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年02月16日

    朱铭:黎泽济先生书简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5505734.html

    星桦的BLOG

    黎泽济先生过逝已有二年了,他的亲属整理遗物时,发现一些未结集的文稿,想趁《桑榆剩墨》重印时,附于书后,一起出版。他们知道我在黎老晚年,多有请益,请我写点读后感,以为纪念。

        黎老著有《桑榆剩墨》、《文史消闲录》、《文史消闲录续编》三书,汇聚了他晚年的全部精力。我去见他时,总是看到写字台上放满着书籍和文稿,他身子已半瘫,行走困难,很难想象这么丰富精彩的文史掌故,竟出自这位瘦弱的老人之手。

     

        黎老说话乡音较重,听起来很吃力,有时不得不拿笔写出,才能明白,因而见面时交谈不是很多。平时书简往来颇为频繁,寥寥数行,言简意赅,令人回味。

        与黎老相识,有点偶然。前些年我对章士钊产生了很大兴趣,就格外留意有关湖湘近百年人物事实的书籍,一日在书店看到《桑榆剩墨》,拿起就放不下了,当读到《吟坛喧寺韵》一文时,得知章士钊等人写《寺字倡和诗》油印本还在人间,兴奋异常,即将书购回,通过出版社与黎老取得联系,在黎老的帮助下,我得以看到这本《章士钊全集》都没有收入的希世诗集,后来我发表了《战时重庆的一场“诗战”》、《沈尹默的“长打短打”》等文,受到读者的欢迎。

        湘潭黎氏为湘省名门世家,大家熟知的有语言学家黎锦熙,兄弟八人都学有专长,有声于时。黎老与黎锦熙同族而小一辈分,祖父黎敬培,官至贵州巡抚,有《黎文肃公遗书》六十六卷。父亲黎承礼,曾任湖南高等学堂监督,能诗善篆刻,是齐白石早年学治印的老师。兄黎泽泰也是篆刻高手,父子同列《近代印人传》,可称艺林佳话。黎老来自这样的家庭,又在中央大学师从朱希祖、缪凤林等名家,见闻广博,文笔隽永,但长期学非所用,晚年始遇开明,重理笔墨,得心应手,佳作纷呈。

        近年搬家数次,书报信札遗失不在少数,连日翻检,还是找到了一些黎老的书简,中有缺失,幸首尾俱在,可证与黎老交往始末。借此机会,公布于世,以志怀念。(2008-01-25)

    (1)   1999-06-23

        大函奉悉。先生为查究油印寺韵诗,去信江西,询问敝址,足见求知心的殷切。寺韵诗两本为北京陈秉立君旧藏,存我处十余年。今春为谋出版,已寄还陈君。现陈君因病住院,国内出版社恐无一愿出此种赔本诗稿,拟寄台托人觅承受之书店,成否殊难逆料。大作两篇记章翁事迹,文雅意新,信为谈文史之佳作。拙文有三篇谈章翁,为《桑榆剩墨》所未收,复印寄奉,即乞指谬。黎泽济。六月廿三日。

    (2)   1999-07-04

        大函及鸿文两篇已奉读,先生勤于搜讨,广通声气,写作孜孜不倦,甚为可佩。陈秉立君为舍甥,住院已将一年,函件须由其子陈平转。(地址略)寄示之大作谈高伯雨,九二年有一文,为高先生所写之《齐白石早年人物画》作补注,特寄供一览。复颂撰安。黎泽济启。七月四日。

    (3)   1999-07-26

        两函诵悉,又得拜读先生新作两篇,出手快捷,可佩之至。拙集承撰文介绍,甚感。本有启功题签,惜出版社不肯采用,附寄复印件一纸,供剪贴作扉页之用。复颂撰安。黎泽济启。七月廿六日。


    (4)   2002-09-13

        惠书奉悉,承寄月饼券,屡蒙厚贶,深愧无以为报。×君缺我之五本书亦至今未寄来,口头承诺,口惠而实不至,似为其一贯作风,如此失信,真难再与之交往。专此复谢,並祝秋节愉快。黎泽济拜启。九月十三日。

    (5)   2003-05-07

        《张元济友朋书札》中,有胡适慰张脱被绑之厄的信,拟请便中抄示。顺颂日祺。黎泽济启。五月七日。

    (6)   2003-05-20

        胡适诗札,承复印寄下,至谢至谢。昨接香港《大公报》《大公园》编辑×××女士来信,要我约请人给该副刊投稿,请拨冗寄稿为盼,字数约千字左右,请写繁体。(地址略)顺颂日安。黎泽济启。五月廿日。

    (7)   2003-06-01

        三十日奉悉。《大公园》需要文史丛谈之类的稿件,先生掌控有关章士钊的材料极多,似可从中取采,文不必长,数百字或千字左右即可。曾另约刘绪源先生,不知他是否肯写稿。顺颂日安。黎泽济启。六月一日。

    (8)   2003-06-23

        先生藏书中如有吕苾等编印之《中山遗墨》,可否借阅?如承慨允,请挂号邮寄,两周内当挂号奉还不误。顺颂大安。黎泽济启。六月廿三日。

    (9)   2003-07-05

        七月三日复信奉悉,劳你忙中查找,甚感不安。《中山遗墨》当时只印五十部,今日存世极少,。仅中山故居存有一部,系宋庆龄遗物。原拟就《遗墨》中内容撰稿,现已打消此想,请不必费心再查。复颂暑安。黎泽济启。七月五日。

    (10)            2003-08-07

        又有一事相烦:寺韵集收有谭光作的诗(约七八首),其中一首头两句为:“言诗永忆岳山寺,少日捧书勤问字”,请便中将此首钞示。琐琐奉扰,乞谅。顺颂暑安。黎泽济启。八月七日。

    (11)            2003-09-05

        去年中秋,承馈月饼。今年又承再赠,隆仪屡颁,无以为报,受之滋愧,专此复谢。顺颂节安。黎泽济启。九月五日。

    (12)            2003-11-03

        复示奉悉,屡劳先生查告人物事迹,惠我实多,惟虚耗先生光阴,甚以为歉。钱君述《石语》,笔端亦显露自己轻侮湘绮之意,来示指其轻薄为文,可谓一语破的。奉赠俞陛云《蜀輶诗纪》,先生藏书,似可注意蒐集此类专题诗集,可增藏书特色。耑此复谢。顺颂日祺。黎泽济启。十一月三日。

    (13)            2004-06-14

        拙稿《文史消闲录续编》于四月五日寄与×××,六月初去信询问,迄未得复。他与先生较熟,可否请先生去电话一问。琐渎乞谅。顺颂日安。黎泽济启。六月十四日。

    (14)            2005-09-11

        章翁诗草四辑,随函附还。各辑中错误词语,红笔注出,供先生校正。《游台诗草》中收词四阕,应否改题《游台诗词草》?《山中诗稿》地域不明,应否于“山中”前括号加“渝州”二字?提供参考。题词勉强凑成如下:
        朱铭先生蒐集章士钊诗文及有关章氏文献,已有多年。曾撰有《章士钊年谱长编》,尚未付梓。近又辑成章氏《论近代诗绝句》、《章孤桐先生游台诗草》、《章孤桐先生北行诗稿》、《章孤桐先生山中诗稿》,均《章士钊全集》所未收。拾沧海之遗珠,补《全集》之未录,凡有志研究章翁生平,或考求文林轶事者,皆可于此四辑中,获得不少助益。二零零五年,岁在乙酉中秋前七日。黎泽济题识。
        耑此奉达。顺颂撰安。黎泽济启。九月十一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