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11月05日

    朱宗震:无为有为,禅机难参—— 读林友华著《林森评传》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479061.html

        林森是国民党系统中革命元老级人物,算起来竟是兴中会时代参加革命的泰斗,又长期担任国民政府主席,即国家元首。如此一位重量级人物,在元首的位置上竟然与世无争,垂拱而治,长达十二年之久,直到去世。一位有为青年,从事热血的革命,在政界崭露头角,几经浮沉,转入静默无为,塞翁失马,竟登元首宝座,以有为之心,而行无为之政。他的一生处处潜藏着玄机和哲理。不可思议的是,伴随着这位功业彪炳的革命和政界要角,从有为走向无为,他的传记资料竟然也零落难以成章。


        历史本来就十分难研究,时代的距离,缺乏感情的资料,要参透前人的激情生活,已属不易。如果再加上资料的贫乏,就几成死水一潭。人物传记本应是生动活泼的作品,传奇人物更应出神入化。现在的传记作品,一类是新闻工作者的作品,一类是文学家的作品,一类是历史学家的作品。前两者以文求胜,但史学以求真为重,不可以文损质,资料的贫乏常常使历史学家陷入两难的困境。尽管如此,历史学者总是从困勉中求知识,既要有缝补百衲衣的耐心,又要有佛家参禅的功力,以此承担起自己对社会的责任。


        《林森评传》就是这样的一部在困勉中写成的传记作品。作者林友华,华文出版社2001年4月版。全书分三部分,一是《生平篇》,二是《评述篇》,三是《年谱》,共33万字。


        林友华在福州闽江大学工作,在史学边缘化的大背景下,地方院校的史学工作者,在工作环境,经费支持等方面,都面临很多困难,这当然会影响作品的深度。但林友华从1981年起,即有心研究林森,积累有关资料,经过艰苦的努力,终于使林森的生平事迹比较丰满地展现在读者的面前,填补了史学领域的一项空白。当然,由于资料本身的局限,虽经努力搜求,红花不能不靠绿叶扶持,尽量从时代背景的烘托中突现林森一生的事迹,难免显得绿肥红瘦。但是,本书的努力,毕竟与以往有关林森的传记作品不同,系统地、完备地、全面地勾画出了林森一生的事业、思想和道德风貌。尤其是,林森超凡脱俗的个性特征,有一个丰满而又理性的叙述和解剖。本书作为林森传记的背景叙述,精要地叙述了相关的历史背景,林森的传记,也就是一本近代史的简本,通过一个人物,也就了解了一个时代。


        林森素爱清静,以谦冲为怀,淡泊名利。度过了青年的激情时期以后,在政界的活动,总在有为无为之间。尤其是西山会议一案,受到国民党内的处分以后,虽不是激流勇退,但明显地表现出对派系斗争的厌倦。书中描写道:“此后,林森的仪表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一改他在国外以及担任海外部长时西装革履的形象,代之以传统的长袍马褂出现在正式场合;不再是当时上层人物时髦的短须八字胡而留起了长须。因此他从外表看不像是精明威严的政治家,而像是慈祥儒雅的传统学者。”(第127页)


        作者对林森这一个性和政治现象的研究,是本书最大的特色。但参透这一现象,有一定的难度,本文在此也顺便作进一步的探讨。


        作者分析说:“林森出任的是明文规定没有实际权力的国家元首,这在中国政治史上是破天荒的。因此,那些军阀政客对虚设国府主席一职也并不那么看重。况且,在内忧外患时出任国府主席还必须有走上火山口、忍受在火炉上煎熬的勇气。就在国难当头时,林森一改‘隐逸风貌’,激流勇进地投入共赴国难、抗日救亡的政务活动中。”


