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4年11月03日

    余英时:重修清史没必要且荒谬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474433.html

    照国内的报道,他们已经准备好了6亿人民币重修清朝的历史,计划是用10年的时间以3千万字的篇幅来把清史重新修写一遍。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的理由是,我们现在虽然有一部清史稿,这个清史稿当然不能令人满意,但是,是一种资料的汇集。

    今天忽然提出盛世修史这个观念,所谓盛世就是自己因为最近经济上发展很好,就已经是进入盛世了。到底是不是盛世,国内学者也怀疑,说这是你自己跟自己比的盛世。所谓自己比的盛世是你比文革,大跃进时代要好一些,究竟中国是不是已经进入盛世很成问题。而且,为什么要花6亿人民币用10年时间修3千万的历史,这是很不容易理解的。这样就引起了很大的争执,这个争执的原因,我觉得,完全像从前我谈到过的古代的“三代工程”,三代工程也是共产党一种盛世修史的观念,他要想继承中国最早的文明,所以要把中国文明推得越早越好。因此就要夏商周三代,怎么样重新排列,得到一种定论。事实上,三代工程是很难得定论的,因为有很多资料不足,只是推测之词。

     回到清史,三代工程可以说是盛世修史最先的一部分,最早的一部分,清史也可以说是最后的一部分。这个最后的一部分怎么样能够得到定论是不可能。根据领导清史的人的一个说法,这个人叫戴逸,他是负责这个计划的。照他的说法,以前的清史,就是清朝遗老修的清史代表的观点是反动的,封建的,落后的观点,完全不能表现真实,因此要必须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为指导之下,重新修清史。这是更为荒谬的一个说法。如果用这样一个已经破产的历史观点来重新修清史,就根本不可能修出一部史来,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历史的本来面目是不是可以还原本来就是很大的争执,我们不想节外生枝,谈得那么远。我现在只想说,修清史是根本没有必要的。

    所以我们研究历史根本不需要有一部定史在那里,如果你有一部定史,现在是有3千万字,照他们国内人估计,每个研究生,清史专门研究生每天读3万字,也需要好几年才能读完。这样的情况下就不可能拿这个为定本,如果已经有定本了,那又何必研究清史呢?所以无论如何就现在的观点说,根本不可能需要有一部正统的清史作为大家的标准。没有这样一个标准。那么清史稿现在有的也是一种资料,何况这部书一定是急救章,甚至于最后一定是主张招标,换句话说,把这钱拿出去,谁愿意用最低价钱接受这个任务就可以写其中的一部分。这样写出来的史是不是合乎标准,撰写者是不是有真正的现代的史学训练,那就是很成问题的。以我现在了解的中国的史学工作者来讲,合乎标准的人实在是非常少非常少,因为训练不够。如果要想找最好的清史人,中国能找到10个,20个已经不得了了。所以用招标的方式,著作的水准根本不能保持。所以无论从任何方面看,都是很荒谬的事情。与三代工程同样的荒谬。花掉6亿的人民币,用10年的时间写3千万字,我可以断言,就是废纸,不会有人真正去看的。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老猪:记寺字唱和诗 2004年11月03日
    Dawn of a Golden Age 2004年11月03日
    罗志田答问 2004年11月03日

    评论

  • 很赞成文章的观点,问题是,中国政府为什么还要那6亿元去修?为什么要支持戴逸等人的学术腐败?为什么不把这6亿元去扶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