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3月31日

    胡慕清:《中国历史•先秦卷》错误举例兼商榷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2170991.html

    学术批评网

    由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中国历史•先秦卷》(总主编张岂之,本卷主编刘宝才、钱逊、周苏平,2001年版),是当下全国高校先秦历史教学中一本比较流行的教材。这本题有“面向二十一世纪课程教材”、“普通高等教育‘九五’国家级重点教材”字样的大学历史教材在史实方面存在较多错误,这些错误如不做纠正似有误人之嫌。下面就笔者所发现的错误分别做具体的说明。

    其一,教材第54页在解释“华夏族”时说:“西周始以夏作为中原之人的族称,春秋始以华作为中原之人的族称,称夏与称华并行。华夏连称则是汉代以后才出现的。”“华夏连称则是汉代以后才出现的”一句系错误论断。据《左传》襄公二十六年:“楚失华夏,则析公之为也。”则“华夏”连称早在先秦时即已出现。 

    其二,147页:“公元前642年宋襄公联合曹、卫、邾伐齐,送太子吾回齐即位,是为齐孝公。”又148页:“秦仲护送平王东迁有功,平王赐予被戎狄占领的西周故地,令秦人自取之。”文中的“太子吾”,《史记》作“太子昭”,“太子吾”系“太子昭”之误;至于秦仲,本是周宣王时人,且在讨伐西戎的战争中战死。护送平王东迁的应是秦仲之孙襄公(参见《史记•秦本纪》)。

    第三,153页说“公元前391年,魏与三晋联合伐楚”云云。“三晋”就是指“魏、赵、韩”三国,此点,教材编撰者恐怕不会不知道吧?如此,出现“魏与三晋”之错误笔者以为实在是过于离谱了。

    第四,155页:“公元前301年,齐国联合韩、魏攻楚,在泚水边上的垂沙大败楚军,迫使楚国屈服。还有一件事是灭宋:齐败楚后,赵国‘结秦连宋’,形成秦、赵、宋集团与齐、魏、韩集团互相对峙的局面,两个集团谁也不能压倒对方。齐、秦两强为了不受对方干涉,放手进攻临近国家,便主动由对抗走向和解。到公元前288年,齐湣王接受秦昭王的倡议,齐、秦同时称帝,齐为东帝,秦为西帝。齐、秦并尊为帝以后,秦向三晋发动了大规模进攻,齐则于公元前286年攻灭宋国。”

    对于教材此段之叙述,有几点需要澄清。首先,公元前301年的败楚之战,实是秦国联合齐、韩、魏三国攻楚,而非“齐国联合韩、魏攻楚”。战争缘起是在秦国为质的楚国太子杀死了秦国大夫逃回楚国而触怒秦国。教材在此处可能是将公元前303年的对楚战争与前301年的攻楚之战混淆了。前303年,确实有齐、韩、魏三国因为楚国违背合纵之约而联合进攻楚国。当时,楚国迫于三国联军的压力,不得不把太子送到秦国为质,请来秦国的救兵以解三国联军之围。此后,由于为质于秦国的楚国太子急于回国,杀死了秦国大夫逃回国内,由此便成为前301年秦国联合齐、韩、魏三国攻楚的导火索。其次,文中赵国“结秦连宋”的出处,文下注明是《孟子•梁惠王下》。然通览《孟子》此章,并无“结秦连宋”这四个字!所以此注是个误注。既然此注是误注,那么赵国“结秦连宋”是否实有其事呢?按照教材所说,赵国“结秦连宋”是在“齐败楚后”,即在公元前301年以后。但是,对照《史记》与《通鉴》的记载,并无任何史实能够反映这一点。相反,“齐败楚后”的第五年(前296年),倒是有三晋与齐、宋五国联合攻秦的记载(参见《通鉴》卷四)。由此,再联系“结秦连宋”的查无实注,则教材中所谓“赵国‘结秦连宋’,形成秦、赵、宋集团与齐、魏、韩集团互相对峙的局面,两个集团谁也不能压倒对方”之说无法不让人怀疑其真实性。第三,对于此段中“齐、秦两强为了不受对方干涉,放手进攻临近国家,便主动由对抗走向和解。到公元前288年,齐湣王接受秦昭王的倡议,齐、秦同时称帝,齐为东帝,秦为西帝。齐、秦并尊为帝以后,秦向三晋发动了大规模进攻,齐则于公元前286年攻灭宋国”的论说,笔者亦不敢苟同。如果按照教材的说法,我们可以理解为:齐、秦两强由对抗走向和解,其标志性事件便是齐国接受秦国的倡议同时称帝;齐、秦称帝后,秦国便可以放手进攻三晋,齐国放手攻灭宋国了。当时政治、军事形势果真如此吗?公元前288年,秦昭王在宜阳自称西帝,并派人尊齐湣王为东帝。但是齐湣王最终听取了燕国说士苏秦的建议取消了帝号,秦昭王为此也不得不取消了帝号。则秦、齐称帝的时间前后仅有三个月时间。那么此次短暂的称帝之事是否就代表着秦、齐二国由对抗走向和解,秦便放手“向三晋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呢?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也就在称帝之事后的次年(前287年),在苏秦和赵国李兑的策划下,山东五国便组织了自公孙衍之后又一次大规模的合纵攻秦行动。如此,则教材中的“齐、秦并尊为帝以后,秦向三晋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的说法显然严重违背于当时的实际。