        其实,林森本非隐逸之士,而是一个革命者,因参透政治玄机而走向静默。国府主席不负政治责任,并非不看重这一职务,而正是看重这一职务,把这一职务设置成谋求国民党内各派系团结的象征。蒋介石辞去国府主席一职,出让部分权位,也是以退为进,改变独裁形象,以谋求党内团结,应付政治危机的手段。因此,林森出任国府主席一职,仍是以无为为有为。如若有为,必导致卷入派系斗争,失去了国府主席的作用。例如,袁世凯去世后的黎元洪,本应无为,一旦有为,即陷入府院之争,使政局更加混乱。


        关于福建事变,林森自南京赴闽,本似负有调停的使命(无确实资料说明),但无为而还。作者疑惑地说:“作为国府主席,似乎才非所用,作非所职。这种现象,确实令人费解。”(160页)“林森虽然是国府主席,但不负政治责任,没有实权。他既无法制止事态的发展,也不能反对中央对自己的家乡福建的动武决策,其心情的沉痛可想而知。当中央军的飞机在福州、漳州等地狂轰滥炸之时,福州闽侯商会的乡亲致电林森,‘请求飞机勿再轰炸’。见到这种电报,他能无动于衷吗?但身为国家元首的他却无可奈何、无能为力、一筹莫展。这种苦衷,谁能理解?如此结局,为之奈何?!”(第161页)作者非常用心地在研判传主的心态。林森本以无为之政,行有为之事(党内团结),但当国民党内再次面临分裂的时候,对于没有实力操控政局的林森来说,有为即成无为(倒向一派,失去了团结象征的价值)。国民党内派系斗争,是非驳杂,难以清理。林森行无为之政,也就只能静待局势的变化。人生定位不同,价值也不同。有人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有人则在不可为之时,静默以观变,以待可为之时,各有各的价值。闽变之后,林森国府主席任期届满而又连任,说明他的无为,对国民党系统的团结仍有重要的价值。


        其实,作者引用林森自己的解释,已经阐明了其中的玄机:“你要知道,我的地位,譬如神龛中的神主,受人敬仰而不失其威仪,自然能保持庙堂之肃穆,与家宅之安康;若一旦神主‘显灵’,则举室彷徨,怪异百出。”(第180页)书中如能一以贯之,自能参透为政之道。国民党内派系斗争本来就十分复杂,国府主席的无为,并不能消弭派系斗争,但可以缓冲一下复杂的矛盾。如果,林森“显灵”,不过在国民党派系斗争的混水中多搅一棒而已,与事何补?这就是无为的妙用。在日本侵略,民族危机空前严重的时刻,林森的无为之治,对于国民党内以至全国的团结抗战是产生了重要的作用的。


        至于说到虚位元首是“中国政治制度史”上的重大贡献云云,多少有点溢美之词。1948年胡适也想当一把宪法规定的虚位总统,终于未能如愿。虚位的宪法权力,敌不过蒋介石独裁的政治现实。林森可以身体力行,任一个虚位的元首,但改变不了蒋介石以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名义进行独裁的事实。暂时的政治组合,不代表一种政治制度的落实和成熟,民国以来,假民主的躯壳,屡见不鲜。林森无为之治的价值,不宜以制度论,而只能以历史的功效论。


        林森行无为之政,而以私德为全民表率,相互表里,发挥自己在政治上的作用,无为而无不为。林森年青时丧妻,此后就过着独居的生活,持身谨严,连女秘书都不用。当上国府主席后,仍过着平民化的生活。“常常轻车简从,漫步山林或街头,时与野叟乡农闲谈,探询民间疾苦。”(第200页)“其南京成贤街故居,十分狭窄。移驻洛阳期间,居处尤为简陋。迫抵**以后,初住李子坝,后住歌乐山林园,均只普通房间。”(第176页)“主席大驾虽崩,而官邸中手种包谷,正复结实累累。”(第183页)至于不徇私情,不植私产,“自奉俭,待人厚,未尝浪用一钱以自恣,未尝吝惜一钱以薄人”等等长者风貌,更随处可见,构筑起政界的一位道德完人。苏代谓燕昭王曰:“仁义者自完之道也,非进取之术也。”(《战国策·燕策》)林森据元首之位,行无为之政,以为政论,非进取之术,也就是并不追求个人的政治势力和贯彻自己独立的政治主张。他追求私德的完美,为政界表率,树立起稳定团结的象征,才能“受人敬仰而不失其威仪”,以道德形象维护着自己的党和国家的团结,否则必定难以体现无为之政的功效。这一行为方式,体现了中国文化传统中的一种独特的思维方式。


