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3月19日

    张求会辑录:陈寅恪手批《宋诗精华录》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2096064.html

    2004年12月,承友人梁基永君慷慨相赠,笔者有幸获得一份陈寅恪先生为《宋诗精华录》所作批语的复印件。据介绍,原书系陈寅恪先生曾经藏阅之物,几经辗转,现归沪上某藏家。《宋诗精华录》四卷,线装一册,是陈衍编选、点评的宋诗合集,商务印书馆民国二十六年七月初版。陈寅恪先生手批本,则为民国二十七年五月再版本。梁君所赠复印件,一共23页。开篇陈衍自叙右下方、正文卷一首页右下方,各钤有“陈寅恪印”隶书阳文章一枚,与三联书店版《陈寅恪集》扉页及插页书影的名章完全一致。分散于各卷(含卷首序言)的批语共计19条,为上海古籍版《陈寅恪文集》、三联书店版《陈寅恪集》所失收,批语均以毛笔写就,统书于书眉。批语原文,笔墨深浅不一,润枯各异,且多有涂改圈删之处。批注时间,约在1938年5月至1944年11月中旬之间(盖为此批注时,仍能作蝇头小楷,目力应尚敷读写之用)。[①]

    第一条 原文(见卷首,页一):

    陈衍:叙

     孟轲氏有言曰:“由汤至于武丁,贤圣之君六七作。”又曰:“武丁朝诸侯,有天下,犹运之掌也。”《诗·车攻》小序云:宣王能“内修政事,外攘夷狄,复文武之境土;修车马,备器械,复会诸侯于东都”。此言殷、周二代之中兴也。其事虽大,可以喻小。诗文之中兴,何莫不然?清袁简斋,文人之善谑而甚辩者也。有数人论诗,分茅设蕝,争唐、宋之正闰,质于简斋。简斋笑曰:“吾惜李唐之功德,不逮姬周,国祚仅三百年耳。不然,赵宋时代,犹是唐也。”由斯以谈,唐诸大家,譬如殷之伊尹、仲虺、伊陟、巫咸,周之周公、太公、召公、散宜生、南宫适;宋诸大家,譬如殷之甘盘、傅说,周之方叔、召虎、仲山甫、尹吉甫矣。然吾之选宋诗,抑有说焉。《虞书》曰:“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八音克谐,无相夺伦。”伦理也。孟子所谓“始条理”、“终条理”也。《虞书》又曰:“戛击鸣球、搏拊、琴瑟以咏”,“下管鼗鼓,合止柷敔,笙镛以间。”故《礼》曰:“歌者在上,匏竹在下,贵人声也。”《诗》曰:“鼗鼓渊渊,哕哕管声,既和且平,依我磬声。”盖声音之道,由细而大,戛击鸣球,所以作止乐。总言之也,合止柷敔,所以合乐止乐。终言之也,土木与石皆声音之细者。若琴瑟、下管、鼗鼓、笙镛,则丝竹金革,悠扬铿锵鞺鞳,皆声音之由细而渐大也。《关雎》之诗曰:“琴瑟友之”、“钟鼓乐之”,《鹿鸣》之诗曰:“鼓瑟吹笙”、“吹笙鼓簧”,又曰:“鼓瑟鼓琴”,无用柷敔者,而合乐则不废柷敔,故长篇诗歌,悠扬铿锵鞺鞳者固多,而不无沈郁顿挫处,则土木之音也。然如近贤之祧唐宗宋,祈向徐仲车、薛浪语诸家,在八音率多土木,甚且有土木而无丝竹金革,焉得命为“律和声、八音克谐”哉!故本鄙见以录宋诗,窃谓宋诗精华乃在此而不在彼也。丁丑初夏,石遗老人书。

    寅恪先生批语:此數語有所指。其實近人學宋詩者,亦非如石遺所言,大抵近體較佳,七律尤勝,烏睹所謂“僅有土木而無絲竹者”耶?石遺晚歲頗好與流辈爭名,遂作此無的放矢之語,殊乖事實也。

    求会谨按:此批书于篇末三行之眉首,显系针对“然如近贤之祧唐宗宋”数语而发,各句句末(“宋”、“家”、“木”、“革”、“哉”、“诗”、“也”凡七字)原有寅恪先生所加墨圈。批语共计两条,墨迹前淡后浓。

    第二条 原文(见卷一,页一):

    帝显:在燕京作

    寄语林和靖,梅花几度开?黄金台下客,应是不归来。

    【陈衍原评】末五字凄黯。宋诸帝皆能诗,然舍仁宗“地有湖山美,东南第一州”十字,语多陈腐,无能如唐玄宗者。此首可兄事唐文宗之“辇路生秋草,上林花满枝”,殆所谓愁苦易好欤?

