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6月15日

    鍾波:難道《三國演義》是比《三國志》更權威的歷史書籍嗎?──指正中國大陸地區大量現代版歷史書內容的荒唐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2663402.html

     二十一世纪 網絡版第五十期 2006年5月30日  
     

      我在中國國家圖書館展示近六年來的部分社科類圖書的社科圖書第二閱覽室,發現二十多套現代大陸地區中國人編撰、印製精美的歷史書籍,在東漢末年直至三國時期結束這一部分,以《三國演義》為藍本撰寫史書,佔同類書籍的大部分。主要有「中國史學會編,戴逸、龔書鐸主編,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籍(《中國通史:彩圖版》、《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中國通史:國民讀本》、《彩圖版中國通史》等)和《上下五千年:彩圖版》,也有其他的《中國通史》,還有一些《中華上下五千年》。選擇一些在下面,展示給讀者一閱。

      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和《中國通史:國民讀本》有《桃園結義》:

      劉備字玄德,……

      張飛,字翼德,是劉備的同鄉……

      關羽,字雲長……劉備看他們二人武藝高強、才智出眾,就和他們結拜為兄弟。……在桃花盛開的園中,他們三人對天盟誓,結拜為異姓兄弟,願同心協力,共圖霸業。1

      作為歷史書,這一段話有兩個錯誤:一、歷史上沒有劉備、關羽、張飛在桃園中結義這件事;二、張飛,字「益德」,而不是字「翼德」。

      桃園結義的故事,來自《三國演義》第一回《宴桃園豪傑三結義 斬黃巾英雄首立功》2。

      在真正的權威史書《三國志》中,《卷三十二‧先主傳》只是說先主「好交結豪俠,年少爭附之」,根本沒有劉備、關羽、張飛結義兄弟的事;在《卷三十六‧關張馬黃趙傳》中提到「先主於鄉里合徒眾,而羽與飛為之禦侮。先主為平原相,以羽、飛為別部司馬,分統部曲。先主與二人寢則同床,恩若兄弟。」「張飛,字益德,涿郡人也,少與關羽俱事先主。羽年長數歲,飛兄事之。」也沒有劉備、關羽、張飛結義兄弟的事3。

      《三國志‧關張馬黃趙傳》很明白寫的是「張飛,字益德」,在《資治通鑒》和《通鑒紀事本末》之中,劉備在襄陽南邊被曹操追擊的時候,寫道:{張飛將二十騎拒後,飛據水斷橋,瞋目橫矛曰:「身是張益德也,可來共決死!」操兵無敢近者。}4也是寫的「益德」。如果以小說《三國演義》為准,那只能是「翼德」而不可能是「益德」。

      趙機、其宗選編的《中華上下五千年》、吳兆基編《中華上下五千年》也有《桃園結義》,同樣犯有上述兩個錯誤5。

      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彩圖版》、《彩圖版中國通史》、《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中國通史:國民讀本》、《上下五千年:彩圖版》中,還有《諸葛亮弔孝》:   

    東吳大都督周瑜,精通兵法,才智超群,只是肚量狹小,不能容人。他和諸葛亮共商破曹大計,可又想加害諸葛亮。周瑜攻打南郡時,曾身中毒箭。當諸葛亮趁亂用計先取南郡、荊州、襄陽後,周瑜一氣之下箭傷復發。病中的周瑜仍想智取荊州,均被諸葛亮識破。周瑜一氣再氣,在「既生瑜,何生亮」的怨恨聲中死去。諸葛亮得知周瑜的死訊,決定前去弔唁。劉備怕諸葛亮被害,派趙雲帶五百軍士保護。在周瑜柩前,諸葛亮親自奠酒,跪在地上讀祭文,淚如泉湧,悲痛不已,眾將均被感動。魯肅見諸葛亮如此悲痛,自言自語地說:「周瑜肚量狹小,自取滅亡。」6

       這一節離歷史事實就更遠了,我實在懶得證其偽。但是,如果我不證其偽,又好象有點取巧的意味,那麼我還是應該不怕麻煩,證明一下。由於這段歷史牽涉到好幾個人、有一段時間,用《三國志》進行證明比較囉嗦,下面就用《資治通鑒卷第六十六‧漢紀五十八》的幾段歷史資料證明它一下。

      建安十四年(己丑,公元209年) 周瑜攻曹仁歲餘,所殺傷甚眾,仁委城走。權以瑜領南郡太守,屯據江陵;程普領江夏太守,治沙羨;呂范領彭澤太守;呂蒙領尋陽令。劉備表權行車騎將軍,領徐州牧。會劉琦卒,權以備領荊州牧,周瑜分南岸地以給備。備立營於油口,改名公安。權以妹妻備。妹才捷剛猛,有諸兄風,侍婢百餘人,皆執刀侍立,備每入,心常凜凜。

