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年02月03日

    云中君:一流高校应不应招收中国学的学位留学生(兼谈西洋汉学的弊端)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881362.html

     往复论坛

    有个朋友传给我一篇周振鹤先生近期在报上发表的文章。周振鹤是我很尊敬的学者,他的很多意见我都支持。但看到他在那篇文章中提出的招收西方学人来读中国学硕博士学位的建议,让我觉得不仅不妥当,而且甚有危害。我将周先生的文章转贴在往复文摘栏中,同时在这里我想要表示的是这种方法一旦实施,必然使中国学(无论何种定义)的尊严荡然无存。西方任何一国的中国学学位都没有说是可以用中文写作来获取的,虽然这从学术研究的角度来说未必是最理想的,但从教育体制的角度来说是合理的。那么就更无理由可以允许到中国去的外国留学生可以在不用中文写作的条件下获取任何学位。我当然理解周先生的意愿是让中国的学术界能更主动地加入到培养中国学人才的行列中,但是这样做的弊端极大。首先我可以很明确的说,如果我们设计出一套特殊的课程让国外的留学生可以获得学位,那么获得那些学位的留学生不会对中国的一流高校及其所提供的学位有任何尊敬。同时也使他们继续认为中文的说写能力是可有可无的,这恰恰是西洋汉学最大的弊端。而如果允许外国留学生不用中文写,那就要规定另一种语言,我想就算是选择英文这种最为通用的西方语言,目前中国的一流高校中除了极个别的英语系之外,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科系具备了审读基本外国留学生英文写作的能力,更遑论文字稍微难一些的论文,而英文系本身也不具有审核有关中国学的论文的能力。所以周先生的这一建议是无法落实的。

    顺便我想再表示一下我对西洋汉学研究的看法。我觉得这些年国内对西洋汉学(或东洋汉学)的研究如火如荼,这当然是好现象。但我们不能只被动地研究而不主动对西方汉学加以改造。西方汉学是西方学术史上最奇怪的产物。虽然西方汉学史上的不少学者对中国的文化可能很有感情,但从西洋汉学的学术培训角度而言,中国是被当作一种死文化来研究的。西洋的学者是从查字典开始的,而不是从学说话开始的。这种现象我们中国的学者无论如何不能引以为骄傲。现在大概没有研究任何一种重要文化的学者可以像研究中国古代文化的西方学者那样可以因为不能流利运用所研究的对象的文字来说写而心安理得的。试想一下如果一个美国的学者研究法国的文化而不会讲和写法文,或一位美国的学者研究日本文化而不会讲流利的日文,那么我相信那些学者能获得的学术地位将是非常有限的(如果是法国的例子,那这位学者简直就不必混了)。唯独在中国学的世界里,这种不会说写中文的现象迄今还是常态。如果以往这种情况的存在有许多历史的原因,那么现在中国的学术界如果还无视这种情况的存在,最终在学术上受到损害的毕竟是中国的学界(事实上我们是被不断损害而不自知)。要改变这一情况也只有靠中国学术界的努力。我甚至觉得现在每年中国的一流大学招收的西方留学生太多了。到中国一流高校“留学“就像到狄斯尼乐园一样容易。西方一所好的学校要接受哪怕是一个访问学者都要审核再三,每年的名额也寥寥无几,所以我看在西方特别是美国的一流大学担任过访问学人的学者都感到一种容誉。但是我很少感觉到中国担任访问学人的西方人有这种类似的容誉感。在这一点上中国大陆比不上台湾学术界的努力。比如就我所知,台湾的中央研究院在审核访问学人上就严格得多。以史语所为例,近来更是大幅度提高申请其访问学人的难度。我觉得大陆的学术界也应该做同样的规定和努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