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2月24日

    徐高阮:山涛论 注释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5965712.html

    (注一):山涛生年,据晋书四三本传载卒太康四年(283),七十九岁,推定。阮籍生年是汉建安十五年(210),据晋书四九本传载卒魏景元四年(263),五十四岁,推定。嵇康生年是魏黄初四年(223),据考定卒景元三年(262),四十岁(据晋书四九本传),推定,参看页92注一一。

    (注二):陈寅恪先生以为”竹林”非实有之地,大概先有”七贤”之标榜,东晋初人承西晋末僧徒比附佛书之“格义”风气,取天竺“竹林”之名加于“七贤”之上,东晋中叶後江左名士孙盛、袁宏、戴逵辈遂著之于书,而河北民间亦以其说附会地方名胜。看陈著《陶渊明之思想与清谈之关系》,民国三十四年(1945),成都,哈佛燕京学社印,页三至四。

    (注三):王戎生年,据晋书四三本传载卒永兴二年(305),七十七岁,推定。

    (注四):涛任司州部河南从事,据晋书四三本传及太平御览二六五引王隐晋书。世说新语政事篇注引虞预晋书作为“河内从事”,误。汉、魏州部郡从事用本州人,不用所部郡人;涛是河内人,故不能作部河内从事。看《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二十二本(民国三十九年,1950),严耕望《汉代地方官吏之籍贯限制》,页二三九至二四一。涛为部河南从事,受政局影响迅急离去,正因是在京畿要任,非在河内。

    (注五):看魏志一武帝纪建安八年(注引魏书)、十五年、十九年、二十二年(注引魏书)关于用人诸令。

    (注六):据魏志九曹爽传注引魏略邓国、丁谧、毕轨、李胜、桓范、何晏传略,惟飏称“邓禹後”;范“世为冠族”,但两人近世无显要可考。何晏祖父进只是因妹选入掖庭为贵人而得官,见後汉书六九进本传。晏母为曹操所纳,晏本人并被收养。

    (注七):魏志九曹真传附何晏传注引魏氏春秋,“初夏侯玄、何晏等名盛于时,司马景王亦预焉。”

    (注八):看晋书四九阮籍传附咸传,世说仁诞篇,御览三一引竹林七贤论。

    (注九):晋书山涛传未载明涛转大将军从事中郎的年份。但晋书二文帝纪载景元四年(263)三月,大将军府增谥从事中郎二人;咸熙元年(264)正月,命从事中郎山涛行军司马镇邺。涛就吏部郎在景元二年,转大将军从事中郎当在增谥之年,即四年。

    (注一〇):自正始十年(249)何晏以吏部尚书被诛後,魏朝仅馀的十幾年间主管吏部者可能有和适(魏志二三和治传)、崔赞(晋书四五崔洪传)、卢钦(晋书四四本传)三人。但前两人任职年份全不可考;卢钦则在咸熙中(2645,据魏志二二卢毓传),应已是山涛离吏部後,洪诒孙三国职官志列钦在嘉平元年(即正始十年),误。参看钦本传。至于山涛继何人为吏部郎,也不可考。魏志二八钟会传附王弼传注引何邵作弼传,弼未弱冠见吏部郎裴徽。弼死在正始十年,二十四岁,可见徽在正始朝中任吏部郎,或者在职甚久。艺文类聚四八引王隐晋书载王戎“二十四为吏部郎”,依戎年岁计算,当是甘露二年(257)。但不确。世说新语识鉴篇载,“吏部郎阙,文帝问其人于钟会,会曰裴楷清通,王戎简要,皆其选也,于是用裴。”晋书三五裴秀传附楷传及文选五八王俭(仲宝)褚渊碑文李善注引臧荣绪晋书均同世说。但赏誉篇注说,“按诸书皆云钟会荐裴楷、王戎于晋文王,文王辟以为掾,不闻为吏部郎。”裴楷为王戎同辈,较戎尚少,据晋书本传死当惠帝元康(2919)中,五十五岁(本传),在甘露二年不能长于二十一岁。刘孝标世说注谓不闻二人为吏部郎,可信。

    (注一一):绝交书:“女年十三,男年八岁。”康子绍,晋书八九本传载“十岁而孤”。魏志二—王粲传附康传载康“景元中坐事诛”,同书二八钟会传载诛康是会谋,在会作司隶校尉时。魏志四陈留王纪载景元元年十二月以司隶校尉王祥为司空;钟会传载景元三年冬会由司隶校尉转镇西将军,都督关中诸军事。故钟会任司隶只是景元二、三两年,因而嵇康以会谋被诛当不迟过景元三年(262)。通鉴即叙康诛在三年。此年嵇绍十岁,故康作绝交书当绍八岁,即景元元年(260)。本文作者将发表嵇康《与山巨源绝交书》的年代和背景,详论古今中外人关于绝交书年代的记载及考订。