      建安十五年 劉表故吏士多歸劉備,備以周瑜所給地少,不足以容其眾,乃自詣京見孫權,求都督荊州。瑜上疏於權曰:「劉備以梟雄之姿,而有關羽、張飛熊虎之將,必非久屈為人用者。愚謂大計宜徙備置吳,盛為築宮室,多其美女玩好,以娛其耳目;分此二人各置一方,使如瑜者挾與攻戰,大事可定也。今猥割土地以資業之,聚此三人俱在疆場,恐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物也。」呂範亦勸留之。權以曹操在北,方當廣攬英雄,不從。備還公安,久乃聞之,歎曰:「天下智謀之士,所見略同。時孔明諫孤莫行,其意亦慮此也。孤方危急,不得不往,此誠險途,殆不免周瑜之手!」

      ……周瑜還江陵為行裝,於道病困,……卒於巴丘。

      權以魯肅為奮武校尉,代瑜領兵,令程普領南郡太守。魯肅勸權以荊州借劉備,與共拒曹操,權從之。乃分豫章為番陽郡,分長沙為漢昌郡;複以程普領江夏太守,魯肅為漢昌太守,屯陸口。7

      上面這段真正的史書中的歷史資料,根本就沒有諸葛亮取了南郡、荊州、襄陽的影子,倒是對周瑜生前分南岸地給劉備,和劉備嫌周瑜所給地少而冒著被挾持的危險拜見孫權求都督荊州,以及周瑜死後孫權同意魯肅的建議借荊州給劉備,有非常明確的記載。據此完全可以肯定,沒有諸葛亮在周瑜與曹仁發生戰爭的時候用計謀取了南郡、荊州、襄陽這件事,更沒有周瑜因為智取不了荊州而被諸葛亮氣得吐血這件事。至於周瑜死後諸葛亮到周瑜靈柩前弔孝,那也是小說《三國演義》的產物,純粹屬於羅貫中杜撰的情節。在《三國志‧卷五十四‧周瑜魯肅呂蒙傳》中寫道:「瑜還江陵,為行裝,而道於巴丘病卒,時年三十六。權素服舉哀,感慟左右。」「肅年四十六,建安二十二年卒。權為舉哀,又臨其葬。諸葛亮亦為發哀。」8在《周瑜傳》和《諸葛亮傳》中根本沒有諸葛亮給周瑜發哀或者弔孝的內容。諸葛亮為魯肅發哀倒是在《魯肅傳》中有明確的記載。

      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彩圖版》、《彩圖版中國通史》和《上下五千年:彩圖版》中,還有《華佗為關羽刮骨療毒》:

    關羽攻打樊城時,被毒箭射中右臂。將士們取出箭頭一看,毒已滲入骨頭,勸關羽回荊州治療。關羽決心攻下樊城,不肯退。……關羽問華佗怎樣治法?華佗說:「我怕你害怕,立一柱子,柱子上吊一環,把你的胳膊套入環中,用繩子捆緊,再蓋住你的眼睛,給你開刀治療。」關羽笑著說:「不用捆。」……華佗切開肉皮,用刀刮骨。……華佗說:「我行醫以來,從沒見過像你這樣了不起的人,將軍乃神人也。9

      從《三國志》看,關羽確有刮骨療毒之事,但沒寫醫生是誰。《卷三十六‧關張馬黃趙傳》的《關羽傳》中沒寫醫者的名字,《卷二十九‧方技傳》的《華佗傳》中,寫了華佗的很多治療事例,上至丞相曹操,下至平民百姓,就是沒有提到關羽。10如果華佗給關羽做過刮骨療毒,陳壽沒有道理在《關羽傳》中不寫華佗的名字。

      在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彩圖版》中,在《華佗為關羽刮骨療毒》的同一頁紙上,有《曹操殺華佗》:「華佗,精通醫學……於建安八年(203)被處死。」這兩篇相隔幾寸的短文一對照,謬誤立見。因為關羽攻打樊城發生在建安二十四年(219)。也就是說關羽攻打樊城的時候,華佗已經去世十六年了。如果華佗給人做手術,用「麻沸散」麻醉即可進行「開腹術」,區區刮骨小手術,何須那麼麻煩立柱子、吊鐵環、蓋眼睛?如果套用小說《三國演義》,給關羽刮骨療毒的毫無疑問是名醫華佗。

      紀江紅主編的《中國通史》,患了跟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彩圖版》一樣的毛病,在同一頁書紙上,既有《刮骨療毒》:「關羽攻打樊城時,被毒箭射中右臂……華佗說:『我行醫以來,從沒見過像你這樣了不起的人,將軍乃神人也。』」也有《華佗之死》:「華佗,精通醫學……曹操大怒,……於建安八年(203)將其處死」11兩文對照即現謬誤。   

