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10月13日

    邵靖宇:邵祖平与钱仲联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505232.html

    星桦笔语

        先父是从何时起与钱结识的,我不清楚。有可能他们早年仅仅是互相知名或曾有书信来往而未谋面过。抗战开始时我家正在广州,先父不久就辞职携家离开广州到了长沙。

        在长沙住了近一年,而后战局吃紧,先父又准备携家内迁。当时我的四姨正高中毕业来附就我父母,为了照顾她的志愿报考浙大,而浙大当时正在内迁往广西宜山。因此我家就准备先到桂林,以便四姨可以在那里应考,如果考取了就再迁往宜山。那里先父早年在浙大共事过的同事较多,对家可以有所照顾。而他自己则准备经越南去香港——朱文熊邀他去做客卿。朱当时在学做旧诗而想拜他为师。这样我家就先到了衡阳,等了些时托关系借到一辆湘桂铁路局的大卡车,把全家载往桂林。先父的藏书在行李中占了很大一部分。当时湘桂铁路还刚开工建设,只有公路相通。车行足足一天,因为路上汽车摆渡和几次抛锚。车到桂林已是晚上,先找了家旅馆住下来,准备找房子。当时因有大量逃难的人口拥入桂林,旅馆已是人满为患,找旅馆十分艰难,找了好几家才住下的。租房子就更为艰难。我家在旅馆包了两个房间足足住了近一个月,父母经常外出找房子,我们天天在饭馆吃,生活很不安宁而开支又很大。

        后来父亲听友人说起钱萼孙先生所主持的无锡国学讲习所就迁在桂林,有一次出门顺便去拜访了他。二人谈得很投机。当钱先生得知我家在旅馆已住了快一个月还没有找到房子。他就好意邀我家搬到他那里去住。无锡国学讲习所在桂湖边环湖路的房子很宽敞也很空。该所大概“八一三”沪战一开始就迁到桂林来了,因此找到了好房子。父亲十分感激之余也就接受了他的盛意。这样我家就离开旅馆搬进了无锡国学讲习所。钱先生空出两间颇大的房间供我家用,其中一间面对桂湖,景致甚佳。这都是钱先生的好意了。我家寄住在无锡国学讲习所大约近两个月。在此期间,开始先父与钱先生关系十分融洽,二人朝夕相处,常作长时间的闲谈,并且互请对方为自己的诗稿作修改和提意见;有一次钱先生来我们房里,父亲为他打开一口书箱,把那箱字画拿出来请钱先生欣赏,其中有两个很长的手卷也找出来请他看,那里面都是些名人信件和唱和,有太炎先生的几封信和为先父的《中国观人论》写的序等等。此外还有散原先生给他的《培风楼诗存》写的序。先父向钱先生解释了后来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培风楼诗为什么没有用散原先生的序的原因。因为散原先生把他的诗过于强调是继承了江西诗派的。而先父觉得自己的诗的风格并不限于江西诗派之内。钱先生也表示同意先父的看法。我当时就帮忙托住手卷的另一头,一边听大人谈话。因此这些情景我都亲见过。先父也曾应钱先生之邀,给那里的学生讲过几堂课。与那里的约近二十名学生的关系也很好。那些学生有几位还常来我家房间向先父请教或呈送诗词习作来请先父修改的。