    (注一二):注一〇举王隐晋书载王戎二十四岁为吏部郎,及世说识鉴篇等载吏部郎阙,钟会荐裴、王,遂用王,虽皆不确,但可使人推测戎二十四岁时,即甘露三年,吏部郎阙,会所荐人未得用,後即有用涛之拟议,本篇设想用涛之拟议不迟过甘露三年,正合。甘露三年或更早为补吏部郎大有筹虑,似可无疑。

    (注一三):魏志二一王粲传附康传注引魏氏春秋:“大将军尝欲辟康,康既有绝世之言,又从子不善,避之河东,或云避世。”此与绝交书所说“从河东还”当相接。

    (注一四):同上举康传注引魏氏春秋:”康寓居河内之山阳县。”康“从河东还”当是还至山阳。

    (注一五):绝交书:“前年…足下议以吾自代。事虽不行……”

    (注一六):绝交书:“恐足下羞庖人之独割,引尸祝以自助,手荐鸾刀,漫之膻腥。”此不惟不是说涛“议以吾自代”,亦不是说涛有荐举表示,而是预虑涛有牵引之意。此即只是一假借的题目。

    (注一七):看注十一。

    (注一八):魏志二王粲传附嵇康传注引魏氏春秋,文选十六向子期思旧赋李善注引干宝晋书,世说雅量篇注引晋阳秋,均叙康友吕安被兄诬不孝下狱,康为保安受逋。

    (注一九):世说新语雅量篇引王隐晋书:“康之下狱,太学生数千人请之,于时豪杰皆随康入狱,悉解喻,一时遣散。”北堂书钞六七引晋文王教:”嵇康学生三千人上书,请康为博士。”

    (注二〇):羊祜生年,据晋书三四本传载卒年五十八岁,武帝纪载是咸宁四年(278),推定。

    (注二一):祜本传载是尚书右仆射,误。武帝纪载泰始四年二月祜为左仆射,司马由为右仆射;晋书三八琅玡毛由传载由为右仆射。

    (注二二):依魏正始期常用尺合24.26公分计算,羊祜身高为177公分强,嵇康为189公分强。罗振玉藏魏正始弩机尺两寸,每寸2.426公分,可据以推知当时常用尺。看罗福颐著传世历代古尺图录,民国四十六年(1957)文物供应社版,二一。

    (注二三):看晋书三九王沈传,魏志四高贵乡公纪注引汉晋春秋。

    (注二四):晋书三五裴秀传附楷传载楷对武帝问与任恺、庾纯进言出充同时,即泰始七年。楷传叙对问事在楷由屯骑、右军转侍中後,不会。楷转侍中由山涛荐,尚迟,看注十二。

    (注二五):晋书五十庾纯传载群臣议纯犯充事者称充“司空公”;议者中有太尉荀顗,据武帝纪是泰始十年(274)四月卒。故纯事当在八年七月充为司空不出年馀。又纯传议者中有何曾,传文称太傅,据武帝纪曾为太傅是咸宁四年(278)二月,但纯事仍当以卒时为限。

    (注二六):当时琇是中护军,济是侍中。看晋书五十庾纯传。

    (注二七):书钞六七引臧荣绪晋书载咸宁三年(277)诏以纯为祭酒。

    (注二八):晋书五十秦秀传载,秀议何曾“骄奢过度”,议贾充“舍宗族弗授,以异姓为後,悖情逆礼”。

    (注二九):晋书祜传、经典释文、隋书三四经籍志三、旧唐书四七经籍志下,均载羊祜注老子。

    (注三〇):晋书四五郭奕传载奕早年为野王令时有奕送祜出界事,在魏时。世说赏誉篇载,“羊公还洛”,至野王界,遣人邀郭,後有郭送祜出境事。所谓还洛当是祜从泰山至洛,故野王为所经。此当是祜早期事。

    (注三一):书钞六四引晋起居注:“太始元年,置中军将军,总宿卫,羊祜为之也。”

    (注三二):洪饴孙三国职官表列羊祜为魏中领军最末一人。王树椒西晋禁兵考(民国三十一年,1942,六月,四川省立图书馆,图书集刊第二期),何兹全魏晋的中军(民国三十七年,1948,历史语言研究所集刊第十七本),均认祜任魏中领军。