      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彩圖版》和紀江紅主編的《中國通史》,寫到華佗被殺於建安八年(203年),我看未必準確。有的書在一幅畫像下寫上「華佗(?-公元208年)像」12。我分析華佗沒有活過208年應該可以定論。請看《三國志·卷二十九·方技傳》中《華佗傳》的部分內容:「及後愛子倉舒病困,太祖歎曰:『吾悔殺華佗,令此兒強死也。』」而《三國志·卷二十·武文世王公傳》中《曹沖傳》這樣寫道:「鄧哀王沖字倉舒。……沖曰:『置象大船之上,而刻其水痕所至,稱物以載之,則校可知矣。』太祖大悅……太祖數對群臣稱述,有欲傳後意。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親為請命。及亡,哀甚。」

      其實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和《中國通史:國民讀本》,就否定了自己主編的《中國通史:彩圖版》、《彩圖版中國通史》和《上下五千年:彩圖版》中華佗在建安八年被處死的論述,而是寫為「華佗被曹操於建安十三年(208)判處死刑」13。自相矛盾,是「中國史學會編,顧問:白壽彝,戴逸、龔書鐸主編,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籍除了資料混亂、引用小說內容之外的一大特點。

      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和《中國通史:國民讀本》,有《諸葛亮治蜀》:「……為了實現國家的統一,蜀建興六年(228)諸葛亮發動了北伐曹魏的戰爭,但先後六次北伐戰爭仍未能消滅曹魏。」14

      這句話給讀者的印象是,諸葛亮發動的六次北伐給了曹魏重大打擊而僅僅因為沒有消滅曹魏留下遺憾而已。

      實際上,諸葛亮的北伐只有五次,嚴格來講的話只有四次半,因為發生在建興七年(229年)的第三次北伐出兵目標不大,規模很小。第三次北伐,諸葛亮先派遣三國史上沒有什麼名聲的陳式(姓名也許是陳戒)15出兵攻打武都(今甘肅成縣西北)、陰平(今甘肅文縣西)二郡,屬於沒有任何戰略價值的偏僻地方,在魏國雍州刺史郭淮率兵救援的時候,諸葛亮親自帶兵至建威(今甘肅成縣西),迫使郭淮退走,諸葛亮得於攻陷二郡返回16。對照諸葛亮的戰略大目標「北定中原,興複漢室」和這次投入很有限的兵力、見好就收而言,這第三次北伐最多可算諸葛亮的半次北伐。而諸葛亮四次半北伐,惟有這半次是有功而返的,其餘四次完全無功而返:諸葛亮第一次出兵失敗以後殺了馬謖,自貶三等,第二次、第四次都是糧盡而退,第五次病死軍中。諸葛亮的五次北伐,對蜀國而言,是禍國殃民、傷筋動骨的勞民傷財、將死兵亡,對魏國而言,不過是正常的國防防禦活動而已。

      下面乾脆把由陳壽(233-297)撰寫的最權威的三國史《三國志》中的《卷三十五‧諸葛亮傳》抄錄幾段,方便讀者諸君自行判斷。

      五年,率諸軍北駐漢中。……

      六年春,揚聲由斜穀道取郿,使趙雲、鄧芝為疑軍,據箕谷,魏大將軍曹真舉眾拒之。亮身率諸軍攻祁山,戎陣整齊,賞罰肅而號令明,南安、天水、安定三郡叛魏應亮,關中響震。魏明帝西鎮長安,命張郃拒亮,亮使馬謖督諸軍在前,與郃戰於街亭。謖違亮節度,舉動失宜,大為郃所破,亮拔西縣千餘家,還於漢中,戮謖以謝眾。……

      冬,亮復出散關,圍陳倉,曹真拒之,亮糧盡而還。……。七年,亮遣陳式攻武都、陰平。魏雍州刺史郭淮率眾欲擊式,亮自出至建威,淮退還,遂平二郡。……

      九年,亮復出祁山,以木牛運,糧盡退軍,與魏將張郃交戰,射殺郃。十二年春,亮悉大眾由斜穀出,以流馬運,據武功五丈原,與司馬宣王對於渭南。……其年八月,亮疾病,卒於軍,時年五十四。17

      吳澤順編著《中華上下五千年》有《諸葛亮氣死周瑜》:

      周瑜大敗曹仁,天亮時興沖沖地來到南郡城下。只見城頭上插滿了旌旗,城門緊閉。周瑜正在納悶,突然城樓上閃出一員大將,大聲喊道:「都督來遲了,趙雲奉軍師之命,已經在此多時了。」原來,諸葛亮趁周瑜和曹仁在城外交戰時,派趙雲帶領一支人馬,搶先佔領了南郡城。周瑜一聽,不由怒火中燒,就下令部隊攻城……東吳士兵無法接近城門。周瑜無可奈何,只得收兵回營,另派甘甯、淩統各帶人馬去搶攻荊州、襄陽。

      部隊還沒有出發,就有士兵前來報告說,諸葛亮用曹仁的兵符,詐調荊州和襄陽的兵馬來救南郡,卻派張飛和關羽分別佔領了荊州和襄陽。周瑜氣得大叫一聲,箭瘡迸裂,昏死過去。後來周瑜為了將荊州奪回,將劉備騙去娶親,結果周瑜、孫權是「賠了夫人又折兵」,氣得周瑜第二次昏死過去。……

