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11月03日

    老猪:记寺字唱和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476169.html

    作者blog:星桦笔语

    章士钊不以诗名,因其精力过人,且天资极高,每每在政治上失意的时候,就发之以吟咏,特别是三十年代末入蜀后,蒋介石虽然送了他一个参政员的头衔,其实已没有多少政让他参了,写诗成为他生活的重要内容。这时的陪都**,更是汇集了各方面的精英,老友新朋,国恨家愁,诗情澎湃。章的诗名日隆,人们目之为今日的高常侍(唐诗人高适,五十学诗而成名家)。他自己曾对友人说:“古人于诗,必经二三十年多读多作之功,始克有所成就。吾往者非不为诗,不暇毕力专功以致之耳。古人二三十年之所更历,吾今将于二三年间毕其事,故人一己十,人十己百,日孜孜从事于此也。”(载副墨《龙桥漫录》)这样,短短的几年里他写了数千首诗词。胡适之从前说过章士钊想当反对白话文的首领,显然没有做成,现在俨然当上了诗坛盟主。“老章”还是一贯的随便,都没当真的,依然在文章中称不善写诗。五十年代,报人黄萍荪求其墨宝,章在回信中还说:“今日偶尔兴发,为先生书五绝句,书虽不佳,却疑颇得神助,先生定能莞尔容纳也。潘伯鹰谅常见,此诗幸一传示,因鄙句不得彼点首,终非吟定。”工于辞翰的潘伯鹰,长期追随章士钊,是协助章氏驱驰诗坛的健将。

    章士钊在陪都写了数量惊人的诗词,可最近出版的《章士钊全集》仅收录很小的一部分。李根源为他编的《孤桐诗稿》二十七卷稿本,由李的后人捐赠云南图书馆,不知为何变成有目无书。我年来较留意章的诗文,时有所得,最大的收获是去年找到了两册油印本《寺字倡和诗》,中有章诗一百四十多首,《全集》都失收,另有其他名家的许多集外诗,史料价值很高。大家都知道毛泽东抗战胜利时赴渝和谈,发表了著名的《沁园春》词,轰动山城,和者不少,已有多本专书记录此事,其影响或较寺韵诗大,但规模则远不及。这一诗一词的叠唱,称得上陪都诗坛上的双璧,只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已很少有人知道这次诗坛的壮举。

    《寺字倡和诗》由曾克耑(履川)编印成册,章诗外,计收曾克耑一百三十首,汪东十五首,沈尹默三十六首,吴镜予三首,潘伯鹰九首,钱问樵十首,李思莼十首,陈毓华二十五首,王世鼐三首,陈锡襄四首,谭光七首,楚廉山十首。集后有此册收藏者陈秉立先生抄补的江庸一首,汪辟疆五首。半年多来,我又找到了十多首,作者有于右任,林庚白,卢冀野,梁寒操,姚味辛,刘延涛等。较意外的是在郭沫若《潮汐集》里也有一首,题作《登乌尤山(用寺字韵)》,原注云“当年**诗人盛行用寺字韵,叠相唱和,成为风气。余亦偶为之,今仅存此一首。”近闻宁乡程千帆病故,就找出寒舍所藏程先生著作多种,借温故而寄哀思。中有程先生与其弟子合撰的杜诗论集《被开拓的诗世界》,所附《闲堂诗存》刊《呈方湖师用师与孤桐先生唱酬韵》一首,也是寺韵诗。在已知的诗作者中,程先生是最后离开的一位。怪我平时看书不仔细,失去了向他请教的极好机会。

    当年曾克耑有二子(曾永闳和曾永闿),七八岁左右,已能写书法大字,曾克耑拿给章士钊,沈尹默等人传看,章因题《童子曾永闳永訚以大字来诗以勖之》诗云:

    曩依幕府游粤寺,眼见萧娴作大字。
    当时一女刚十龄,擘窠有力殊堪异。
    今年参政来蜀岷,咄咄童子闳与訚。
    闳且视娴较三岁,字合龙性浑难驯。
    唯我浪游二十载,明珠未识今何在。
    簪花妙格亦模糊,只忆袖中有东海。(原注:吾曾见娴手摹南海字联袖中东海句。)
    曾生兄弟摹墨卿,稚子书高尤可惊。
    猥以通家求识我,莫使孔融长大专佳名。

    章士钊在诗中将永闿误看成永訚,曾克耑次韵和了一首,既作更正又对章氏多有推誉(按:因訚字之误,有人将寺韵诗又称作訚韵诗),诗云:

    教儿莫学化度寺,眼中籒斯杂奇字。
    旁搜分隶绍汉京,要令童年识同异。
    我携二雏还嶓岷,闳乎闿乎嗟非訚。
    谷城摹竟发大叫,跳踉奔掷谁能驯。
    嗟公意气倾千载,晚蹑麻鞋向行在。
    已看佳句满西川,更有遥情过北海。
    我初祝儿为长卿,文章妄意一世惊。
    异日弟三雏堕地,定从赞孔拜嘉名。