    第五,155页:“燕昭王看到复仇的时机终于到来,于公元前284年,联合秦、楚、三晋大举攻齐。燕出动全国兵力,以乐毅为上将军攻入齐都临淄,乘胜进军,攻下70余城,除莒和即墨外,齐国的郡县全部被燕国占领。乐毅率兵攻齐,苏秦的真面目暴露,被齐湣王处死,而齐国的败局不可挽回。这时齐湣王又被齐人淖齿杀死,齐国几乎灭亡。”

    按此处有两个问题。其一,以教材燕国“联合秦、楚、三晋”的说法,公元前284年燕国发动的复仇之战,是六国攻齐。而事实上楚国在战争之前也只是表面上答应联合攻齐,然在战争之初并没有派出军队。因此,此次战争只能视为“五国攻齐”。及至战争进入后期,乐毅率领的燕国军队已攻下齐国大部分土地时,楚国“使淖齿将兵救齐,因相齐湣王。”(《史记•田敬仲完世家》)楚国派兵竟然是救援齐国的。当然,楚国此举实为以救援为名而坐收渔翁之利。不久淖齿杀死齐湣王,夺取齐国淮北之地便说明了这点。说到这里,此段中的第二个错误便十分明显了,即杀死齐湣王的淖齿是楚国人,而非齐国人。

    第六,157页:“公元前258年燕攻赵失败,赵国接着连年围燕,十年间燕、赵战争不息。……公元前249年赵、楚、魏、韩、燕五国合纵攻秦,齐独不参与。这最后一次合纵抗秦战争失败后,荆轲受燕太子丹派遣去刺杀秦王政,格斗于秦国朝廷而死,成为六国悲剧命运的象征。”

    按,此段中又可谓错误连属。首先,公元前258年正是秦国兵围赵国都城邯郸之年,根本不存在燕国攻赵之事,燕国攻赵国实际上是在公元前251年。其次,战国连横合纵之事,由于原始典籍记载不详,甚至存在混乱错谬的地方,今天要想完全弄清楚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虽然如此,但是对于最后一次合纵,历史学界皆有统一的认识,那就是在公元前241年,由赵国庞煖组织的五国合纵。教材中说是公元前249年,显然是错误的。奇怪的是,教材正文虽然是错误的,但是其附录《夏商周春秋战国大事表》却正确表述为:“公元前241年,赵庞煖组织最后一次赵、楚、魏、燕、韩五国合纵攻秦,被击退。楚迁都寿春。”再者,教材中“这最后一次合纵抗秦战争失败后,荆轲受燕太子丹派遣去刺杀秦王政”云云,如果不熟悉先秦历史的人读到此处,一定会以为“最后的合纵之战”和“荆轲刺秦王”是连续发生的,有着密切联系的两个历史事件。其实,荆轲刺秦王之事是在公元前227年(秦始皇二十年),距离最后一次合纵攻秦的前241年,后先间隔十四年之久。

