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9月21日

    华东师大孙老虎、胡晓明涉嫌剽窃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451685.html

    据闲闲书话论坛帖子整理

    作者:翩翩舞蝶 提交日期:2005-9-18 13:24:00

    华东师范大学孙老虎、胡晓明刊登于《浙江社会科学》05年第1期上的《孤儿.残阳.游魂:陈三立诗歌的悲情人格》一文,明显剽窃《文学遗产》99年6期刘纳的文章《陈三立:最后的古典诗人》一文,从观点到材料,无不一一对应,而参考资料中并未列出。
    作者:翩翩舞蝶 回复日期:2005-9-18 19:46:57
     
     
      孤儿·残阳·游魂:陈三立诗歌的悲情人格
      
      孙老虎  胡晓明 
      
      摘 要:陈三立既是戊戍维新党人,又是晚清民初杰出的诗人.在他的诗歌中,既有前所未见的文化危机意识,又有着对时代社会特征的深刻省察,真实地再现了他对家国、生命、文化命运一体的悲剧性反思,集深厚内敛的情感、清深明澈的理性与独特的悲情人格为一体.这正鲜明表现了近代诗区别于唐宋诗的特点.
      关键词:陈三立 悲剧 文化危机
      
      
      
      
      基金项目:本文是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规划基金项目<晚清诗学与近现代思想文化>之一,项目代号:01JB750.11-44013.
      作者简介:孙老虎,男,1974年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文艺学专业2002级博士研究生;胡晓明,男,1955年生,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上海 200062)
      作者单位:孙老虎(华东师范大学) 
           胡晓明(华东师范大学) 
      
      参考文献:
      