        但先父与钱先生二人之间终因性格差异太大而最后闹翻了。先父为人比较随和,有幽默感并且有点不拘小节,他对自己很得意的一点是他和三教九流的人、茧手胝足的樵夫、农夫都能谈上几句。他们都听得懂他的意思并感觉到他没有什么架子。而钱先生给人的印象是十分顶真,非常注意小处并且十分计较。当年我11岁,有个弟弟宁宇4岁(即先父诗集中的阿住,已于1944年在成都亡故)。引起祸端的事十分细微:钱先生有个公子当时大约3岁。阿住只稍大一些。两个孩子喜欢在一起玩。多数情况玩得很好,只偶尔有些小争吵。小孩子一般玩的时候总是那种情景,这是常见的事。而钱先生出于对自己孩子的爱护,如果孩子间发生争吵,钱先生就十分计较。遇到这类情况他一定就来告状,说我家的阿住欺侮了他公子。而每次都找到我,板着脸向我控告,并且有点对我训话的口气要我一定要转告我父母。我当然只得遵命。父亲的朋友用这种态度对待我还是首次遇到。次数多了父母亲就感到为难而厌烦,阿住为此每次都要挨几下打,并且不许阿住以后再和钱公子玩。三令五申但总不大有效,过了些时两个孩子会很快忘了以前的不快,而后他俩又会找到一起去。多半是钱公子来找阿住,因为阿住挨过几次打已经不大敢主动找钱公子玩了。那之后又总是招来钱先生板着脸向我训话,说阿住又欺侮了他公子。并且钱先生十分强调阿住比他儿子大,属于大的欺侮小的。要我转告父母要好好管管孩子并且对我父母已有一些不客气的话,说他们怎么不教育子女的!次数多到两三天一次,甚至一天两次。我也感到钱先生有些过分了。往往只是阿住与公子争什么玩的东西,而那玩具本来是阿住的,公子争不到哭了;或者两个孩子一起跑,公子自己摔了一交,他都要来向我训话。说阿住不应该带着公子跑。这样的事次数太多了,我感到十分为难。去向父母亲反映情况时对钱先生的那些原话我都不敢提起,因为他们已越来越感到黯然不快和烦恼,有时还连累到我。父母亲已多次说起这里住不得了,要赶紧找房子。而找房子又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钱太太却比较泰然,她和我母亲交上了朋友,几乎从未对我母亲提起过阿住“欺侮”她孩子的事。也就在此时,终于有一天傍晚,钱先生上门来问罪了。他推门进来对父亲毫不客气地大声嚷道:“我多次警告过你(指着我说叫我转告的),你对孩子要加强管教,你那小鬼他怎么今天又……怎么你一点不懂家庭教育的?……”还说了些什么“喧宾夺主,恩将仇报,欺人太甚……”说完转身就走了。父亲赶了几步追了出去。后来只听见两人在天井里吵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响。那些学生都站到楼上环天井的走廊栏杆边惊讶地往下观望。我只听见钱先生嚷着:“你良心狗吃了!你滚到桂林来,是我收留了你!忘恩负义至极!……”。我一直没有搞明白,孩子间吵闹的事怎么会造成钱先生那么大的怨恨而归咎于大人。当时父亲也给予还击,骂钱为“烧鸭子”——因钱当年比较黑瘦矮小。说他干瘪而小气、心胸狭窄,这样做主人的实在少见……。后来有几名学生赶下楼来把他们二人劝开了。当时钱师母和我母亲正在天井边上,二人一边做饭一边在说笑。她们见了那场面都惊呆了。后来有两名学生把父亲劝回到房里,母亲也随即赶了进来。父亲余气未消,叫我把门关上。那之后过了一阵只听见钱先生在门上踢了两脚,在外面嚷道:“限你三天之内给我滚!三天之后我就不客气!……”当时父亲想再冲出去,被母亲拦住了。

        一时哪里去找房子是个大难题,父亲和母亲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决定明天父亲去见广西省主席黄旭初。父亲大概是抗战前(1936年)在广州工作期间那次来游桂林和阳朔时会见过黄,有些交情。但父亲不大愿意与官府来往,更不愿为私事去见官。这次来了桂林几个月都没有去看过他。现在是不得已了,父母亲商量定了第二天去找了黄。父亲谎称是刚到桂林,现在还寄住在朋友家。那里因为什么原因住不得了……。黄倒很肯帮忙,满口答应立即给想办法。次日上午有一位军官坐边三轮摩托来见父亲,说请我们立即收拾一下,下午派车来接我们去新居。当天下午来了一辆卡车,由一个军人带领两三名工人帮我们把箱笼家具都装上了车。没有向任何人告别,这样我们就在三天限期的第二天离开了那里。我们乘的车一直开到北极路湘桂公路在桂林的终点附近,那里离市区很远,有个检查站,在那后面有一个小院子,锁着,是刚建好的新房子共四、五间完全空着。那里就借给我们一家暂时住用。除了进城比较不方便,生活仍是很自在的。虽然住处离市区很远,当时连公共汽车还没有,仍有几位无锡国学讲习所的学生背着钱先生几次来看望父亲的。说他们来看望父亲不能让钱先生知道,他们对钱的为人也谈了些自己的看法。那几位当时的无锡国学讲习所的学生今年大概都是将近90岁的老人了,如果他们仍健在应该能回忆得起我所说的这些事实。

        不过先父和钱先生的那次决裂,除了孩子之间的细事之外或许还会有什么其他微妙的原因,作为当时的孩子我不甚理解,也不敢乱说。如果那几位当年常来看望先父的无锡国学讲习所的老学生仍健在,他们如果愿意,也许能谈出些什么来。自此之后先父和钱先生二人都各自从自己的诗集中删除掉互相赠答的诗,就仿佛以前从未有过来往那样。那之后,先父仅在桂林短短的近半年的时间,当友人们问起为什么搬到城外去住时作过些解释外,后来从不对人提起那段与钱先生之间不愉快的交往。钱先生怎么在说他,他也从不打听似乎并不在意。后人多半以为他们是从不相识的。我说“多半”是指一般人,当然与钱先生关系密切的人也许不会不知道,但他们只能是听的一面之词罢了。
      