      周瑜率5萬大軍,派甘甯為先鋒,呂蒙為後隊,浩浩蕩蕩直奔荊州而來……正在此時,在牆上有人高喊:「周瑜,你跑不了了,我家軍師早已看穿了你的計謀!」周瑜大吃一驚,心想,這一下可完了。……周瑜知道中了諸葛亮的計,立即下令撤兵。但已經晚了。諸葛亮布下四路大軍,將吳兵團團包圍。關羽率5000精兵從江陵殺來,張飛率5000精兵從秭歸殺來……幾萬人馬喊聲、殺聲震耳欲聾,士兵們高喊:「活捉周瑜!」周瑜氣得大叫,箭瘡一下子就裂開了,鮮血直流。這時有人報告:「劉備、諸葛亮在軍營中飲酒。」周瑜氣得口吐鮮血,仰天長歎道:「既生瑜,何生亮!」說罷,連吐數口鮮血而死,年僅36歲。18

      吳澤順的歷史書《中華上下五千年》比羅貫中的小說《三國演義》還要震撼人心,因為《三國演義》裏周瑜沒有當場氣死,也沒有「連吐數口鮮血而死」,而是「連叫數聲而亡」19。從真正的歷史書籍中選資料駁斥吳澤順編著《諸葛亮氣死周瑜》之荒唐,請看本文第三節對《諸葛亮弔孝》的批駁即可,在此就省點筆墨、紙張了。在此補充一點辨偽,真正的歷史資料表明,沒有周瑜用孫權的妹妹為誘餌釣劉備這件事,因為劉備拜見孫權的目的是要求都督荊州,而且時間在劉備與孫權妹妹結婚以後。

      如果論抄《三國演義》中的「諸葛亮氣周瑜」文字最多,並且有新的發揮,我看是吳業友編著的《中華上下五千年》,從317-323頁,整7頁書都屬於《孔明荊州氣周瑜》。

      曹鴻騫主編《中華上下五千年》有《空城計》:

      馬謖失了街亭,諸葛亮很是惱火,那魏兵在司馬懿的率領下,卻窮追不捨,大兵突至城下。諸葛亮畢竟是少有的政治家、軍事家。他一方面將馬謖抓捕入獄,以嚴軍紀,同時他又冷靜地思考對策。他想,以自己的兵力直接迎戰司馬懿,毫無勝利的希望,如果倉惶逃跑,司馬懿肯定繼續追殺,可能要當俘虜。在此千鈞一髮之際,左思右想,諸葛亮迅速作出軍事部署:急喚關興、張苞……命令將城門大開,不要關閉,每一城門用二十軍士,脫去軍裝,打扮成一般平民百姓,手持工具,灑掃街道。其他行人進進出出,沒有一點緊張的表現。

      吩咐完畢,諸葛亮自己身披鶴氅,頭戴華陽巾,手拿鵝毛扇,引二小童攜琴一張,來到城樓上憑欄而坐,然後命人焚香操琴,顯得若無其事,安然無恙。……大將軍司馬懿以為這是謊報,便命令三軍原地休息,自己則騎馬飛馳而來,要看個究竟。

      果然,諸葛亮坐於城樓之上,笑容可掬,焚香操琴,悠閒自在,……司馬懿看後,倒吸一口涼氣,覺得城內肯定埋有重兵,諸葛亮坐在城頭是便於指揮,如若攻伐,說不定就中諸葛亮的計謀了。於是他傳令退兵而去。20

      太荒唐了。諸葛亮進攻魏國,前面三次的對手裏面都沒有司馬懿。諸葛亮在231年的第四次進攻魏國,魏軍主帥才是司馬懿,哪裏可能出現馬謖街亭失敗以後諸葛亮面對司馬懿的空城計!!空城倒可能真有,《三國志‧諸葛亮傳》中的「亮拔西縣千餘家,還於漢中」可做旁證。西縣能有多大?諸葛亮把西縣一千多家人驅趕到漢中去,西縣能不空城?

      曹鴻騫主編《中華上下五千年》,好幾個顯眼地方印著「五千年文明必讀經典」,口氣真不小,作為歷史書籍,裏面居然有純粹出於小說《三國演義》的內容,太不像話了。

      張華騰、張先昌主編《中華上下五千年》,也有《空城計》,還有諸葛亮撫琴的插圖,內容更多,佔了三頁紙的位置,《三國演義》中司馬懿與兒子司馬昭的對話都抄了上去21。孫興盛編《中華上下五千年》,在《諸葛亮揮淚斬馬謖》標題下,也把《三國演義》第九十五回《諸葛亮揮淚斬馬謖 武侯彈琴退仲達》裏面諸葛亮面對司馬懿的空城計基本上抄了上去22。要論抄《三國演義》「空城計」最徹底的,可能還得數以汀編著《中華上下五千年》,在《空城計》標題下,佔了四頁紙的分量。23安曉峰編著《中國上下五千年》和方圓主編《中華五千年》,雖然沒寫空城計這一段,但是把馬謖在街亭的敵手寫成司馬懿24,無疑也是中了《三國演義》毒的結果。

