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11月06日

    伊格尔顿:不要讥笑德里达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481683.html

    张和龙译  

      【译者按】10月8日,法国著名哲学家德里达去世后,《纽约时报》刊登悼文,其中夹带着不少苛刻与不敬之词,因此遭到米勒、斯皮瓦克等一些知名学者的抗议;同时,英国重要媒体《卫报》也公布了英国知识界对德里达褒贬不一的反应,引起著名批评家伊格尔顿的强烈不满。本文译自《卫报》2004年10月15日。

      英国人的非利士主义(philistinism)继续盛行,特别是在说“法国哲学家”这个词的时候。在这一周的《卫报》上,我们土生土长的知识分子对雅格 德里达的去世作出了一连串糊涂和愚蠢的反应。他们不是没有读过德里达,就是想当然地认为他的论著旨在鼓吹言语意义的不确定性。还有人认为他的著作只不过是一堆垃圾。

      与此类评价相呼应的是,德里达——战后法国最出色的思想家之一——被剑桥大学拒绝授予荣誉博士学位。在这些自大的学究们看来,他是一位颠覆一切的虚无主义者,竟然认为词语可以有任何意思,真理即是虚构,世上唯有书写别无他物。在他们的眼里,他是无政府主义者、诗人和游戏者三合一的危险品。

      然而,那些投反对票的学监们都是些刻板的冬烘先生,可以肯定,他们根本没有读过他的著作。他们只知道,他是个思想激进、不可捉摸的法国佬,风头出尽,而且受学生娃们狂热的追捧。尽管理性的剑桥后来更正了决定,但仍然有很多教师认为,这个家伙是要消灭哲学,因此,他是在夺他们的饭碗。

      其实,德里达尽情遨游在从柏拉图到海德格尔的哲学万神殿里。他所推崇的哲学方法——解构主义——并不是要毁灭思想,而是要将思想推向极端,让它们四分五裂,露出它们潜在的矛盾性;它要求我们在阅读的时候,应该质疑那些自以为不证自明的真理,而不是想当然地相信这些真理。可英国的资深教授们满口说着自以为是的蠢话,认为像德里达这样的思想家只对抽象理论感兴趣,而忽视文本细读。其实,在阅读艺术作品和哲学著作的时候,他表现出了令人惊讶的创造性和精细性,这是大多数批评他的人所做不到的。

      德里达从来就不追求纯粹的学术。他的第一部伟大著作在巴黎出版时,正值1968年5月政治大动荡前夕,他的思想非常接近法国共产党,但他对法国共产党又持批评态度。因为党支持法国对阿尔及利亚的镇压,而德里达又是来自阿尔及利亚的犹太裔移民,因此,对他与官方马克思主义的暧昧关系应当持理解态度。

      不过,他在政治上始终是坚定的左翼人士。他试图撬开种种经典的左派思想,如马克思主义,使它们面对其他边缘性、非常规的思想;在这个层面上,他的理论与英国的威廉姆斯(Raymond Williams)、汤普森(EP Thompson)、霍尔(Stuart Hall)以及70年代女权主义者们的思想密切相关。

      德里达曾经说过,他希望“像女人一样写作”。他是一位反哲学家(anti-philosophers),属于从海德格尔到维特根斯坦的哲学家族。他开创了哲学写作的崭新模式。在他看来,正统的思想僵硬地依附于排外性的二元对立,如内与外,男与女,善与恶,于是,他用天才和洒脱的理论去消解这些偏执的二元对立,并借此为沉默者(the voiceless)代言呐喊,而他本人就是从这些沉默者的行列中脱颖而出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