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3月31日

    龔鵬程:大陸國學熱潮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2170610.html

    龔鵬程网站

             昨夜由成都返,虹影恰好也在成都,遂同去機場。虹影與趙毅衡夫婦,本來我在籌辦佛光文學所就想邀聘,後來因故趙先生無法來台,令我抱憾,不意在此遇著,甚喜。

            回北京,即趕去與陳曉林碰頭。他休假來北京小住,故約了卜鍵、劉國輝等同聚。卜鍵兄等乃大陸武俠文學會骨幹。昔年馮其庸牽頭,群為金庸批點其小說,不料金庸對其評價另有期待,頗不滿意,彼此竟交惡,幾乎對簿公堂。因此說起金庸近日行程,例如重訂本《神雕俠侶》等,均無好評,只說找一天約馮先生來吃飯罷。

            今早則因人民大學國學院要開張,故人大絕早便派人來接。去了後,為國學院新生講「國學之性質與方法」,講畢,下午才舉行揭牌開張典禮。

            國學院由馮其庸先生任院長,聘季羨林、何茲全、葉嘉瑩、任繼愈、饒宗頤諸老宿為顧問,聘湯一介、龐樸及我等為專家委員會委員,下再聘若干人等來助拳。開幕儀式之隆重,在大陸各高校歷史上得未曾有,企業贊助也很熱烈,令人對大陸社會之國學熱,深有體會。

            因會議,才得見著葉嘉瑩先生,先生八十二了,但神采清健,類六十許人。我來大陸,還是第一次與之相見。想起日前一位朋友轉述王基倫曾在課堂上感慨葉先生最終不留在台灣而選擇了來大陸,如今龔某人也去了大陸云云,不覺莞爾。但葉先生說她明年仍會回去幾個月的,特此預告。

            國學院開辦,而以馮先生為院長,不少人是有意見的。有人就說:「馮先生只長於紅學,這是辦紅學院,還是辦國學院吶?」我說,老兄有所不知------

            大陸自九十年代起,就出現了所謂的國學熱。北京大學開辦了國學研究單位,並招收了號稱大師班的實驗班。基本設想,是想打通文史哲專業科系的局限,恢復中國古代「通人」甚或通儒式的教育模式,培養國學人才。其他南京大學、武漢大學等各名校也多有同類之試驗,成效不一,迄今亦未聞真陶鈞出什麼國學大師來,但但此類試驗不少衰。一方面是仍有許多學校跟進,例如今年北京首都師大就開辦了非師範性的國學實驗班;另一方面是大家覺得這些班沒培養出大師來,並不表示此一方向或理想不可行,而是到大學才開始栽培已嫌太晚,故此等通人大儒之養成還應提前紮根,從更小的孩子做起。因此國學大師教育駸駸乎乃有向下發展之趨勢。

            今年人民大學又開辦了國學院,這個國學的話題自然更加熱鬧了。不少自命通達之士,對此現象並不甚以為然,腹誹謔評,或竟去網上撰文批評,殊不罕見。但十五年來,國學熱不唯未退燒,反而越燒越似具有正當性,早已成為大陸之重要文化現象,弗可漠視,亦非譏議反對所能奏效,卻是反對者必須要認清的。

            大陸現今社會文化領域概可分為三大塊。一塊是「秀」的文化,亦即是時尚、流行、表現自我、敢現愛現。為了要現,化粧、美容、雕塑、健身、華服、轎車、豪宅、首飾、名牌等等自不在話下,吃喝玩樂,亦須盡情表現。第二塊是錢的文化,與前者著重於消費不同,此處重在如何賺錢。於是投資、理財、炒股、買樓、抽獎、上MBA、講人際關係學、看財經企管節目等,亦不在話下。除了這兩大類之外,就是文化的文化,亦即聊文化、侃文化、玩文化、做文化的文化。雖然做文化的,做出來之文化大抵仍是用來秀或用來賺鈔票,但操作著的,畢竟總是文化的內涵的、文化的事務,非流行時尚大眾消費及營銷企管可比,故可獨成一域。

            不過,做文化玩文化談文化的,又有什麼可談可玩的呢?

            馬列毛那一套,不要說在文化界學術界站不住腳,就是現在共黨正如火如荼地推動著的「保持共產黨員先進性教育」,也不再談那一套了。資產階級自由主義,亦久矣不復新鮮,且經九十年代中與新左派幾場鏖戰下來,在學界文化界勢力日蹙。社會上又因承平日久,人民貪圖經濟富裕的生活,對民主不民主,並不那麼在意,是以自由主義也無啥可說,至於歐美新思潮,現代化理論,乃是八十年代的熱潮;九十年代以後,流行過一大陣子後現代。如今則是後現代之後,正不知該談什麼的時期。

            在這種情況下,你說,不回來談國學,還能談什麼呢?

            國學,在晚清,具體內涵其實是指經學。因此絕沒有一個弄詩詞戲曲的人會被稱為國學大師。到了五四以後,國學就變成了史學,胡適傅斯年所謂「整理國故」,均是將國故視為史料而整理之,史學家錢穆也寫過一冊《國學概論》。如今呢?國學也者,範圍指涉大異於前,實只是中國學問之概稱。中國固有之學問,如經學、宋明理學、佛教、道教、孫子兵法、詩詞歌賦,固然都可列入國學之林,就是中國學人文化人想要發展成具有「中國性」、「中國特色」的學問,亦都可以號稱為國學。

            如此一來,國學就大可供喜歡玩文化談文化的人馳騁了。社會上與國學相關的文化活動,包括兒童讀經(其實是讀各種文化典籍,甚或包含學古琴琵琶等才藝)、文化講座、書院(其實就是私人文化講座或講會)、禪修、雅集、茶舍、中國風服飾制銷、中國風油畫水墨搖滾等。學界中號稱國學或新國學的刊物裡面,也是什麼都有,敦煌、考古、民俗、現代文學、比較文學……靡不可見。

            這時,若腦子裡仍是晚清那時的國學觀,以為現今講國學就是要恢復那「窮治語言文字以通經學」的學風,可就大錯特錯了。現在大陸上講國學,只是在文化及信仰空虛的情況下,回歸文化母體,想重建文化主體性而已。

            此等文化的心理需求,又是與大陸政治經濟發展相應的,大陸目前整體感覺是自己已經「和平崛起」了,民族自信心及文化自豪感隨之增強不少,人窮時,總是怨天恨地嫌娘醜;一旦發達了,就不免敬宗孝祖、建祠堂、修家譜,大陸目前正是如此。再說,一個自命已然和平崛起的大國,在學術文化上沒有一點自己的貨色,光靠稗販洋人的東西,像話嗎?此所以非講講傳統文化,非昌復國學不可也。

            今年,大規模舉行祭孔。北大、人大及四川大學又都不約而同地在編《儒藏》。四川大學進度最快,但北大最會宣傳,在李敖的演講會上,以精華版《儒藏》送給了李敖。那個畫面,不知有多少人注意到了它的意義。什麼意義?北大原本是以五四新文化運動見重的學府,昔年倡議西化、打倒孔家店、拋開線裝書的這個學校,如今卻以重編《儒藏》來介紹自己。把這套書送給以講「全盤西化」起家的李敖,更是耐人尋味。時代真是不同了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