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2月14日

    王雨霖:《辽东诗坛》所载叶德辉死事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921883.html

    《书屋》2006-1

        《书屋》杂志曾先后发表过《叶德辉之死》、《是是非非叶德辉》等文章,使人深受启发,但也留下了一些遗憾。现将我所发现的几则史料披露如下,或许能补前两文之不足。

        《辽东诗坛》创刊于1924年10月,主编为日本人田冈正树(字淮海),月刊,线装,长三十二开,诗人如陈三立、郑孝胥、樊增祥、陈宝琛、陈衍、黄节等,学者如王国维、康有为、梁启超、章太炎等,书画家如吴昌硕、张大千、齐白石等,以及段祺瑞、吴佩孚、于右任、汪精卫、戴季陶等政要均有诗作揭载。1925年6月第六号开设《著述绍介》专栏,首篇评介的是叶德辉《说文读若字考》,作者为日本汉学家松崎鹤雄(1867~1949)。松崎鹤雄1910年往长沙拜叶德辉为师,1920年起任职于满铁大连图书馆。

        叶德辉1927年4月在长沙被杀,松崎鹤雄当即撰写《叶德辉传略》,发表在《辽东诗坛》第二十三号(1927年5月)上,第二十四号还刊登了《叶郋园殁后之消息》。这两篇文章对研究叶德辉大有裨益,而世无知者——《辽东诗坛》传世颇稀,故转录于此(原文无句读)。

    叶德辉传略

        叶德辉,字焕彬,号郋园,湘潭人,光绪乙酉科本省乡试举人,壬辰科进士,授吏部主事。中国故重科第,而科第尤以翰林、吏部为清要之选。明以来,文称台阁体,盖朝廷典章铨选所从出。居是官者,率自矜贵。郋园观政未一年,拂衣归隐。其先世自祖以上,本江苏人,江苏叶姓为华族,自宋叶梦得,元叶颙,明叶盛,清叶树莲、叶林宗、叶方蔼、叶奕苞、叶燮,皆以藏书、著作名重当时。郋园家雄于财,少承庭训,又多先世遗书,朝夕披吟,遂精考据之学。湖南人士言儒学最晚,远者祖濂溪周氏,阐明性理;近则王船山一派,以议论解经,略参古训;迨邹汉勋、魏源、曾国藩、周寿昌出,与江南人士往来,遂变其学,然不尽宗汉法也。郋园家富楹书,所藏多江浙经师遗集,故其为学与诸老不同。同治、光绪中,湖湘文学士多游郭嵩焘、王闿运之门,郋园笃守家学,未尝一执雁焉。幼好汉许慎《说文》,以许所居里在汝南之郋地,因自号“郋园”,以志私淑。又号“丽”,取《说文》“丽闿明”之义,颜其藏书楼。尝为说,以“丽”即“离娄”之转声,“  ”与“楼”又通用。其笃嗜小学如此。平生著书极富,以《说文解字故训》为最精博。舟车行旅,必以书目数帙相随。凡所藏官私目录,大都墨涂朱校,考辨授受源流。其自藏书,编《观古堂书目》四卷,折衷汉、隋两《志》,损益古今。收藏书画、古器、泉币,游历湖南者皆得见之。所著《郋园书画题跋记》六卷,兼赏鉴考订二事之长。泉币之富,则见所著《古泉杂咏》四卷。又著《消夏百一诗》二卷,专论所藏明清两朝闻人字画、折扇。二书均刊入《观古堂全书》。近著有《藏书十约》一卷、《游艺巵言》二卷,自述收藏之甘苦,欲以昭示来学也。郋园大而经史四部,小而词曲,无书不购,无学不通。东京盐谷温从之间曲二年,于南北曲剧之变迁、声律雅俗之分辨,手书口授,语焉必详。家有梨园部,承平歌舞,游客恒得饫闻。辛亥鄂变后,不免有“子弟散如烟”之恨矣。所著刻书曰《观古堂所著书》、《观古堂汇刻》、《丽丛书》、《双梅影闇丛书》。又撰宋赵汝愚遗事为《赵忠定别录》八卷,辑《忠定奏议》四卷。又著《六书古微》十卷、《说文读若字考》七卷、《同声假借字考》二卷、《经学通诰》一卷、《观古堂诗录》一卷、《郋园北游文存》一卷、《郋园六十自叙》一卷。又校刊《金虏海陵王荒淫》一卷。先是康有为、梁启超唱新学于湘垣也,郋园纠合旧学同志,大驳议之,编《觉迷要录》二卷、《翼教丛编》二卷。辛亥革鼎后,屡遭少壮者之厄,或触司牧之忌,幸得免之。迩来专心著述,王闿运、王先谦、皮锡瑞诸儒弃世之后,湖南独存郋园耳。今年丁卯三月,为×××所戕害,其藏书三十余万卷没入广东中山大学云。