    (注三三): 晋书武帝纪载,咸熙二年十一月,晋国“初置四护军以统城外诸军”。钱仪吉补晋兵志谓“四字疑当作中”,可采。因“四护军”无可考,入晋後无四护军,亦似无设四护军之理。

    (注三四):晋书四十贾充传载,禅代告成,充由卫将军拜车骑将军、散骑常侍、尚书仆射。同书三九王沈传载,武帝受禅後以沈为骠骑将军、录尚书事,加散骑常侍,统城外诸军事。可知禅代後充不复统城外军。

    (注三五):晋书二四职官志序:“及文王纂业,初启晋台,始置二卫,有前驱养由之弩;及设三部,有熊渠佽飞之众。是以武帝龙飞,乘兹奋翼,犹武王以周之十乱而理殷民者也。”

    (注三六):晋书武帝纪载,泰始四年二月庚子,罢中军将军,置北军中侯,甲寅,以中军将军羊祜为尚书仆射。

    (注三七):看魏志十九陈思王植传;二十武文世王公传总评。

    (注三八):晋书一武帝纪载,魏嘉平三年(250),司马懿在削除王凌後杀楚王彪,并“悉录魏诸王公,置于邺,命有司监察,不得交关天子。”

    (注三九):晋书文帝纪载,昭西征时遣护军贾充持节督诸军,据汉中,则是洛阳城外诸军的统帅已出征。但京中兵力当仍有可靠的控制。

    (注四〇):晋武帝受禅後以王沈为骠骑,统城外诸军事,见注三四。沈卒于泰始二年五月,见武帝纪。令贾充与太傅郑冲等十四人定法律,内有护军王业,见晋书三十刑法志,又见充传。

    (注四一):祜本传载祜因病自荆州入朝,至洛阳值景献皇后(祜姊)殡。依武帝纪此是咸宁四年(278)七月事,据泰始五年(269)二月祜受命出镇荆州已是九年四个月。

    (注四二):武帝纪载,泰始八年七月以车骑将军贾充为司空,九月,诏车骑将军羊祜率众救吴降将步阐,十二月荆州刺史杨肇为陆抗所擒。祜以此贬军职,见本传。

    (注四三):书钞五九引山涛启事举祜补李胤尚书令缺。晋书武帝纪载,咸宁四年九月,以尚书令李胤为司徒;十一月,祜卒。

    (注四四):祜于泰始八年代充为车骑、开府,见注四二。祜有让开府表(文选三七;本传),内有“使臣得速还屯”语,可见泰始八年祜曾还京,当接充督秦、凉事撤消後,故有武帝告充及充谢祜之事。

    (注四五):王鸣盛十七史商榷四八羊祜亦党贾充条:“羊祜亦密启留充,一时名德而党恶乃尔。急功名之士,非道德中人,貌为力雅,岂真君子?”

    (注四六):钱大昕廿二史考异二一山涛传条:“祜传云,王佑、贾充、裴秀前朝名望,祜每让不处其右。此传所言,似秀之危出于祜意,且以权臣目祜,与彼传殊相矛盾矣。羊公盛德,何至有此?”盖误解而疑。

    (注四七):裴秀卒于泰始七年(271),四十八岁,则泰始四年才四十五岁。故秀比涛位秩虽高,年辈则晚。

    (注四八):祜姊为司马师妻(景献皇后),无子,齐王攸为师嗣。看晋书三一景献羊皇后传,三八齐王攸传。

    (注四九):晋书五十马隆传载隆以司马督受命募勇士。

    (注五〇):资治通鉴似即如此推测,然有过当而致失实之处。其卷八十晋纪二,武帝咸宁十月,祜上疏请伐吴,“议者多有不同,贾充、荀勖、冯紞尤以伐吴为不可”。此“议者多有不同”句当是据祜本传“议者多不同”增字而来;贾等三人“尤以伐吴为不可”句当是据晋书贾、荀、冯及王濬诸传所载祜死以後濬表请伐吴而遭贾等反对及贾充传所载平吴战事发动後充等犹请罢兵等节意度补入,非可信为有今不得见之旧史为据。参看後文。据祜死後事断贾、荀、冯三人当祜在时即反对祜之伐吴建议固当不误,然通鉴径书有此事则似已消除旧史不迳写出此事及此事当时原不公开之实情,遂令读史者不察此事之隐秘性质及此隐秘之重要政治意义。“贾……尤以伐吴为不可”句则分明说当时反对之人甚众,贾等三人不过其中尤可注意者,此即误认祜传“议者多不同”句实写多数人之反对,而不知其为隐指贾等少数人之活动,亦令读史者不易知贾等为惟—反动势力。