      要論將《三國演義》抄上史書最多的,當屬王德富主編的《新編中華上下五千年》,足足一百頁的內容來自《三國演義》,從《奸雄並濟的曹操》中寫曹操刺殺董卓未遂(第378頁)、誤殺朋友呂伯奢一家,放出「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負我」的狠心話,到《五丈原的悲風》中寫「諸葛亮生前已料到他死之後,魏延會起事端,早就以錦囊授計於楊儀,並派馬岱潛到魏延身邊,最後魏延被馬岱殺死」(第481頁)。中間的內容,我只要抄幾個目錄,讀者就可能已經知道內容來自小說《三國演義》而不是史書《三國志》了,比如:《「的盧」救主》、《群英會蔣幹中計》、《關雲長放曹》、《賠了夫人又折兵》、《孔明三氣周瑜》25。

      比王德富抄《三國演義》數量稍遜一籌的是曹鴻騫,他在另一套《中華上下五千年》中,抄了不到一百頁的《三國演義》26,在《一把鑰匙開一把鎖》裏面是諸葛亮舌戰群儒、說動孫權,在《諸葛亮給周瑜「打氣」》裏面是諸葛亮對周瑜說曹操下江南的目的是為了兩個美女大喬、小喬,並且背誦自製的《銅雀台賦》「攬二喬於東南兮,樂朝夕之與共」刺激周瑜,周瑜怒罵:曹操老賊欺我太甚。歷史上根本不可能發生諸葛亮用《銅雀台賦》給周瑜「打氣」這件事,因為赤壁之戰發生於建興十三年,曹操修建銅雀台在建興十五年冬27。

      我估計主編《中國通史》的戴逸、龔書鐸,沒有認真讀過最著名、最權威的有關三國時期的史書、由西晉陳壽撰寫的《三國志》,也沒有認真讀過非常著名的史書、由北宋司馬光編撰的《資治通鑒》和由南宋的袁樞根據司馬光的《資治通鑒》編撰的史書《通鑒紀事本末》(四庫全書總目曰:讀史者,不可不讀袁樞之書),倒是把明朝羅貫中撰寫的小說《三國演義》讀得很熟。在不嚴肅的治學觀念影響下,就把小說《三國演義》當成了三國歷史了。

      一個人自己沒有多少正確的歷史知識本來無所謂,但是不能拿小說內容編寫歷史書籍應該是起碼的為人道德、治學道德吧,否則就是欺世盜名和欺騙牟利啊。如果編寫小說史或者演義史,那是另一碼事。

      主編《中華上下五千年》的趙機、其宗、吳兆基、吳澤順、曹鴻騫、張華騰、張先昌、以汀、王德富,編著《中國上下五千年》的安曉峰,主編《中華五千年》的方圓,主編《中國通史》的紀江紅,全都犯了跟戴逸、龔書鐸一樣的毛病,把《三國演義》當歷史書了。

      如果比較上面提到的書籍,最離譜的是曹鴻騫主編、自稱「五千年文明必讀經典」的《中華上下五千年》,裏面不但有小說《空城計》,還有《鞠躬盡瘁》使勁吹捧諸葛亮:

       事載《三國志‧諸葛亮傳》。……

      街亭失守,責在馬謖,諸葛亮引咎自責,自降為右將軍,執行丞相責任。諸葛亮先後進軍散關、陣(應該是「陳」字──鍾波注)倉、武都、陰平、奪關斬將,戰績顯著,劉禪詔令恢復丞相職務。

      公元227年(應該是「228年」──鍾波注),諸葛亮率領大軍攻打祁山。諸葛亮發明創造木牛流馬,用於戰事。魏帥司馬宣王督戰,他畏蜀如虎,不敢交戰。他病後,諸將如張郃、費曜、郭淮等紛紛出戰。諸葛亮派魏延、高翔迎敵,結果大敗魏兵,殺死魏兵3000多人,還使大將張郃斃命。六出祁山,取得勝利。28

      「事載《三國志‧諸葛亮傳》。……六出祁山,取得勝利」,這種吹捧諸葛亮達到連撰寫小說的羅貫中也寫不出的文字,卻堂皇地出現在歷史學家曹鴻騫主編、自稱「五千年文明必讀經典」的《中華上下五千年》書中,您說離譜不離譜?

