形体。至于内容,则应当是指这种文化的渊源、其所继承的本民族的文化传统、其所吸收的外来文化的优秀遗产,以及自己的创造等等。所有这些内容,都只有立足于本民族文化的基础上才能创造出来。这也就是说,他们的作品,形式上虽然是阿拉伯的(即用阿拉伯文写作的),但内容上却是中亚的。中亚的作者终归是中亚人民的儿子,后来,到公元九世纪中期,他们渐渐地宁愿使用波斯文而不愿意再使用阿拉伯文来进行写作,而本地王朝也就开始在官方文件中用民族语言来代替阿拉伯语。在公元十五世纪后期,由于察合台文的成熟,本地作者就更乐意使用这种突厥文字来著作了。阿里•失儿•纳瓦依和巴布尔这两位察合台文作者的出现就说明了这点,尽管还有一些作者(如米儿咱•海答儿、马赫穆德•楚拉斯等)仍用波斯文进行写作。

        以上这些就是我认为不能把中亚作品纳入阿拉伯文化范畴的理由。正如同不能把一切用英文写成的作品都称为英国作品,不能把近现代中亚作者用俄文写成的作品都归入到俄罗斯文化范畴中去一样。因此,我希望今后学术界要尊重中亚文化在世界文化中的独立地位,这同尊重其在政治上的独立地位是一样重要的。在过去三千中,中亚文化在世界文明的发展中占有重要的地位。但她的发展和成长,却与其同周围地区的交往和互相影响分不开。在古代,中亚地区处在中国、印度、伊朗、闪族和欧洲诸文明中心的包围中,为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孔道,被称为世界“文明的十字路口,”故能吸收各方面的优秀成分,培养出自己的优秀人才和自己的文明。这里,应特别提出的是被人们称道的“丝绸之路”在沟通中西文化交流和加强中国和中亚的传统友谊方面曾经起过而且现在仍在起的重要作用。在将来的合作中继续发展这种传统的友谊正是我们的时代使命。

        中国是中亚的友好邻邦,中国学者有着研究中亚的长远传统。中国人民十分关注中亚诸共和国的发展和局势。我希望,今后加强我们两国学术界的交流,这对我们双方都是十分有利的。我个人多年以来一直从事中亚史的研究工作,我已经把《巴布尔回忆录》译成汉文,将在不久以后由商务印书馆出版。我所有的工作都是为了加强我们两国人民之间的互相了解。但是,遗憾的是,这方面的效果还是不能令人满意的。今后只有加倍努力,多作贡献,以报答各方面的期望和关怀。

    谢谢!

    但是,由于办手续耽误了时间,故未去成。只好写了以上的书面发言托人带去。就在这年(1997年)10月,侯艺兵来访,说是要给我拍照,作为编辑《世纪学人百年影像》大型影集画册的资料。不知他是怎么知道我的。似乎听他说是朱正告诉他的。这样我才答应。头一次他给我拍了照以后,又来了一次,要我题词。我就题了如下四句:

             中亚研求四十年,而今须发尽皤然。为开风气追先哲,尚觉漫漫(平声)路在前。

    后来, 《世纪学人  百年影像》一书于2001年6月山东画报出版社出版。其中收录了262名中国的社会科学家,本人忝列其中。我于2001年9月收到价值360元的赠书。2002年1月18日,《湖南日报》发表蔡栋写的《为中国学术界拍“全家福”──记摄影家侯艺兵》,我才从中了解到侯艺兵拍制此书的详情。首先,关于人选。据说他来湘拍摄的名单原有二人,即林增平和王治来。可林已去世,就只有拍王一人。其次,他将拍摄对象确定为社会科学各学科的奠基人和开拓者。不搞照顾,宁缺勿滥。对于他确定的拍摄对象,他曾多次向社科院及有关部门征求意见,九易名单。他既不要被拍摄者出钱,书出版后又免费赠送一部。据说,中国社会科学院还专门召开了一次赠书的大会。看到以上情况,我对此书十分满意,并以能够入选于其中为荣。我虽然曾获得过一些奖厉,如我与人合著的《新疆简史》第一册,曾于1986年获新疆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特等奖。《中亚史》第一卷于1986年获新疆哲学社会科学优秀著作一等奖。《中亚史纲》于 1992 年获湖南省首届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和1995年的国家教委首届人文社会科学成果二等奖。《中亚近代史》于1991 年获甘肃省第二届优秀图书奖和1992年的国家教委首届高等学校出版社优秀学术专著优秀奖。但是,我感觉还是更重视侯艺兵的书。有的同事说,此书不过是一个人的作品,其中的选择并非政府的权威意见,况且又是一个地方出版社出的,哪能与政府的奖励相比呢 ?而我的感觉是认为,此书刊载了教过我书的几为老师,如:邓广铭,张政烺,周一良,张芝联,苏秉琦,宿白,林耀华,陈永龄等;有我认识的忘年之友,如:吴丰培,罗致平,王钟翰,杨志玖,史树青,卞孝萱,蔡美彪等;其他的入选者,有的是国家领导人,有的是我国学术界的前辈和权威人士;所有这些老先生都是我素所敬仰的,我怎么能与他们相比而附骥尾呢?因此,我对此倍感荣幸。