      [33]汪辟疆:《说晚清诗》,《近代诗派与地域》,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版,第27页.
      [34]《马克思恩格斯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72(4),第346页.
      [35]此数年,作者亲友多去世者,父宝箴死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友人王鹏运、文廷式、范当世死于光绪三十年(1904).
      [36]范当世(1854-1905),初名铸,号肯堂、伯子,通州(今江苏南通)人,近代著名的同光体诗人,以诗文名于当世,为晚清诗歌史上的重要人物.与陈三立为姻亲.
      [37]"灵琐"是神灵府宅.宋刘克庄《谒南岳》诗云:"驾言款灵琐,楼堞见丹赤"."招魂"有二义:一为引魂升天,一为招魂复魄.前者祈向欢乐,后者为抚平苦痛.由招魂之二义,可见诗人文化之苦痛与祈望.
      [39]转引自:罗志田:《裂变中的传承》,中华书局2003年版,第10页.
      [1][14]俞大纲:《寥音阁诗话》,《俞大纲全集》,台北学生书局,第147、147页.
      [2]陈宝琛《散原少予五岁今年八十矣记其生日亦九月赋寄庐山》诗云:"真源忠孝吾尤敬,余事诗文诗所宗."见《沧趣楼集》卷十.
      [3]陈三立《故妻罗孺人状》:"余尝醉后感时事,讥议得失辄自负,诋毁公贵人,自以为才识当出诸公贵人上.入辄与孺人言之,孺人愀然日:‘有务为大言对妻子者邪?'余尝面惭不能答.然酒酣耳热,中郁发愤,复不禁往往为孺人言之也."陈三立:《散原精舍诗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第762页.
      [4]范文澜:《中国近代史》,人民文学出版社1953年版,第301页.
      [5]《光绪朝东华录》:"光绪二十四年八月壬寅,谕:‘湖南巡抚陈宝箴,以封疆大吏,滥保匪人,实属有负委任.陈宝箴,著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伊子吏部主事陈三立,著一并革职.……永不叙用."见第4216页.
      [6]王闿运《湘绮楼日记》:"陈幼(右)铭革职时,或为联讥其子三立云:‘不自陨灭,祸延显考'云云,一若明以来四百年俗套讣为,专为此用,亦绝世奇文也.".
      [7][9][16][17][19][20][38]陈三立:《散原精舍诗文集》,上海古籍出版社2003年版,第856、860、852、855、854、856、1072页.
      [8]关于陈宝箴之死,陈三立称"忽以微疾卒",而宗九奇在《陈三立传略》则云宝箴为受冤自尽.宗文引戴远传《文录》手稿云:"光绪二十六年六月二十六日,先严总兵(名闳炯)率兵弁从巡抚松寿驻往西山崝庐,宣太后密旨,赐陈宝箴自尽.宝箴北面匍伏受诏,即自缢.巡抚令取其喉骨,奏报太后."
      [10]吴宗慈:《陈三立传略》,《国史馆馆刊》(创刊号),1947年.
      [11][12]王庚:《今传是楼诗话》,转引自钱钟联《清诗纪事》,江苏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第13247、13243页.
      [13]吴芳吉:《吴白屋先生遗书》(二).
      [15][22]龚鹏程:《近代思想史散论》,东大图书公司民国八十年版,第182、176页.
      [17]宗九奇:《陈三立传略》,《江史文史资料选辑》1982年第3期,第115页.
      [21]据罗悼最《庚子国变记》的阐述:庚子事变因戊戍政变后英人庇护康有为遁逃,又因各国公使反对废立光绪帝而激怒慈禧、载漪等,他们利用农民仇视洋人的狭隘复仇心理,达到欲翦灭被外国资产阶级同情的政治上的异己--戊戍维新余党,终招致外国列强武力干涉,被迫西狩长安,后又赔款割地、卖国求和,使中国再次陷入危机.
      [23]吉川幸次郎引散原诗是说:"这些诗全都是清未民初民族危机之时的作品,忧世忧国、伤时感事之语,处处隐约可见,这固不待言.而最使我惊叹的是对自然的感觉之新.这些诗尽管处于传统的诗歌形式中,但稍微夸张些,可以说它和以往的诗有着不同性质."又说,是"作为诗人的良心在起着作用."见吉川幸次郎:《中国诗史》,章培恒译,安徽文艺出版社1986年版,第356页.
      [24]钱仲联:《陈衍诗论合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25]罗宗强:《唐诗小史》,陕西人民出版社1998年版.
      [26]钱仲联:《陈衍诗论合集》,福建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第907页.
      [27]胡适:《四十自述》,海天出版社1992年版,第52页.
      [28]《辛亥革命前十年时论选集》,三联书店1963(3),第628页.
      [29]严复:《严几道诗文钞》,严复《原强》一文,成于光绪二十一年,通篇发抒进化论思想,对于中国近代思想影响甚大,第5页.
      [30]王尔敏:《中国近代思想史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第129页.
      [31]劫灰,据《初学记》卷七引晋·曹毗《志怪》云:"汉武凿昆明池,极深,悉得灰墨,无复土.举朝不解,以问东方朔,朔日:‘臣愚不足以知之,可试问西域胡人.帝以朔不知,难以移问.至后汉明帝时,外国道人入来洛阳,时有忆方朔言者,乃试以武帝时灰墨问之,胡人云:"经云,天地大劫将尽,则劫烧,此劫烧之余.'乃知朔言有旨."后以此典指兵火、战乱后的遗迹,又用以形容天地、世界的变化.陈三立不仅以之形容文化受时代变化而受到的摧残,而且由"胡人"来宣布"天地大劫将尽",似更切西方冲击的文化危机.
      [32]莱斯利·米奇尔:关于《法国大革命沉思录》,阎克文译,真名网.
      
      
      
      参考文献中没有刘纳老师的文章,而文章的观点与材料均从刘文出。
      胡晓明是如何之人我不知道。孙老虎是什么样子也没见过。
      与他们无怨无仇。
      只是就这篇文章来看,确实存在严重的剽窃行为。
    作者:枕书庙人 回复日期:2005-9-19 08:56:10
     
     
      偶也发现一个问题,《泰山学院学报》发表署名为孙老虎、刘卫春的《论陈三立诗歌的悲情》,肯定也是这篇论文多投多发。看来得有武松才好啊,这样的“老虎”非打死不可。
      
      
      
      
      论陈三立诗歌的悲情
      
      
      On the tragic affection of Chen Sanli's poesy
      
      孙老虎  刘卫春 
      
      摘 要:陈三立是戊戍维新党人,又是晚清民初杰出的"同光体"诗人之一.在他的诗歌中,有着对时代的自觉性省察,真实地再现他对家国、生命、文化的悲剧性反思.
      关键词:陈三立;悲剧性;文化危机
      分类号:I206.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2-2590(2004)04-0006-07
      