      錢浩主編的《學生版中國通史》,對諸葛亮長期進攻魏國的評價可謂言簡意賅:「諸葛亮連年北伐曹魏,都收效不大,最終積勞成疾,病死在五丈原。」29這樣寫就比較客觀。

      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籍,主編上面一行寫上「顧問:白壽彝」或「顧問:」,下面一行寫上:「中國史學會編」,我不知道2000年3月21日逝世時已經九十一歲高齡的著名史學家白壽彝老先生,生前看過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的書稿沒有。白壽彝掛這麼個顧問頭銜,不知能得到多少收益。有了「白壽彝」和「中國史學會」這麼兩個名頭,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籍就戴上了非常權威的大帽子。

      我偶然翻閱「張鋒主編,檔案出版社1991年6月版」《當代中國百科大辭典》,在第1003頁「戴逸(1926- )」詞條下才發現戴逸是中國史學會會長、北京歷史學會會長,那麼這些系列性《中國通史》應該是中國史學會會長大人帶領中國史學會的一幫弟兄編寫出來的,名義上來講那真是權威得頂天了;龔書鐸肯定也不是無名小卒,否則不可能跟會長大人並列名利雙收的主編位置,只怪我這個學工科出身而且多年從事工商業的史學界的門外漢孤陋寡聞,不清楚他是何方神聖,僅僅是在鄭大華所著《梁漱溟傳》的後記裏知道有一個龔書鐸是鄭大華博士生時期的導師,也不知道是同一個人還是兩個同名之人。有了「中國史學會編」、「中國史學會會長戴逸主編」、「顧問:白壽彝」或「顧問:」這麼幾重權威的帽子,怪不得國家圖書館多加採購這些有嚴重錯誤的《中國通史》了。

      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籍和《上下五千年》,居然是中國史學會編寫而且以「中國史學會編」的名義出版,看來中國大陸地區官方的中國史學會也就那麼回事,乾脆讓他們再掛一個「中國演義學會」的大名算了,一套班子,兩副招牌,以史學會之名,行演義學會研究演義之實,然後將演義的內容用史學會的名義以歷史書籍的形式出版。有糊塗到拿演義當歷史的中國史學會,如果中國大陸地區官方的歷史研究不走入迷途就真是瞎貓撞到死耗子了。嗚呼哀哉!

      追根溯源,中國史學會的表現,以及前述歷史學家們的表現,是毛澤東時代肆意篡改歷史的後遺症表現而已。在毛澤東時代,遠離人們的古代史被肆意篡改自不必說,親身經歷的現代史也肆意篡改。比如,文化大革命大動亂起來後,所謂毛澤東的親密戰友林彪紅透神州大地,展示四十年前的井岡山朱毛會師中的朱德像,被改換成朱德部下、比朱德不知低多少級的林彪像;紀實性經典名畫《開國大典》上的高崗、劉少奇,隨著他們政治上的倒黴,從名畫上逐步消失;1959年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被早有預謀的毛澤東打倒後,無論是博物館展示的圖片、文字資料,還是由人參與的抗美援朝紀念活動,打敗美國著名將帥麥克阿瑟的中國人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消失了;彭德懷從反圍剿戰爭、長征、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消失了。肆意篡改歷史,在毛澤東時代有非常瘋狂的表現,想不到毛澤東死了二十年多年後,也是改革開放二十多年後,其後遺症表現仍然如此強烈。

      再挑點毛病,除了我有點熟悉的東漢末年,以及三國時期歷史,被胡編亂造,這些書籍還有其他問題。比如,資料混亂,書中出現空間、時間都對不上號的插圖。比如,戴逸、龔書鐸主編的《中國通史:國民讀本》,第二冊在東晉十六國這一部分,有一幅插圖寫的是「拜占廷網紋玻璃杯」30。

      拜占廷帝國離中國萬里之遙,是在地中海附近的羅馬帝國的後續帝國,就象明朝是元朝的後續帝國差不多。在2003年出版的北京市中學生的歷史書後面的《世界歷史大事年表》上可以看到:395年,羅馬帝國分裂為東西兩個帝國;476年,西羅馬帝國滅亡;1453年,拜占廷帝國滅亡31。在該書看不到拜占廷帝國開始的時間。《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一書中寫道:「羅馬帝國的結束,並不以公元476年羅慕路斯·奧古斯圖盧斯皇帝被廢黜為界,因為那時以後,帝國統一的傳統又持續了幾個世紀。即使意大利、高盧、不列顛、西班牙和北非全部丟給了蠻族,東羅馬帝國的皇帝們仍認為他們是凱撒的繼承人。……。8世紀時出現的拜占廷帝國,比查士丁尼的短暫的帝國小得多,但它的民族更加同一。」32從這裏可以看出,拜占廷帝國在8世紀出現。

      東晉十六國的開始時間是317年,結束年代是420年,屬於5世紀早期。那麼拜占廷網紋玻璃杯出生的時間比東晉十六國時期起碼晚三個世紀,甚至晚十個世紀以上。萬里之外、三百年之後才出現的拜占廷網紋玻璃杯圖片,出現在中國歷史書東晉十六國時期的內容上,是非常非常荒唐的。如果有人在歷史書明朝的內容上插上一張寫明美國汽車的圖片,您不覺得荒唐透頂嗎?