        本书的评述篇,由十篇文章组成,全面地论述了林森的事迹、功业和思想,充分肯定了一位国民党人对历史的贡献和道德品质,总结为“他毕生尽瘁于中华民族解放事业的奋斗精神和人格风范,足以使他彪炳史册、光照丹青。”显然,作者已经很好地摆脱了国共纷争的历史评价模式,尊重历史的基本事实。人类正在走向和平宽容,历史上的纷争,自有历史发展的因缘。国共前后两代革命者,因为政治理念的差异,发生了强烈的冲突。国民党因为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而被历史淘汰。但他们承前启后的历史功效,乃是客观的事实。时代的更新本是历史的常理,战争时期与和平时期其实并没有根本的区别。至于个人的道德品质,更不能以政治观念来进行分野。历史的评价和道德的评价也不是一回事。


        所以,人物评价,是一件复杂的事,有感情的因素,价值的因素,党派的因素等等。作者在这方面已经作了积极的努力,以历史的评价,来摆脱这一切难以清理的纠葛。不过,作者做得还不够彻底,许多问题有待于深入的历史的分析。以感情论,历史学界有为传主溢美的传统,作者也不能完全免俗,有形无形间有一个完美主义的期望。但事实上,世界上没有完美,甚至连白璧之瑕的人物,也不过是后人溢美之论。以林森论,道德的完美,正意味着功业的缺失。这是无法两全的事。所以,作者疑惑地问:“这些毕竟像退休学者之所为,作为国家元首,不该在这些小事中花太多的时间和精力。特别是在艰苦的抗日战争阶段,作为国民政府主席更应日理万机、忙于国家大事才是。”(第202页)其实大可不必。作者既然已经明白林森的无为之治,就不必期望林森行有为之政。如果这样,林森还能是林森吗?以党派论,有国共的分野,以往甚至有以个人划线的极端事例,如改革开放以前以孙中山划线。作者在这方面,既有精当的评论,分析了林森和孙中山分歧之处。但也尚缺乏前后一贯的定见。如西山会议派问题,作者就陷入了人物评价的困惑,“尽管林森也一度参加西山会议,进行**活动,但毕生爱国,大节不亏。”似乎西山会议派就是应该予以否定的人物。其实,西山会议派只是历史上的一个小插曲,中国的党派分合很复杂,作为一种历史现象,大可不必下一绝对的价值定论。又如《林森与总理遗教》一节,就有“大树特树”思维模式之嫌。国民党之尊孙中山为“国父”,是一种威权统治的思维模式,虽然,赞成“国父”尊称有各种不同的政治思想,但其主流是一个主义,一个党,一个领袖(蒋介石)。“尊崇孙中山先生,弘扬他的精神,不仅是林森这样国民党中有识之士的观点,也是所有‘孙中山事业继承者’的共识”。其实,国民党时代,三民主义已经教条化,成为权威统治的工具。在这方面,林森和蒋介石之间的区别在哪里?作者并没有予以分析。我们不苛求前人,但也要清理历史上的存在方式。理论性的说教,要以其有效性进行研究和评价。否则,就成了一句套话和空话。


        在本书中,作者议论纵横,新意时现,感情丰满。唯思辨不够一致,品评时难免出现困惑。其实,作为历史研究,对于时代中人物,主要是研究其思维方式、行为方式和生存方式,以估价其在历史运动中的社会地位和作用。社会是多元的,不同人物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是复杂的,不可一概而论,才是深入的历史分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