        自我来湖南师大工作,至1998时已有十五年之久。在这段时间里,我工作还算顺畅,取得了一些成绩,甚至说是有些可喜之事。但也有一些事令我伤怀。这就是我的一些朋友去世了。如1983年4月7日,韩儒林教授去世。1985年9月5日,孙毓棠教授去世;同年11月8日,马雍去世。1986年5月28日,翁独健教授去世(终年80岁)。1988年8月22日,张锡彤教授去世,同年,孙秉莹教授去世。1990年5月9日,朱杰勤教授去世(享年76岁)。1999年2月10日,林沉去世。他们有的是我的长辈和忘年之交,有的是我的同学好友。他们都是我的同行专家。我失去了这些良师益友,也就失去了请益的机会,对我是极大的损失。而健在的又都是天南地北,不能相聚。怎不令人伤怀。

        最令我永远伤痛的是我的母亲于1998 1月18日离我而去,享年87岁。她老人家性格温和,为人宽厚,一生与人为善。我从小受其抚爱,恩深似海。我成年以后,长期在外工作,达三十多年,远离膝下,未能尽孝。返回长沙后,虽得以略尽人子之义,然不过十多年的时间,岂能报答母恩于万一。每一念及,辄无限悲伤。我想着自己,怀念亲情和友情,觉得我在这个世界上越来越孤独寂寞了。我回湘之后,承各方面支持,让我担任了省六届政协常委,八届人大常委与三届民进省委副主委之职。当我精力尚属旺盛之时,花费了过多的时间开会和参加各种活动,还要教书和进行科研,总感到力有不胜。真是时间有限,而人生苦短。而我的事情却没有做完,已感觉有些疲乏了。故我于两年之内,几次打报告请求退休,有幸获得批准,于1998年底实现了这个愿望。

        我一生从事中亚研究,所做的事不过属于一种普及的性质。有的朋友说,现在人们认为,写一篇文章甚至超过一部书的价值,你为什么不多写一些文章呢?我不想反驳这种意见,我在这里想介绍旅美学者余英时的观点。余先生认为‘通史’是中国史学传统中的最高境界,其目标是司马迁在《报任安书》中提出的“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其所著《史记》一书即此一观念的体现。在西方,德国的史学家兰克(Ranke)也讲universal history,都是认为史学本身应该有一个基本的目的,除了分析以外还要有综合工作。故清代学者章学诚曾说:“整辑排比,谓之史纂(即今之所谓编辑);参互搜讨,谓之史考(即今之所谓的考证);皆非史学。”国外的菲利普•巴格比(Philip Bagby )则说:“今天散在无数种专门性刊物中的历史论文,如果没有人把它们的结论综合起来,加以融会贯通,那么这些论文便只能是历史的研究,而不配叫做史学。”所以余英时说:“千千万万在各种学报中的论文,这都是史考,还不是史学。真正的史学,必须是以人生为中心的,里面跳动着现实的生命,应该有人随时做这类工作。否则,历史的知识是死的(并不是说没有用),就只能摆在那图书馆里。很多人对很少的东西知道得很多,而对很多的东西知道得很少。我们这几十年来在教科书、通史的编写方面可以说成绩很有限。所以我希望好的史学家,第一流的史学家,除了作分析的工作之外,还要注意综合的工作。”(余英时《史学、史家与时代》一书总序及所收《文史传统与文化重建》一文。三联书店,2004年8月出版)。我比较同意余英时的以上意见。我并非不想写一些论文,只是在《中亚通史》尚未写出来以前,我还没有时间。所以,在我于1998年年底退休以后,我的精力就主要用来写此书。其间只写了两篇文章:即《从〈巴布尔回忆录〉看〈拉失德史〉》和《论突厥史观的演变》。所幸的是, 经过五年的努力,四卷本的《中亚通史》终于写成,并于2004年由新疆人民出版社出版了。我终于有时间来总结我一生成长的经过,以及我求学、工作和研究中亚的历史。希望这些对后来的研究能有所借鉴。至于这些成果是否有价值,就留给后人去评议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