        近来我见到了一些学界人士对先父的为人的说法,多半以为他是“恃才傲物”、脾气暴躁、骄蹇、傲慢和狂放的。譬如刘梦芙先生就在他写的《五四以来词坛点将录》中就把先父比作地暴星喪門神鮑旭。刘年纪不算大也没有与先父交往过,他从哪里得来这些印象的?又如,据文献所载冒孝鲁与钱先生关系密切,在他的《叔子诗稿》中“黄山樵子夜过谈艺臧否人伦推倒元白舌底澜翻势不可当去后戏为三绝其第三首云:‘前人朴质今人笑,面辱乡贤邵祖平。诸老风流难仿佛,得君狂者竟何人?’于前二句下自注:‘散原尝为年家子同乡邵某作序,恭维未餍其欲,邵于散原面将序文撕碎以辱之,散翁貌益谦下”(詠馨楼主所著《当代诗坛点将录》有关邵祖平的一段文字中引用了)。我十分诧异这些话不知道是什么人杜撰出来的?想到冒某人与钱先生的密切关系,他的《叔子诗稿》的序据了解就是钱仲联先生的大作。那钱先生应该了解冒某的诗集的内容。这“黄山樵子夜过谈艺”有关提到先父的事,钱先生应该是知道事实真相的。因为他当年在桂林时亲眼看见过散原先生为先父的《培风楼诗存》作的序的实物,也明白先父为什么不用散原老人的序的原因。我在想,既然钱先生与冒某的诗集的关系如此密切,或许这“黄山樵子”就与钱先生有关?如果是那样,钱仲联先生之所为就不大像个诗人的行径了。先父对散原老人是非常尊重的,那是实际情况,从先父的《培风楼诗》中几首记载与散原先生有关的诗中可以看得出来。散原先生所作之序先父一直珍藏着,从未有什么“将序文撕碎以辱之”那样莫名其妙的虚构的故事。也许钱先生以为1948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培风楼诗》是先父诗集的最后版本了,那里面没有刊登散原老人的序。以后也不会有人见到散原的序了,可以由他编造个故事来出出气。他没有料到,到了1998年那序的原件还用上了,我请先父的弟子童明伦教授来重编《培风楼诗》时,把那序的原件照了相印在浙大2000年出版的《培风楼诗》的彩色图中了。《当代诗坛点将录》的作者在评说先父的一节文字中就在他见到浙大出版的《培风楼诗》中散原老人的序的手迹照片之后对冒孝鲁的说法提出质疑:“今观浙大所出《培风楼诗》,散原之序,赫然在焉,不知与所撕之序,是一是二?抑或叔子所载之事,究属实否?黄山樵子者,亦不知何许人也。质疑于此,尚乞方家指点迷津。”事实是散原老人只为先父的诗写过一个序,原件仍在。1948年出版的《培风楼诗》中用了杨云史和广东名士汪兆镛的序,汪老先生的序就是在见了散原老人的序后所作的。意思认为先父的诗的风格不能以江西诗派来限制。此外柳翼谋先生也为《培风楼诗》写过个序,原件也仍在,意思与汪序相同。这次由浙大出版的《培风楼诗》中仍用了1948版先父确定的序,因此对柳老的序就没有重复刊入。先父没有用散原的序原因是很明白的。

        此外,太炎先生在给先父的第一封信中就提到了他见到的散原先生给先父的培风楼诗存的序的感想。当年在桂林时,钱先生不仅见过散原的序,也曾见过先父的手卷中的太炎先生的那封信。我准备把它也照个相以后找个机会刊登出来,让世人也看看。至于先父的为人,陈仁德先生在他所写的“桥洞下的悲怆诗人——胡惠溥先生辞世十年祭”一文中介绍了胡先生对先父的印象是:“……以《培风楼诗集》名世的诗人邵祖平亦在座,胡先生素闻邵祖平恃才傲物,为人狂放,互道姓名后,方知眼前之人就是邵祖平。‘如雷惊问姓,忘味喜闻韶’,那天他们在一起‘欢讌竟日’,谈得十分投机,出乎意料的是,邵祖平始终未有一句傲漫之言,‘终席雅言温如’,胡先生因此‘颇讶人言君骄蹇为不足置信。’……”。我猜想或许钱先生一生都在怀仇记恨,因此编造和散布了不少对先父诽谤之词。

    分享到:

    评论

  • 至于先父的为人,陈仁德先生在他所写的“桥洞下的悲怆诗人——胡惠溥先生辞世十年祭”一文中介绍了胡先生对先父的印象是:“……以《培风楼诗集》名世的诗人邵祖平亦在座,胡先生素闻邵祖平恃才傲物,为人狂放,互道姓名后,方知眼前之人就是邵祖平。‘如雷惊问姓,忘味喜闻韶’,那天他们在一起‘欢讌竟日’,谈得十分投机,出乎意料的是,邵祖平始终未有一句傲漫之言,‘终席雅言温如’,胡先生因此‘颇讶人言君骄蹇为不足置信。’……”。

    谢谢引用了我的文章。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
  • 某为钱老徒孙。看过此篇文章,觉得双方都是一面之辞。

    而历史情境既不曾亲历,亦无法还原。所有过往,当它是风,让它刮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