    (注五一):晋书所本最早之晋史为王隐所著。隐父铨少有著述志,每私录晋事及功臣行状,未就而卒,隐受父遗业,东渡後终成晋史。铨所述作当有本于晋中朝史官。看晋书八二王隐传。

    (注五二):通鉴晋纪武帝咸宁五年引杜预此表。胡三省注云,“是年闰七月”。

    (注五三):看晋书四二王濬传。

    (注五四):晋书武帝纪载泰始八年六月益州刺史皇甫晏为牙门张弘所杀,弘旋被诛。王濬传载濬受命继晏为益州刺史,诛弘。

    (注五五):濬传载“濬为龙骧将军,监益、梁诸军事,语在羊祜传”。祜传载祜除征南大将军,”会益州刺史王濬征为大司农,祜知其可任……表留濬监益州诸军事,加龙骧将军”。祜为征南在咸宁二年十月。

    (注五六):看晋书四十五何攀传。华阳国志八载攀至洛在咸宁三年冬十月。

    (注五七):文选四十九干宝晋纪总论李善注引干宝晋纪载王濬、杜预先後上疏,语同晋书王濬传,惟载明咸宁五年。预连上两表为闰七月後,见注五二。濬表在前,约为夏季。

    (注五八):充本传载,充有女为齐王妃,又以荀勖计以女为皇储妃。

    (注五九):晋书三九荀勖传所载略同,并有“于是天下贵峤而贱勖”语。惟和峤传云荀顗、荀勖及峤同往,还则顗、勖并称太子“明识”云云,多出荀顗,误。顗早卒于泰始十年,见武帝纪,峤等往观则太康间事。魏志荀彧传注引干宝、晋纪载荀顗、和峤同观祭太子,裴松之已发其误。

    (注六〇):晋书三七高阳王珪传载珪于泰始六年由北中郎将任入朝,涛应于是年继珪任。涛自冀州刺史转北中郎将,镇邺,见本传。

    (注六一):艺文类聚四八引竹林七贤传载泰始七年以涛为侍中。

    (注六二):书钞六十引晋起居注载泰始八年诏以涛为吏部尚书。

    (注六三):涛本传载咸宁初涛转少傅,加散骑常侍,除尚书仆射,加侍中,领吏部。书钞六石引王隐晋书,“山涛转少博,年已七十,表疾求退,不听”;又,“山涛年七十,表疾求退,武帝手诏不听,迁尚书右仆射”。咸宁元年涛七十一岁,故本传所云“咸宁初”应即是元年。

    (注六四):晋书武帝纪,咸宁四年,“三月甲申,尚书左仆射卢钦卒,以尚书右仆射山涛为尚书左仆射”。涛本传载,又载“太康初迁右仆射”,显误。

    (注六五):晋书武帝纪载,太康四年正月戊午,司徒山涛卒;三月癸丑,大司马齐王攸薨。自正月戊午至三月癸丑,计五十七日。

    (注六六):晋书四五武陔传,“泰始初拜尚书,掌吏部,迁左仆射,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陔以宿齿旧臣,名位隆重,自以无佐命之功,又在魏已为大臣,不得已而居位,深怀逊让,终始全洁”。陔在魏官至司隶校尉,转太仆卿。晋书四四李胤传,“泰始初拜尚书……迁吏部,尚书仆射,寻转太子少傅……领司隶校尉……[咸宁初]转拜侍中,加特进,俄迁尚书令……虽历职内外。而家至贫俭”。

    (注六七):晋书四五任恺传,“或为充谋曰,恺总门下枢要,得与上亲接,宜启令典选,便得渐疏……充因称恺才能宜在官人之职,……即日以恺为吏部尚书”。

    (注六八):看注二七。

    (注六九):据书钞六十引王隐晋书。

    (注七〇):世说政事篇,“或云潘尼作之”;注引王隐晋书谓潘岳作,词曰,“阁东有大牛,和峤鞅,裴楷秋,和峤刺促不得休”。

    (注七一):(编者案,原阙)

    (注七二):原作“吏部尚书”,补郎字。

    (注七三):原作”左丞相”,删相字。书钞六十引徐广晋纪载涛”启[陆亮]可为左丞”。

    (注七四):(编者案,原阙)

    (注七五):书钞六十引徐广晋纪载亮为吏部郎,“後果以私被黜”;世说政事篇载亮“寻为贿败”,注引晋诸公赞谓亮“在职众不能允,坐事免官”。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