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3月01日

    锦秋渔人:中华书局新出书勘误二则 - [书评]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4641947.html

    孔夫子论坛 

     1 潘荣胜《明清进士录》

    6月9日托人从北京买来中华书局2006年3月第1版《明清进士录》,粗粗一翻,错讹比比皆是,这真是一本大胆而胡闹的书。作为一部古代科举方面的工具书,一是要搜罗全,二是要考订准确,这是最基本的。可是这部《明清进士录》收录非常不全。以康熙十八年为例,这一年共有151人考中进士(不含博学鸿词科考试),可《明清进士录》却仅收18人(见819-821页),此外,还收了博学鸿词科进士1人(钱金甫)。我们不禁要问,此书收录的标准是什么?本年考中博学鸿词科的有50人,其中包括朱彝尊、陈维崧等著名文人,这些人为什么不录?这本书的主编潘荣胜在《前言》中说:“对拿不准和重复的条目,做了大量删减。”这真是钱钟书先生所说的“不解决问题不失为解决问题的最痛快的办法。”拿不准就删掉,这科学吗?更何况上海古籍出版社早就出版过《明清进士题名碑录》,中华这本也将此书列为《主要参考书目》,应该说从人名和年代上来说,没有什么“拿不准”的。就是传记(这本书所谓的传记一般是三言两语,简略得让人失望!)朱彝尊、陈维崧等人的传记材料也很丰富,为什么不录?

    更为要命的是这本书的硬伤太多,已经无法作为工具书使用。看看以下几个例子:

    第507页,“王象乾”条:“弟象坤,举嘉靖进士。”王象乾兄弟3人,象乾、象贲、象晋,其中象晋举万历进士。
    第614页,“王象晋”条:“从兄象乾、象春举进士。”王象晋与王象乾是亲兄弟,不是“从兄”,王象春是王象晋的从弟,也不是什么“从兄”。
    第633页,“王象春”条,小传中说到王象春是诗人,却漏掉了他的著述《问山亭集》和《齐音》。王象春是明末山左诗坛名家,钱谦益《列朝诗集小传》列入,更何况《齐音》还有济南出版社的新印本。
    第739页,“赵进美”条:只有生年,卒年打了“?”。赵执信《饴山文集》中有赵进美的《行实》,明确记载他的卒年是1692年。《赵执信全集》有齐鲁书社新印本,编者也懒得下功夫查找。赵进美号清止,著有《清止阁集》,这书却错成了《清政阁集》。
    第768页,“唐梦贲”条:“贲”字应为“赉”字,形近致误。此人曾为《聊斋志异》写序。
    第821页,“赵执信”条:列举赵执信著作5部,错了2部。《因园集》错成了《固园集》,《声调谱》错成了《志调谱》。这两部著作都收进了《四库全书》,不知道的还认为是此书编者发现了赵执信佚著呢!
    第833页,“梁佩兰”条,“陈恭尹”错成了“陈慕尹”。陈恭尹是“岭南三大家”之一。
    哎呀!匆匆翻阅了一点,竟然有这么多错误,真是倒尽了胃口。中华是老店,代表咱国家的古籍类书籍出版水平,校对这么粗梳的东西也能印刷发行?!真丢人!

    2 蒋寅《王渔洋事迹征略》

    《王渔洋事迹征略》(下文中简称《征略》),蒋寅著,人民文学出版社2001年10月第1版)。这是迄今为止研究清代诗人王渔洋生平最为详尽的一部专著,蒋先生博考文献,钩深致远,使王渔洋生平事迹历历可稽,实嘉惠学人良多。然此书校对粗疏,错漏甚多,为免传讹,今笔者不揣谫陋,仅就管见,纠其错讹、并作补遗于下,或于王渔洋生平研究有所裨益。