    寅恪先生批语:此詩疑是僞讬。若果僞讬,則評語殊無謂矣。

    第三条 原文(见卷一,页二):

    郑文宝:阙题

    亭亭画舸系寒潭,直到行人酒半酣;不管烟波与风雨,载将离恨过江南。

    【陈衍原评】案:此诗首句一顿,下三句连作一气说,体格独别。唐人中惟太白“越王勾践破吴归”一首,前三句一气连说,末句一扫而空之。此诗异曲同工,善于变化。

    寅恪先生批语:此詩首句及第二句爲一節,第三句、第四句爲一節,並非第二、三、四句“連作一氣說”也,何謂“體格獨別”耶?

    第四条 原文(见卷一,页九):

    欧阳修:丰乐亭小饮

    造化无情不择物,春色亦到深山中。山桃溪杏少意思,自趁时节开春风。看花游女不知丑,古妆野态争花红。人生行乐在勉强,有酒莫负琉璃钟。主人勿笑花与女,嗟尔自是花前翁。

    【陈衍原评】第六句写得出。第五句以太守而说游女之丑,似未得体,当有以易之。

    寅恪先生批语:此處所謂“醜”,即“古妝野態”之意,雖出自太守之口,本無“得體”與“不得體”之問題也。

    第五条 原文(见卷一,页一三):

    梅尧臣:悼亡三首

    结发为夫妇,于今十七年。相看犹不足,何况是长捐?我鬓已多白,此身宁久全?终当与同穴,未死泪涟涟。

    【陈衍原评】与放翁之“此身行作稽山土”皆从《毛诗》来。

    每出身如梦,逢人强意多。归来仍寂寞,欲语向谁何?窗冷孤萤入,宵长一雁过。世间无最苦,精爽此消磨。

    【陈衍原评】末韵即“荀奉倩神伤”之意。

    从来有修短,岂敢问苍天?见尽人间妇,无如美且贤。譬令愚者寿,何不假其年?忍此连城宝,沉埋向九泉。

    【陈衍原评】情之所钟,不免质言。虽过,当无伤也。案:潘安仁诗,以《悼亡三首》为最。然除“望庐”二句、“流芳”二句、“长簟”二句外,无沈痛语。盖熏心富贵,朝命刻不去怀,人品不可与都官同日语也。

    寅恪先生批语:元微之亦“薰心富貴”之人,其《遣愁懷三首》卻極沈痛。又,“高情自古《閒居賦》,誰信安仁拜路塵”,不知石遺老人將何以釋元裕之之疑?石遺老人之最賞此數詩,殆有所感。昔沈乙厂謂“石遺《蕭閒堂詩》,可作倫理教科書讀”,亦極盡賛美之詞矣。

    求会谨按:陈衍之妻萧道管(1855-1907),“素善钩稽,喜考据之学。成《说文重文管见》一卷,《〈列女传〉集解》十卷,《萧闲堂札记》四卷,《然脂新话》三卷,《平安室杂记》一卷,遗诗、文、长短句各一卷”。 “中年取山谷老人语,颜所居曰‘戴花平安室’”,“晚复取《真诰》语,颜其堂曰‘萧闲’”。(陈衍《先室人行述》,见《石遗室文集》卷二)萧氏卒后,陈衍为作《行述》及五言长律《萧闲堂诗三百韵》。

    第六条 原文(见卷二,页二):

    王安石:明妃曲二首

    明妃初出汉宫时,泪湿春风鬓脚垂。低徊顾影无颜色,尚得君王不自持。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一去心知更不归,可怜着尽汉宫衣。寄声欲问塞南事,只有年年鸿雁飞。家人万里传消息,好在毡城莫相忆。君不见咫尺长门闭阿娇,人生失意无南北。

    【陈衍原评】“低徊”二句,言汉帝之犹有眼力,胜于神宗。“意态”句,言人不易知。“可怜”句,用意忠厚。末言君恩之不可恃。

    明妃初嫁与胡儿,毡车百两皆胡姬。含情欲说独无处,传与琵琶心自知。黄金捍拨春风手,弹看飞鸿劝胡酒。汉宫侍女暗垂泪,沙上行人却回首。汉恩自浅胡自深,人生乐在相知心。可怜青冢已芜没,尚有哀弦留至今。

    【陈衍原评】“汉恩”二句,即“与我善者为善人”意,本普通公理,说得太露耳。二诗荆公自己写照之最显者。

    寅恪先生批语:歐陽永叔《居士集》卷八《和介甫〈明妃曲〉》二首皆仁宗嘉祐四年所作,即介甫原詩亦作於嘉祐之確證。其時神宗未爲君,介甫未爲相,“低徊”二句何得謂“漢帝之勝於神宗”?“漢恩”二句亦何得有“與我善者爲善人”意?故說詩而不攷史,未有不流爲臆說者也。神宗生於慶曆八年,介甫作《明妃曲》時在嘉祐四年,神宗年十二歲,英宗尚未繼統,更何可以漢帝比神宗耶?介甫在嘉祐四年直集賢院,年三十九歲。至熙寧二年,年四十九歲,始參知政事。其作宰相與作《明妃曲》之時間相距,至少有十年之久也。