        鹤雄亲炙郋园,出入观古堂者九年,今闻噩耗,茫然自失,信不能之。此时湘省邮电不相通,裁书问北京清华大学杨遇夫教授,始得其实。歔欷者久之。

        杨信录左:(上略)郋园先生事,数月前即有风传,后知其不确,最近果为乱民所执。弟有家书已言之,被难之说,弟尚未直接得信。昨家兄(家兄去年来京)晤见萧子升君,云易寅村(培基)在汉口有信与萧君,已证实其事,并云易君早劝先生他避,先生不肯云云。据此,事近真确,痛心之至!弟初以寅村诸君在湘,必可无事,故未缄请先生北来。乃寅村他适,湘中社会大乱,竟令先生遭此不幸,曷胜怆痛!(中略)弟杨树达再拜,四月二十九日。

        杨树达(1885~1965),字遇夫,长沙人,著名学者,叶德辉高定,1935年作《郋园全书序》论其志行学问。易培基(1880~1937),字寅村,号鹿山,长沙人,曾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萧子升(1894~1976),字旭东,湘乡人,曾任国立历史博物馆馆长。

        田冈正树在1927年6月《辽东诗坛》第二十四号发表叶德辉之子叶尚农复松崎鹤雄函,题为《叶郋园殁后之消息》,全文如下(原文无句读):

    叶郋园殁后之消息

        湖南老儒叶郋园之传略及相关介绍,已载于本刊上期,今将其子叶尚农复松崎柔甫函刊发于此。函中描述当时状况之惨烈及阖家之不幸。

        (上略)今将先父遇难被害各情节涕泣陈之。先父于夏历三月初七日晚六时被农工界在家捕去,送押长沙县署内。当即遍恳有力各要人出为救援,均归无效。初十日由长沙县转送特别法庭,于下午三时提讯一次,所犯刑律“帝制嫌疑”。四时遂往浏阳门外识字岭枪决,身受两枪,一中头部,一中心部,是遭惨死。呜呼痛哉。是日全家大小恐被逮捕,均皆逃避,妻离子散,惶惧万分。家中所有藏书以及金石、字画、古铜、遗稿、应用金银珠玉、衣服器具等之要件,均被彼等抢劫一空。家中仅存少数书籍、碑帖、书版,充为中山图书馆所用。现恳友人疏通,故未搬移他处,住宅充为馆址,并设办事处管理,有人闻有散失。家藏宋元及善本书籍,计存无几。现事仍未解严,棘人合家大小、男女人丁至今隐逸,逃往四方,仍未团聚。霎时家败人亡,不知所犯何律先严近撰《观古堂藏书记》、年谱、诗稿、经学各书,均被没充。刻在托友说项,不知能否发还。棘人遭此大故,现使流离失所,寝馈难安,神精恍怫,如若癫狂。一切苦衷,罄竹莫宣。知我如兄,其将何以教之,而将何以救之耶﹖棘人刻间碍于事未解决,仍旧猬居避别,不敢问世。至若先严丧祭,未能顾及,悉由原先义仆处理,于心亦未苟安。且俟贱躯略适,拟当稍尽为子之孝,遵礼治丧。(下略)

        叶家流离失所之惨痛遭遇,读之令人扼腕切齿。语云:人定胜天,魍魉魑魅必遭扫荡压服;今则天地晦冥,日月闭塞,尚不知何时得见常态旧观也。比阅《郋园学记行》——郋园以数千言自述学行。欲知郋园其人,手此一编足矣。

        由此可见,叶德辉之死的现行说法都不很确切翔实。

        《辽东诗坛》第十九号(1927年1月)刊田冈正树《叶郋园老学见访赋此书怀并序》,云:“叶郋园(德辉),湖南硕学也。十月二日余介糟谷领事访之。以诗为贽。次日郋园枉驾见答焉。诗以记之,并志向往:地灵人亦杰,天人未可分。张朱曾到此,前躅尚腾芬。二王近日出(指王先谦、王闿运),经学俱建勋。郁郁钟灵地,何人任典坟﹖岳云又湘雨,佳气日氤氲。干戈今满地,殷勤护斯文。”第一百零八号(1934年10月)又刊野村柳洲《赠田冈淮海》:“暗中时事不堪多,岳麓寻秋岁已过。一去郋园呼不返,读书种子竟如何!自注:淮海去秋过长沙,访叶郋园(德辉)。郋园,湖南大儒也,今春为乱民所戕。”

        第八号的《辽东诗坛》(1925年5月)刊登叶德辉《题箕仙画赐魏阜瓯司长夫人傅彩云墨牡丹幅四首(录二)》:“无端笔墨化云烟,幻出金陵色相天。此是瑶台真种子,缟衣月下斗婵妍。”“菩萨化身金锁骨,太真新浴玉梳头。飘茵坠溷寻常事,千古佳人一莫愁。”傅彩云乃世人艳称之赛金花也。

        《辽东诗坛》1929年6月第四十五号所刊许崇熙《郋园先生墓志铭》,则已收入汪兆镛《碑传集三编》卷四十一。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