    我们注意到,教材的前言曾交代了当初编写该教材所遵循的六个原则,其第五个原则是:“叙述务必基于准确的材料,依据具有科学性同时又为学术界所公认的成果,文字叙述简洁明白。”敢问这本教材遵循这一原则了吗?作为教材,最重要的前提就是其内容的科学性,历史教材内容的科学性最重要者莫过于史实叙述的准确性。而《中国历史•先秦卷》作为一本“教育部‘高等教育面向21世纪教学内容和课程体系改革计划’的研究成果,是面向21世纪课程教材和教育部历史学科‘九五’规划教材,普通高等教育‘九五’国家级重点教材。”在史实方面出现了这些错误,实在令人费解!
       
    下面再来说说教材中两处值得商榷的地方。

    其一,本书之第二编的第七章题目为“商周的宗教思想”。本章分为三节:第一节为“商周宗教思想的发展”,第二节为“《洪范》与《周易》”,第三节为“西周末年宗教思想的动摇”。值得商榷的是第二节。从此章三节的标题来看,第二节从标题看便显得十分突兀;从此节的实际内容来看,又极少有阐发《洪范》与《周易》宗教思想的内容,而内容重点则是阐述二者所包含的朴素唯物主义和辨证法思想。既然如此,教材有没有必要将《洪范》与《周易》放在“商周的宗教思想”这一章中来介绍呢?

    其二,第二编的第八章的第三节为“散文与诗歌”,此节中的第一个专题名为“《尚书》”。在此专题中,教材依次介绍了尚书中的《虞书》、《夏书》、《商书》、《周书》四部分内容。然在介绍第四部分《周书》之后,教材在没有做任何说明的情况下,突然话锋一转说:“《逸周书》也有西周的作品。”如果对历史文献比较熟悉的人来说,读到此处可能会知道《逸周书》是指另一本书,而对于一般的读者,这样的叙述方式极有可能让人误认为《逸周书》也是《尚书》的一部分。另外,在此专题中有的引文尚与原文献不完全符合。如教材中的“若颠木之有蘖”,应为“若颠木之有由蘖”,“余若观火”应为“予若观火”。引文应完全尊重原文献才是,这种引文中漏字,与原文不符的情况是否也是不严谨的一种表现呢?

    《中国历史》是一套多卷本的教材。其“秦汉魏晋南北朝卷”(第二卷),武汉大学何德章教授已经专文提出批评。在此笔者不避超出话题的嫌疑,附带举出第二卷中的两个小问题,以作为何德章教授《中国历史•秦汉魏晋南北朝卷》一文的补充。其一,教材在叙述史实过程中,使用了大量“据说”一词,甚至一页之中出现两次。众所周知,“据说”一词是一种很不肯定的说法。那么教材在叙述史实时使用那么多的“据说”一词,意在说明什么呢?难道这是教材编撰者对待历史文献记载的态度!其二,教材的第155页在解释曹魏的“九品官人法”时说:“这一方案的内容,是以著姓世族为各州郡的州都与大中正、中正,使其执掌搜荐人才之事,以帮助中央政府诠选官员。各州大中正与各郡中正依据管区内人物的品行,定为上上、上中、上下、中上、中中、中下、下上、下中、下下九品。中正有权进退,或者以五品升六品,以四品升五品,或者自五品退六品,自六品退七品。中央政府选用官员,就是根据中正的‘品状’来定的”。对于划线部分的文字,读者看了是否会和笔者一样犯糊涂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