    第七条 原文(见卷二,页六):

    王安石:六言绝句二首

    柳叶鸣蜩绿暗,荷花落日红酣。三十六陂春水,白头相见江南。

    二十年前此地,父兄持我东西。今日重来白首,欲寻旧迹都迷。

    【陈衍原评】绝代销魂,荆公诗当以此二首压卷。东坡见之曰:“此老,野狐精也。”遂和之。又句云:“崇桃兮炫昼,积李兮缟夜。”写桃李得未曾有。余尝言“荆公诗有《世说》所称谢征西之妖冶”,沈子培极以为然。荆公功名士,胸中未能免俗,然饶有山林气。相业不得意,或亦气机相感邪!

    寅恪先生批语:三十年前,寅曾見鄭海藏誦此詩,嘆賞不已。石遺此評,亦當日所謂“同光體”詩人之公論也。荊公斷不可謂之“俗人”,若以其曾作宰相,遂謂爲“未能免俗”,作此論者真可謂俗矣!

    第八条 原文(见卷二,页一九):

    苏轼:送安惇秀才失解西归

    旧书不厌百回读,熟读深思子自知。他年名宦恐不免,今日栖迟那可追。我昔家居断还往,著书不复窥园葵。朅来东游慕人爵,弃去旧学从儿嬉。狂谋谬算百不遂,惟有霜鬓来如期。故山松柏皆手种,行且拱矣归何时。万事早知皆有命,十年浪走宁非痴。与君未可较得失,临别唯有长嗟咨。

    【陈衍原评】一片忠告,岂已略知章之为人乎?

    寅恪先生批语:安處厚,亦與章子厚同列名《宋史·姦臣傳》。此評殆誤以安處厚當章子厚。豈偶爾筆誤耶?

    第九条 原文(见卷二,页二二):

    苏辙:与兄子瞻会宿二首

    逍遥堂后千章木,长送中宵风雨声。误喜对床寻旧约,不知飘泊在彭城。

    秋来官阁凉如水,别后山公醉似泥。困卧纸窗呼不起,风吹松竹雨凄凄。

    寅恪先生批语:同叔佳詩頗多,何以僅錄此二絕?殆即就《東坡詩注》隨鈔二首耶?若果如此,殊可謂草率矣!

    第十条 原文(见卷二,页二三):

    黄庭坚:醇道得蛤蜊,复索舜泉。舜泉已酌尽,官酝不堪,不敢送

    青州从事难再得,墙底数樽犹未眠。商略督邮风味恶,不堪持到蛤蜊前。

    【陈衍原评】古者送人物,必以一物居前。弦高以牛十二犒师,先以乘韦是也。末句谓酒恶不堪送,否则“前”字趁韵矣。世有以趁韵藉口于山谷者,真令人齿冷也。

    寅恪先生批语:《石遺先生談藝錄》謂:“鄭海藏詩,一篇中只有一二佳句,餘皆趁韻。”疑“世有以趁韻藉口於山谷”之語即指海藏言也。

    求会谨按:黄曾樾所辑《陈石遗先生谈艺录》,录石遗评语作:“郑海藏诗,一首往往有一二韵极佳者,其余多趁笔。”

    第十一条 原文(见卷二,页二四):

    黄庭坚:次韵子瞻武昌西山

    漫郎江南栖隐处,古木参天应手栽。石坳为尊酌花鸟,自许作鼎调盐梅。平生四海苏太史,酒浇不下胸崔嵬。黄州副使坐闲散,谏疏无路通银台。鹦鹉洲前弄明月,江妃起舞袜生埃。次山醉魂招仿佛,步入寒溪金碧堆。洗湔尘痕饮嘉客,笑倚武昌江作罍。谁知文章照今古,野老争席渔争隈。邓公勒铭留刻画,刳剔银钩洗绿苔。琢磨十年烟雨晦,摸索一读心眼开。谪去长沙忧服入,归来杞国痛天摧。玉堂却对邓公直,北门唤仗听风雷。山川悠远莫浪许,富贵峥嵘今鼎来。万壑松声如在耳,意不及此文生哀。

    【陈衍原评】并子瞻于次山,付诸一慨,此时境地同也。“鼎来”句不免世故周旋。

    寅恪先生批语:哲宗初政,東坡諸人彈冠相慶,“鼎來”句是道當時實情,而非“世故周旋”也。

    第十二条 原文(见卷二,页二八):

