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11月14日

    美国走向“布什民族”——甘阳访谈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495471.html

    原载《21世纪经济报道》2004-11-6
     
     
      问:美国总统布什已经宣布在此次大选中胜出,将开始四年连任期。你对这次美国大选有什么总体看法?

      甘阳:老实说我对今年美国大选不象很多人那样关注。我并不认为这次大选非常重要,并不象全球媒体说得好象是什么决定美国命运甚至人类命运的大选,这都是外部世界的一种一厢情愿看法而已。事实上这次大选并不构成美国政治的所谓"关键大选",从头到尾都不存在出现美国政治的所谓"阵线重组"(Realignment)的可能。

      问:什么是美国政治的"阵线重组"?

      甘:所谓"阵线重组"就是选民立场发生根本变化,例如原民主党人大量投向共和党,或原共和党人大量投向民主党。这种情况如果出现就意味美国政治的重大重新组合,通常标志一种新的意识形态取代旧的意识形态。例如1980年里根赢得总统大选就是这样的"关键大选",当时大量美国南方的民主党人投向里根,成为所谓"里根民主党人",标志美国保守主义取代美国自由主义。又如1930年代罗斯福连续两次大选成功也是这种关键大选,在此以前美国黑人历来投共和党,因为共和党是林肯的党,而民主党则传统上是南方白人奴隶主的党,但从罗斯福以后,美国黑人成为民主党忠实选民,标志民主党自我改造的成功,即从美国内战时期的保守政党变成了领导改革的党,意识形态上则标志强调国家干预经济的"新政自由主义"取代了市场放任主义。

      这种"阵线重组"被美国政治学界称为"革命的替代物",亦即认为在别的国家要靠革命来解决的重大政治争端,在美国通常会靠政治的"阵线重组"来解决,从而避免革命。就目前美国政治而言,如果要出现"关键大选"或"阵线重组",前提就是共和党选民大量投向民主党,而意识形态上社会主流背离保守主义,但这次大选根本看不到任何这样的迹象,美国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可以说完全未受动摇。

      问:但这次布什和民主党候选人克里之间似乎棋逢对手。他们在大选过程中的激烈竞争,是否意味着美国社会已经分裂为两个势均力敌的阵营?

      甘:就政党归属而言,美国社会确实分成两大阵营,但这并不必然意味美国社会的根本分裂。两年前,《美国政治年鉴:2002》(The Almanac of American Politics, 2002)在该卷"导言"中提出一个很有影响的看法,即认为现在虽然看上去民主党和共和党好像平分秋色,但实际上美国整个民族正在变成"布什民族"(the Bush nation),亦即美国民族在总体上要比任何时候都更保守,更相信美国保守主义。

      问;但如何解释几乎有一半美国选民反对布什?

      甘:我们必须了解,美国选民反对布什,与国际社会之反对布什,乃是完全不同的两码事。国际社会这次几乎普遍倾向克里而反对布什,根本原因就是反对美国的伊拉克战争。但在美国国内,即使那些反对布什的美国选民,绝不意味他们就反对美国的伊拉克战争,相反,他们大多数都坚决相信美国打伊拉克是正义的,同时,那些反对布什的美国选民,也并不表明他们就是自由派。就美国本身而言,这次大选根本谈不上是美国自由派与美国保守派的对垒,也不是反对战争与支持战争的对垒,而是在大多数美国人都支持伊拉克战争这个大前提下的分歧,是在美国保守主义意识形态笼罩主导下的争论。

      这只要看克里本人就非常清楚。克里来自美国最自由派的波士顿地区,但尽管如此,他从来都不敢称自己是自由派,反而要不断否认自己是自由派。我曾多次指出,从八十年代以来,没有一个美国的全国政治家敢于自称自由派,因为这等于政治自杀,原因自然就是因为美国社会总体上已经非常保守。克里在这次大选中必须不断讨好美国的保守派民众,以致在许多问题上他与布什的差异非常有限。在反恐问题及美国外交政策上,克里从来没有象他当年反越战那样反对伊拉克战争,他甚至从未反对过单边主义政策,而只是在坚持美国可以而且应该在必要的时候采取单边主义政策这一前提下强调与盟国的关系,但在单边主义的前提下,布什当然也会这样做,换言之,大部分美国民众都支持美国的单边主义。二是在以前划分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分野性问题上,克里甚至必须说他个人反对同性恋,反对堕胎,以争取美国的保守派选民。

      问:你的意思是说两大党现在实际没有什么差别?