     總 結

      上面談到的《中國通史》、《中華上下五千年》、《上下五千年》,是以小說為藍本篡改歷史的假史書,叫不明白歷史的後人讀了這種假史書怎麼能夠正確地瞭解歷史、理解歷史、認識歷史呢?怎麼能「以史為鑒知興替」呢?這些書堂皇地擺放在中國國家圖書館,簡直是中國文化的恥辱,實際上就是對中國文化的禍害。如果是作為錯誤書籍擺在那裏供人研究、批判,還差不多。任何人都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也許是生前,也許是死後。

      我希望讀者相信佛法所言:萬有因果律,萬法因緣生。換言之:因果律無處不在,內外因產生結果。因果律中無第一因,亦無最後果。因前複有因,推之無始;果後複有果,引之無終。羅貫中杜撰寫在小說《三國演義》裏的「桃園結義」、「張飛字翼德」、「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諸葛亮舌戰群儒」、「諸葛亮草船借箭」、「群英會蔣幹中計」、「周瑜賠了夫人又折兵」、「諸葛亮氣死周瑜」、「諸葛亮弔孝」、「關雲長華容道放曹」、「華佗給關雲長刮骨療毒」、「鄧芝出使東吳面對滾燙油鍋」、「諸葛亮空城計」、「諸葛亮錦囊除魏延」等等,居然進入了多部現代中國大陸地區人編寫的正式史書。我只能說,這些現代中國大陸地區編寫歷史書籍的所謂歷史學家,他們太缺乏歷史知識、太缺乏理智、太沒有道德了。

     

    註釋
    1 戴逸、龔書鐸主編:《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冊第70頁;《中國通史:國民讀本》,2001年3月版精裝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冊第60頁。上述書籍全由「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
     
    2 羅貫中:《三國演義》,朱正標點,長沙:嶽麓書社1986年6月版,第3頁。 
    3 陳壽:《三國志》,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第389頁、第419~420頁。 
    4 [北宋]司馬光:《資治通鑒‧卷第六十五‧漢紀五十七》,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3月版,第585頁;[南宋]袁樞撰、楊寄林主編:《文白對照通鑒紀事本末‧卷第九‧劉備據蜀》,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出版,1994年8月版,第818頁。
    5 趙機、其宗選編:《中華上下五千年》(上),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1年8月版,第229-230頁。吳兆基編《中華上下五千年》,北京:京華出版社2001年2月版,第260-261頁;2002年2月版,第345-346頁。
    6 中國史學會編,顧問白壽彝,戴逸、龔書鐸主編:(1)《中國通史:彩圖版》(ISBN7-5350-1954-4), 2001年10月版,第235頁;(2)《彩圖版中國通史》(ISBN 7-5350-2267-7),2003年3月版,第119頁;(3)《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冊第91頁;(4)《中國通史:國民讀本》2001年3月版精裝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冊第79頁;(5)《上下五千年:彩圖版》,2002年3月版,第119頁。上述書籍全由「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
    7 [北宋]司馬光:《資治通鑒‧卷第六十六‧漢紀五十八》,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3月版,第589-591頁。 
    8 陳壽:《三國志》,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第563、566頁。 
    9 中國史學會編,顧問白壽彝,戴逸、龔書鐸主編:(1)《中國通史:彩圖版》(ISBN7-5350-1954-4), 2001年10月版,第233頁;(2)《彩圖版中國通史》(ISBN 7-5350-2267-7),2003年3月版,第118頁;(3)《上下五千年:彩圖版》,2002年3月版,第118頁。上述書籍全由「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 
    10 陳壽:《三國志》,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第419頁,356-357頁。 
    11 紀江紅:《中國通史》,北京:北京出版社2003年10月版,第91頁。 
    12 徐湖平、夏維中、韓品崢主編《圖說中華五千年》,南京:江蘇少年兒童出版社2002年9月版,第87頁。 
    13 戴逸、龔書鐸:《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冊,第60頁;戴逸、龔書鐸:《中國通史:國民讀本》2001年3月版精裝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冊,第50頁。上述書籍全由「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 
    14 戴逸、龔書鐸主編:《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2000年12月版、01年1月版、02年10月版,第三冊,第91頁。戴逸、龔書鐸:《中國通史:國民讀本》2001年3月版精裝本,01年5月版、02年9月版、03年5月版,第二冊,第79頁。上述書籍全由「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 
    15 名字疑問: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版、[西晉]陳壽撰寫的《三國志‧諸葛亮傳》第409頁寫的名字是陳式;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版、白壽彝總主編、何茲全主編的《中國通史》第五卷(上)第166頁寫的是陳式。但是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年3月版、[北宋]司馬光編撰的《資治通鑒‧魏紀三》第636頁寫的卻是陳戒;石家莊:花山文藝出版社1994年8月版、[南宋]袁樞編撰、楊寄林主編的《文白對照通鑒紀事本末‧諸葛亮出師》第851頁、859頁寫的也是陳戒。天津古籍出版社2000年8月版、丁文主編的《中國通史(簡明版)》第二卷第179-180頁在《諸葛亮伐魏》這一節虛寫這次出兵,只是說「諸葛亮于第一次攻魏之後,至第五次攻魏之前,還進行了三次攻魏作戰,其中第四次攻魏作戰規模較大,這次戰爭發生於魏明帝太和五年、蜀漢建興九年(公元231年)二月,止于當年六月。」,雖然丁文寫的「五次攻魏」實際上否定了戴逸寫的「六次北伐」,但對於我判斷諸葛亮派遣的將領名為「陳戒」還是「陳式」沒有任何幫助。我很希望得到權威的幫助,我的電子郵箱:pona100@sina.com 。 
    16 白壽彝總主編、何茲全主編:《中國通史》第五卷(上),上海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版,第166頁。 
    17 陳壽:《三國志‧卷三十五‧諸葛亮傳》,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第1版,第409-410頁。
    18 吳澤順編著:《中華上下五千年》,貴陽:貴州人民出版社2003年11月版,第123-124頁。 
    19 羅貫中:《三國演義》,朱正標點,長沙:嶽麓書社1986年6月版,第295頁。 
    20 曹鴻騫:《中華上下五千年》,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2004年7月版,第129-130頁。 
    21 張華騰、張先昌:《中華上下五千年》,北京:新華出版社2003年2月版,第303-305頁。
    22 孫興盛:《中華上下五千年》,烏魯木齊:新疆人民出版社2001年9月版,第185-187頁。 
    23 以汀:《中華上下五千年》,北京:中國戲劇出版社2002年4月版,第331-334頁。 
    24 安曉峰:《中國上下五千年》,延吉:延邊教育出版社2000年1月版第92頁;方圓:《中華五千年》哈爾濱:哈爾濱出版社2001年12月版,中冊第42-43頁。 
    25 王德富:《新編中華上下五千年》(上),長春:吉林科學技術出版社2003年1月版,第378-481頁。
    26 曹鴻騫:《中華上下五千年》,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2001年5月版,第300-360頁。
    27 陳壽:《三國志·卷一·武帝紀》,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6年10月第1版,第8頁。
    28 曹鴻騫主編:《中華上下五千年》,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2004年7月版,第130-132頁。 
    29 錢浩:《學生版中國通史》,北京:當代世界出版社2003年7月版,第318-319頁。 
    30 戴逸、龔書鐸主編:《中國通史:國民讀本》,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發行,第二冊,第111頁。難說版次,因為版本號印在第一冊,印數1-3000的版次為2001年5月第1版,印數3001-8000的版次還是2001年5月第1版,印數8001-11000的版次為2002年9月第2版,我沒有看到印數11000-14000的第1冊,印數14001-66000的版次為2003年5月第2版。而我看見的四本《中國通史:國民讀本》第二冊,兩本有「拜占廷網紋玻璃杯」,兩本沒有「拜占廷網紋玻璃杯」,插圖選用了「前燕·新月形嵌玉金飾」。 
    31 朱漢國主編:《歷史(八年級下冊)》,北京:北京師範大學出版社2003年10月版,第135頁。 
    32 [美]斯塔夫里阿諾斯(L. S. Stavriannos):《全球通史──1500年以前的世界》,吳象嬰、梁赤民翻譯,上海社會科學院出版社1988年11月版,第402至405頁。 