    黄庭坚:书磨崖碑后

    春风吹船著浯溪,扶藜上读《中兴碑》。平生半世看墨本,摩挲石刻鬓成丝。明皇不作苞桑计,颠倒四海由禄儿。九庙不守乘舆西,万官已作乌择栖。抚军监国太子事,何乃趣取大物为?事有至难天幸尔,上皇跼蹐还京师。内间张后色可否,外间李父颐指挥。南内凄凉几苟活,高将军去事尤危。臣结《舂陵》二三策,臣甫《杜鹃》再拜诗。安知忠臣痛至骨,世上但赏琼琚词!同来野僧六七辈,亦有文士相追随。断崖苍藓对立久,冻雨为洗前朝悲。

    【陈衍原评】此首音节甚佳,而议论未是。

    寅恪先生批语:此詩議論甚是,造語亦玅,何止“音節佳”也?石遺亦以易安居士《浯溪碑詩》議論不合,棄而不錄,同一誤解。

    第十三条 原文(见卷二,页二九):

    黄庭坚:山谷摘句图

    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登快阁》)  平生几两屐,身后五车书。(《咏猩猩毛笔》)  有子才如不羁马,知公心是后凋松。(《和高仲本〈喜相见〉》)  行要争光日月,诗须皆可弦歌。(《再赠子勉》)  饱吃惠州饭,细和渊明诗。(《跋子瞻〈和陶诗〉》)  公如端为苦笋归,明日青衫诚可脱。(《次韵子瞻〈春菜〉》)  春去不窥园,黄鹂颇三请。(《晚春》)  水远山长双属玉,身闲心苦一舂锄。(《池口风雨留三日》)  夜听疏疏还密密,晓看整整复斜斜。风回共作婆娑舞,天教能开顷刻花。(《咏雪》)  人间风日不到处,天上玉堂森宝书。(《双井茶送子瞻》)  管城子无食肉相,孔方兄有绝交书。(《戏呈孔毅父》)  未生白发犹堪酒,垂上青云却佐州。(《次王定国扬州见寄》)  张侯哦诗松韵寒,六月火云蒸肉山。(《戏和文潜》)  人间化鹤三千岁,海上看羊十九年。(《观翰林公出游》)

    寅恪先生批语:白樂天詩(汪本《後集》卷十七)《池上寓興》二絕之一:“水淺魚稀白鷺饑,勞心瞪目待魚時。外容閒暇中心苦,似是而非誰得知。”史容注《山谷外集》八《池口風雨留三日詩》,於此句僅引《爾雅》及皮日休詩,未能得其出處也。

    求会谨按:“身闲心苦一舂锄”一句,有寅恪先生圈点墨迹。再按:“汪本”即后录第十六条批语所云“汪立名本”,俱指清人汪立名所编《白香山诗集》,陈寅恪先生《元白诗证史讲义》、《元白诗笺证稿》均以此为底本。

    第十四条 原文(见卷二,页三八):

    孔平仲:代小子广孙寄翁翁

    爹爹来密州,再岁得两子。牙儿秀且厚,郑郑已生齿。翁翁尚未见,既见想欢喜。广孙读书多,写字辄两纸。三三足精神,大安能步履。翁翁虽旧识,伎俩非昔比。何时得团聚,尽使罗拜跪。婆婆到辇下,翁翁在省里。大婆八十五,寝膳近何似?爹爹与奶奶,无日不思尔。每到时节佳,或对饮食美,一一俱上心,归期当屈指。昨日又开炉,连天北风起,饮兰却萧条,举目数千里。

    【陈衍原评】学卢仝体,而去其钩棘字句。

    寅恪先生批语:《唐語林》謂“元和之風尚怪”(出《國史補》),昌黎、玉川皆尚奇好怪者。此當指思想言,不僅目其鈎章棘句。觀毅父此詩,思想與玉川不類,似非學其詩體也。

    第十五条 原文(见卷三,页一三):

    周必大:腊旦大雪,运使何同叔送羊羔酒,拙诗为谢

    未雪冰厨己击鲜,雪中从事到君前。浅斟未办销金帐,快泄聊凭药玉船。醉梦免教园踏菜,富儿休诧馔罗膻。烂头自合侯关内,何必移封向酒泉?

    【陈衍原评】益公诗喜次韵,喜用典,盖达官之好吟咏者。

    寅恪先生批语:此語殆因張廣雅或樊樊山而發。其實達官作詩不必“喜用典”,尤不必“喜次韻”也。

    求会谨按:“或樊樊山”四字,自行增补于右侧。

     ①宋人原诗(含卷首陈衍自叙)统以仿体排版。陈石遗所作评语,加添“【陈衍原评】”字样,亦用仿体付排。陈寅恪先生眉批,均以繁宋体排印。辑者添加的按语,则以楷体赘后。为尊重陈寅恪先生生前愿望,根据陈美延女士的要求,文中陈寅恪先生所作批语均以繁体排印。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