      甘:差别当然还是有。两党内部都是有很多社会成分组成的,民主党支持者中有一部分人是坚决的自由派和左派,他们的立场是与国际社会的立场比较接近的,亦即是从反战的立场来反对布什,也是从自由派和左派的价值观念来反对布什。尤其是美国的自由派和左派知识分子,他们恨透了布什,但他们现在也因此最沮丧,最失落,甚至最绝望,例如中国学界熟悉的德里克(Arif Dirlik)这些人,现在觉得美国整个民族几乎都已经没救了,彻底堕落了。

      我们或许可以把美国的自由派分为三层。第一层是学院内的自由派,他们最激进,但也因此最脱离美国社会,他们对外国的影响要比他们在美国的影响大得多。第二层是媒体自由派,他们在观念上较受学院自由派影响,但在媒体必须接近美国普通民众,因此必然要与美国保守主义寻求妥协,因为美国民众多数是保守的。第三层是直接从政的自由派,他们更不敢自称自由派,而必须在很大程度上标榜自己是保守派,例如必须强调自己是虔诚基督徒,在家都作礼拜,甚至要强调自己个人反对同性恋,反对堕胎,只是不同意立法禁止,等等,不这样就要落选。

      因此表面看来共和、民主两党争得很热闹,但如果说存在两个阵营的分裂,这是在美国保守主义共识基础下的分裂,现在并没有一个意识形态的对立面。克里并没有什么新的东西来与布什对抗和对立,他基本是在布什的大前提下,只是说布什做得不够好。事实上现在克里失败,美国主流舆论认为主要原因仍然在于克里在道德文化问题上的立场未能取信于美国保守主义正统选民。因此现在美国社会一方面确实出现分裂,但另一方面,也可以说美国民众现在更紧密地联合在保守主义意识形态下。布什提出立法禁止同性恋后,美国现在已经有11个州以大比数通过了"反同性恋法"。

      问:布什再次当选后,他的最大心愿会是什么?

      甘:目前国际关注都在美国外交和战争政策上。但外交和战争是为政治目的服务的。美国保守派的最大政治目标就是要彻底巩固美国保守主义,要使美国自由派没有翻身的可能。在这方面,美国保守派的核心灵魂人物是副总统切尼。布什这次竞选,毫不犹豫仍然要切尼作搭档,已经表明美国保守派并不会取守势,而是取攻势。共和党在两院都占多数,州长也占多数,下一步首先会利用这四年彻底改变美国法院为保守派大本营,这都是可以预料的。将反恐确立为基本国策,本身就有利于共和党和保守派,因为反恐战争激发美国人的高度爱国主义。美国保守派喉舌《每周正言》(Weekly Standard)早就提出,布什的策略应该是把共和党打造成"爱国主义党"(the party of patriotism),如此就能缩小国内分歧,立于不败之地。事实上布什和切尼这次大选一直就是采取这种基本策略,应该说非常成功。

      问:这次国际舆论非常明显都偏克里而反布什,现在结果是布什嬴,这是否表明今后四年美国和外部世界将更对立?

      甘:这要首先区分政府行为与一般舆论。就政府行为而言,任何政府都会要尽量与美国搞好关系。但就世界舆论和民心而言,则确实将对美国更失望,更反感,同时,需要注意一点,现在不仅是世界上许多人越来越不喜欢美国,反过来美国人也越来越不喜欢外面的世界。大多数美国老百姓越来越讨厌外国人对他们的评判,他们从不认为别人有资格对美国说三道四。很多人不了解美国人现在心里怎么想的。美国人非常讨厌别人说美国是为了石油打伊拉克,你越批评他就越讨厌。即使他反对布什,他也不希望你拿着布什骂美国,这是很自然的事情。因此在情绪上,心理上,美国与外部世界今后将越来越对立,将是一种基本状况。

      问:这样就出现你上次接受采访时(《新帝国与"反美世纪"》,见《21世纪经济报道》10月22日和29日)说的全世界都越来越不开心的状况。

      甘:我想是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福柯:什么是启蒙? 2004年1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