    分享到:

    评论

  • 戴逸等人编写的学术垃圾,不值得一提。戴逸搞了那么多钱研究什么清史,明显是学术腐败
  • 这篇文章颇有警世作用。不过作者以极严的要求来衡量多数通俗出版物,却有些胜之不武。此类入门通俗文本的意义,重要的是引起世人对历史的兴趣,就这一点来说,他们与《三国演义》更接近也无可厚非,毕竟真正治史者也不会征引这些文献为论文。老子云:信言不美,美言不信,对引发别人兴趣的读物,我们也不必这么苛求。

    在我看来作者太过愤激,有些地方骂得太凶,诸如“欺世盜名和欺騙牟利”、“肆意篡改歷史”、“太缺乏歷史知識、太缺乏理智、太沒有道德了”等等,这已经是人身攻击了,也把人的居心揣测得太阴暗了,显示自己充满了优越感。这是我最不喜欢的批评方式。

    也因此,作者就不免有吹毛求疵、硬要从鸡蛋里找骨头的地方,例如第九段,申斥别人“荒唐透顶”,实在匪夷所思。这根本是一个极小的问题,且这一标注并无错误。专门研究拜占廷学的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陈志强所著《拜占廷学研究》(人民出版社2001.2版)中谈到拜占廷史起始年代问题,说明共有6种提法,其中“8世纪说”他专门写道:“这种意见偶见于某些西方史书,但其作者一般不是拜占廷史专家,仅作为一种意见供参考。例如,美国出版的《全球通史》的作者斯塔夫里阿諾斯即持此说。”他本人研究诸说后认为,还是以330年为最合适的起始时间,准此,此文的第9段的批评根本不能成立,且是批评者的错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