    《征略》2页第9行:“乾隆年间人编辑的《渔洋山人精华录》”,此言欠确。按:《渔洋山人精华录》初刊于康熙年间,为王渔洋门人林佶所编。
    《征略》2页倒数第3行:伊丕聪《王渔洋年谱》应为《王渔洋先生年谱》。
    《征略》6页:“王氏世系”表中:王象复不是王之垣之子,王象复为王之猷次子,王象春之胞兄;且象乾、象贲长幼之序颠倒;王象晋共有四子(见《姜先生全集》卷九《新城王方伯传》),表中仅列三人,漏掉王与胤;与胤非象贲子。关于“王氏世系”见《王氏世谱》及《桓台县文化志资料》一书。表中王士鹄长女错为“启女”。
    《征略》7页第11行:“时祖父王象晋七十五岁”,按:王象晋卒于1653年,享年93岁,此为1634年,故应为“七十四岁”。(虚岁)
    《征略》10页第1行:“遂悟兴观群怨之旨”,“遂”后漏一“颇”字。本页倒数第6行:“十二月,公娶夫人邹平张氏”一句表述欠明确。按:《征略》一书述及王渔洋时一般用“公”字,此处指西樵娶张氏,故“公”字应改作“西樵”。
    《征略》11页第5行:“叔父与玫、与朋及与朋子士熊、士雅遇难……”按:与朋为渔洋伯父,非叔父。
    《征略》17页倒数第6行:“维清缉熙”后漏“二句”二字。
    《征略》18页第4行:“其受荐即昌乐滕国相(字和梅)也”,“受”字应为“首”字。
    《征略》23页第3行:“援笔立成”应为“援笔辄成”;同页第4行:“蚤归”应为“蚤贵”;同页倒数第7行:“先东亭”后漏一“兄”字。
    《征略》25页倒数第11行:“有偃盖松”,“有”字前漏“上”字。
    《征略》82页倒数第11行:“列吴、魏为世家”, “吴、魏”应为“魏、吴”。同页倒数第9行:“而使延寿《南史》为第六”,“使”应为“以”。
    《征略》102页第8行:“太公太夫人感其言而至”,“至”应为“止”。
    《征略》109页第6行:“谅已得侯见竹西”,“谅”应为“想”。同页倒数第10行 :“则皆名贤传中话也”,“也”应为“耳”。
    《征略》118页倒数第5行:“则尔背诸人之福也”中衍一“背”字;同页最后一行:“迄今身家获全全(疑衍)者,系谁之力,非王公乎?”此句点校有误,据中华书局版《王士祯年谱》应标点为:“迄今身家获全,全者系谁之力,非王公乎?”故“全”字非衍文。
    《征略》125页倒数第12行:“娶后妻”,“妻”后漏一“成”字。同页倒数第11行:“嫌其贫老去之”,“去之”应为“弃去”;“只身客如皋城西门”,“只”字前漏以“遂”字。同页第9行:“白发披领”,“白发”后漏“ ”二字。
    《征略》135页第8行:“谒见月律师于方丈。”此句意义殊不可解,查《渔洋山人自撰年谱》有:“访见月律师于花山。”
    《征略》145页第11行:“曲律店子黄河压”,“ 压” 应为“厓”。
    《征略》152页倒数第8行:“予谓闪可删者过半”,“闪”字后漏一“集”字。
    《征略》168页第11行:“是日所下诰命今存山东桓台县王士禛纪念馆。此附注窜入正文。
    《征略》199页第15行:“与予登夔州城”,“州”应为“府”。
    《征略》222页:“康熙十六年丁巳(1677) 四十七岁”应为“四十四岁”。
    《征略》229页:“康熙十七年戊午(1678) 四十九岁”应为“四十五岁”。
    《征略》274页第8行:读高士奇《西巡日录》,有诗题之。附注中所引王渔洋诗却为《题高澹人侍讲扈从东巡日记》。“西巡”、“东巡”定有一误,待考。
    《征略》280页第15行:“气味”应为“趣味”。
    《征略》296页第9行:“家人至,知太公遣侄启涫、启汸来迎家眷”一句,表述欠明确,按:启汸为王渔洋子,非其侄,故前应加“子”字。
    《征略》297页第7行:“陈洪谏、冯廷来晤”,“ 冯廷”后漏一“櫆”字。
    《征略》346页第14行:“康熙二十一年知桓台县”,“桓台县”应为“新城县”,今桓台县之称始于1913年。
    《征略》366页:将“吴昺”错为“吴丙”。《征略》一书凡涉及此人者均错,不再一一指出。
    《征略》367页第6行:“贵州巡抚田文寄所著《黔书》七十六篇来乞序,中述名宦颇及公先祖事。”按:王渔洋高祖王重光曾任贵州按察使参议,故“先祖”应为“先高祖”。
    《征略》371页倒数第8行:“七月秋审”条《渔洋山人自撰年谱》系于康熙二十九年,此处系于康熙三十年,不知为何。
    《征略》372页第6行:“者”应为“等”;第9页:“不”应为“弗”。
    《征略》411页倒数第2行:“何世巉”应为“何世璂”。
    《征略》420页倒数第5行:“刘芳汸”应为“刘芳喆”。
    《征略》424页第7行:“遂告主人携归”,“告”后漏“于”字。
    《征略》435页第13行:“镜殿春生往事空”,“春生”应为“春深”。
    《征略》436页第2行:“予以谓先生在本朝卓然为一家亡疑”,“一”字后漏一“大”字。
    《征略》439页倒数第2行:“张元字超然,号无闷道人。福建闽县人。康熙三十八年状元,官云南禄丰知县,卒于官。有《无闷堂集》。”此段为附注窜入正文。
    《征略》451页第11行:“不识谪迁客更作何语”,“谪”字后漏“宦”字。同页12行:“一笑失途穷”,“途穷”应为“穷途”。 同页13行:“于被酒于吴门顾小谢宅”,“于”后漏“曾”字;“顾小谢”前漏“亡友”二字。同行:“座客适有入都者”, “座客”应为“客座”。
    《征略》461页倒数第11行:“七月,迁督察院左御史。”“七月”后漏“十三日”,“御史”前漏“都”字。同页倒数第9行:“以绝奔竟之阶”,“竟”应为“竞”。
    《征略》473页第6行:“慈溪姜西溟宸英”,“姜西溟”前漏“编修”二字。
    《征略》501页第7行:张大受《朴村文集》为误记,而此书的作者应是清代另一位诗人张云章。
    按:检中华书局民国二十九年(1940)版《中外人名辞典》,有关于张云章和张大受的词条,分别为:“张云章,清嘉定人,字汉瞻,号朴村。康熙太学生,性沉默,不驰逐声气。尝从陆陇其游,又为大学士徐乾学校勘经解。陇其为当路所排,云章上书乾学救之,卒得直。旋主讲潞河书院。著有《朴村集》(见第742页) 。”“张大受,清长洲人,字日容。康熙进士,授检讨,典试四川,督学贵州。诗文超隽,长骈体。著有《匠门老屋集》(见第731页)。”孙殿起《贩书偶记》载:“《朴村文集》二十四卷《诗集》十三卷,嘉定张云章撰,康熙五十三年精刊(上海古籍出版社2000年印本第355页)。”据此,知《朴村文集》的著者应是张云章。
    《征略》514页倒数第10行:“画概无收者”,“画”前漏“凡”字。同页同行:“故特纳知”,“知”应为“之”。
    《征略》518页第7行:“桓台知县郎廷槐”,“桓台”应为“新城”。
    《征略》535页倒数第3行:“李中麓开新”,“新”应为“先”。
    《征略》548页第15行:“余私计半生知见”,“余”字为衍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