    由此来往不断,见者纷纷响应,掀开了诗的大战。

    常见的诗词酬唱,多属文字游戏,无思想内容可言。即如在文学史上较有名气的《西昆酬唱集》,也是咏名物的居多。寺韵诗因产生于特殊的年代,用的旧形式,却赋于更多的新内容。参加者上至军政要员,下至流寓文人,即有忆旧怀人之什,又多谈诗论艺之篇,复为纪事调侃之章,精彩纷呈,百年不遇,实为时代真实的记录。如章士钊《三十一叠韵柬独秀(原注:潘赞化示我独秀近诗凄然感赋)》云:

    党人栖栖静安寺,尔我歃血共文字。
    晓石死去溥泉官,当年苦节今谁异。(原注:吾与独秀及谢晓石张溥泉四人共创《国民日日报》,事在光绪癸卯。)
    朅来行李问巴岷,闻君刻意趋訚訚。
    择人乞食饥欲死,瘦骨嗄声犹不驯。
    仲子廉士二千载,由廉得勇有子在。
    孤高俊迈尽于诗,泪竭天荒一枯海。
    独惜枚生异长卿,以争止争吾颇惊。
    请看救火益多论,(原注:以火救火名之曰益多,出《庄子》。)
    愿从蒙叟以为名。(原注:独秀《告少年》五古一首,骂争夺屠杀,结语“作歌告少年,努力与天争”,吾故云。)

    这是章陈交往的最后文字之一,故人重遇巴山蜀水,有始有终,因缘至深。去年出过一部以小说笔调写的章氏别传,不仅系年多不准确,且以为章士钊与马一浮是不相识的,其实两人民元前就有来往,章诗《八十八叠韵尹默诗中引用一浮天地虽干戈吾心仍礼乐句赋此柬一浮并索尹默同作》云:

    皋比雅近乌尤寺,国子先生讲文字。
    干戈礼乐两差池,辅世明心见殊异。
    宜山车马之峨岷,高第弟子先訚訚。
    九十传经济南老,世有晁错无妨驯。
    与君识面三十载,朋知已无两三在。
    逢原早殒扬州城,(原注:指王无生。)
    灵运苦越三山海。(原注:谢灵运《初发石首城》诗越海陵山海,此指无量困居香港。)
    学道宜为卫叔卿,行骑白鹿人不惊。
    蒋生但已开三径,傥许羊裘贡姓名。

    谢沉(无量)马浮(一浮)是形影不离的一对,都是章的早年朋友。

    沈尹默的寺韵诗,除一首咏于右任标准草书的因见载《草书月刊》,已为马国权收入《沈尹默论书丛稿》,其余均为集外佚诗,论及书法的还有多首,如《十一用寺韵思得兰亭禊叙看遂成此咏》:

    兰亭墨宝镇山寺,何来萧翼炫文字。
    赚之而去传有图,记载纷纭小同异。
    江流万里源导岷,波涛入耳声訚訚。
    右军雄强乃类此,俗书拗论终当驯。
    昭陵玉碗丧千载,幸有云仍定武在。
    凡骨欲换此金丹,不用求仙东入海。
    当时模榻遍公卿,登善改字群所惊。
    界奴虞书差足喜,不尔八柱空留名。(原注:登善改字本兰亭帖在黄晦闻处,盖即米海岳所见苏氏所收者,故宫八柱兰亭中有张金界奴所进墨迹,思翁谓为虞伯施所临写,殆不可信,但清逸可喜耳。)

    尹默写赠卢冀野诗二首,打油纪实,生动有趣。录其一:

    卢公蹒跚上清寺,马路纵横成十字。
    车夫呼之不肯来,此时心中知有异。
    上坡路似江溯岷,再与轿夫言訚訚。
    轿杠怕断请莫坐,不是我辈不良驯。
    往来蜀中已数载,此种情形仍旧在。
    良久得车悠愁登,其乐恍如鱼入海。
    折腰犹未向公卿,路滑车覆真堪惊。
    腰痛幸有人扶起,忘向此人问姓名。(原注:卢君自言未曾问扶持者之姓名)

    卢体胖,故有此遭遇。在秋明集中找不到这样的谐诗。

    《寄庵随笔》说寺韵诗:“履川尝欲汇付油印,而寇袭频烦,工料难得,遂罢。”可见当事人汪东也未见过油印本,仅凭记忆,汪在书中说:“余有赠伯鹰一首,起句云‘前身应住花之寺,花间细辩簪花字,多君险语写柔情,倜傥风怀更殊异。’以其时伯鹰方有所属意也。”经查《寺字倡和诗》,则上引诗实出自汪的二首寺韵诗,诗佳并录之。其一《伯鹰示夜雨诗作此调之六叠韵》:

    巴人相思空有寺,(原注:缙云寺元名相思寺。)壁间恨少笼纱字。
    多君险语写柔情,入手新篇足惊异。
    神女行云忽过岷,容光晔晔辞訚訚。
    鸷鸟陵秋方下击,翻然敛翼笼中驯。
    一入仙家忘记载,缘溪但指桃花在。
    人生合住有情天,岂谓终成烦恼海。
    照影相怜侬与卿,催春鶗鴂梦先惊。
    即今独坐熏香罢,可许旁人问小名。

    其二《伯鹰以诗辨诬有身若孤僧寄荒寺之句因再戏答十一叠韵》:
    前身或住花之寺,花间细写簪花字。
    美人香草续离骚,文心更与常人异。
    天遣巫山转作岷,朝云暮雨神訚訚。
    鸳鸯交飞琴意远,凤凰欲下箫声驯。
    佳话分明传史载,流风喜见潘郎在。
    愿为灵鹊驾银河,肯放孤蟾沦碧海。
    比事论功岂有卿,謔语顿使心魂惊。
    要知诗少风云气,无碍张华博物名。

    潘伯鹰的《雨夜用寺韵》不载《玄隐庐诗》,或诗有本事,以被删。原诗云:

    传闻屡误瑶光寺,蠹鱼惯食神仙字。
    洛川离合感惊魂,我意君心傥无异。
    巫山云气漫巴岷,剖胸耳语声訚訚。
    此声此语君欠熟,掀天龙性因谁驯。
    冬夏相循又一载,刻迹悲愉俨皆在。
    移山填海何足言,却笑情深持喻海。
    恨极生怜复就卿,自縻瘦骨自心惊。
    蕉窗夜雨愁千滴,孤坐回环写汝名。

    叠韵而无硬凑的痕迹,诗艺精妙如此。

    我知道有寺韵诗,初得自台湾沈云龙影印本《石船诗存》,作者陈毓华(仲恂),湖南桂阳人,他是王湘绮的弟子,久沉幕府,又早卒,内地知道他的人不多。陈石船是一未出色的诗人,二十多岁就刊行诗集,与樊山,散原等名家多有交往,尤熟于诗律。他与章士钊是同辈老友,居渝三年间,两人唱和不下百首,可惜章诗多已无法找到。《石船诗存》所收寺韵诗题作《寺名酬唱录》,前记云:“右叠韵寺名凡七古二十有五,本韵倡于孤桐,余初谓长庆体无叠韵先例,孤桐谓何妨自吾辈作古,因徇其意漫为之。”这里录陈氏《行严得訚韵百二篇署曰孤桐寺韵集戏题其后十九叠》一首:

    痴翁果构孤桐寺,画肚日战四声字。
    廿七鲑菜消受难,吐作酸意瑰有异。
    期君故事修夔岷,六一堂上钟訚訚。
    菊边送酒使乍到,月底敲门僧不驯。
    人生枉自忧千载,短檠勾动吟情在。
    何日快睹九州同,江淮河济注之海。(原注:见《尔雅》)
    北雁书来讯子卿,秋声四起醉魂惊。
    愁将脍鳄屠鲸手,换得批风抹月名。

    现存《寺字倡和诗》为石船书屋原藏本,由陈氏嗣子陈秉立先生保存。能获读此给,不能不提黎泽济先生写的《桑榆剩墨》一书,黎老出身湘省名门,其父兄都名列马国权撰《近代印人传》。黎陈两家是姻亲,故熟知陈氏境况,笔之于书,寺韵诗得以重昭人世,在此要特别向黎泽济陈秉立两先生致谢。希望还能收集到更多散落的集外寺韵诗,增补重印,不让《西昆酬唱集》专美于前。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Dawn of a Golden Age 2004年11月03日
    罗志田答问 2004年11月03日

    评论

  • Ԋٛw



    ˷



    WҒRīIW㑣ǘ壩ˣWʿfWס̎xuվ·AՄ֮£ٛ³YϾNǰоTǰ݅ף죬PR녣oޡ„辩ˣֿ֮ٛH悽ꖐۇ־ʿꐖ|ꖼУעƽδáwգԊxŝMۣϲһףĮЧA







    żw

    ˲ǢJ

    罭ƺƌ

    f_•zz

    Ѽ䗝o

    L^Z

    }ƶǧd

    l

  • Ԋٛw



    ˷



    WҒRīIWǘ塣ˣWʿfWס̎xuվ·AՄ֮£ٛ³YϾNǰоTǰ݅ף죬PR녣oޡ„辩ˣֿ֮ٛH悽ꖐۇ־ʿꐖ|ꖼУעƽδáwգԊxŝMۣϲһףĮЧA







    żw

    ˲ǢJ

    罭ƺƌ

    f_•zz

    Ѽ䗝o

    L^Z

    }ƶǧd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