      
      
      作者简介:孙老虎(1974-),男,安徽庐江人,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2002级博士生.
      作者单位:孙老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上海,200062) 
           刘卫春(苏州科技学院,教育技术系,江苏,苏州,512009)
    作者:glassblue666 回复日期:2005-9-19 16:00:24
     
     
      
      胡晓明先生已得好事者电告,读了此帖;经核对,该文确有七十馀字剿袭自刘先生大作。晓明先生表示:作为联名发表之作者,对此失察之过失应负有不可推托的责任;谨借闲闲书话宝地向刘先生致歉。
      
      (因胡晓明先生不善网事,嘱弟代说以上几句话。又及。)
      
    作者:SUNY05 回复日期:2005-9-19 17:04:05
     
     
      我是孙老虎,不知舞蝶先生真名是谁,能否与我当面就本文与刘先生的文章有关问题当面澄清一些事实。对于舞蝶先生的问题,本人刚看到,没有深思,且先作以下回复:
      1、非常感谢翩翩舞蝶女士“认真”阅读《孤儿.残阳.游魂:陈三立诗歌的悲情人格》一文,但说“明显剽窃《文学遗产》99年6期刘纳的文章《陈三立:最后的古典诗人》一文”,这一点实在言过其实,让读两文者难以信服,而标题更有炒作之嫌了。的确,本文的写作得益于刘纳先生许多,部分观点也是在读刘先生的文章后的感想。至于文后没有注名刘先生的首见之功,部分引文没有准确标出,是我的失误,是我的疏忽与学术不够严谨之处,在此我向刘纳先生致谦,并向翩翩舞蝶女士的指正表示感激。
      2、文章写作的契机:我是在做陈三立博士论文的研究,通过对陈三立全部诗文研究之后,在诸多研究文章中对刘先生的独特研究角度非常感兴趣,所以,我认为刘先生文章中有关问题有作进一步的研究的。刘先生文章主要从“最后一位古典诗人”的角度来谈陈三立诗歌的特点,尤其是由个别意象出发,由点及面,深入分析了最后一位古典诗人诗作特色,很见创发之功,对我影响很大。而我的论文主要是想从家国、生命悲感、文化危机感这三个角度印证最后一位古典诗的悲情性,从而对这一特定时代的诗人有所考察。既是对刘纳先生观点的补充,又意在说明时代危机感、文化转型时期文化危机感对陈三立的影响,而这一点刘纳先生是没有作太多阐述的。所以,整篇文章的思路与观点与刘先生的观点是有很大的差别,是完全不同的两个角度和两篇文章。
      3、至于我在文章中引用“孤儿、残阳、大月”意象,我想在一篇陈三立诗歌悲剧性的文章中是不可避免的话题,我引用了一些刘先生的一些句子,原文大约15000余字,而刘先生的原话大约百字,(没来得及精确统计),且部分文字我作了新的解释。我没有标出是我的错误,是否就此定位我的论文是剽窃自有公论。另外,我在对诗歌的阐述时引出原文,不是为了与刘先生作区别,而是为了通过原文说明一些问题,我想观点立足于原文更有说服力而已。
      4、我的导师胡晓明先生是我见到的最值得尊敬的先生,是一位学术上要求非常严格的先生,其学术与品节,知者无不称道,我也无资格评说,更不知此位硕士生朋友何以知之许多,不知可知诽谤也是有罪的。先生对我也常说学术要严谨的话,只是我没有很认真的执行,对此我愧对师门,向胡老师谢罪。本文写作后,胡老师提了很多建议,作了一些修改,我不敢抹杀老师修改之功,故自作主张将导师做第二作者(也是为了稿子发表可能性大一些)。我不知胡老师是否在看我文章时是否看了刘纳先生的文章,但就我的文章本身作修改,是一位博导所作的全部,也不可能要求一位博导看到全部的文章,更何况我的文章与刘先生是有很大的差异,这一点我可向刘先生当面请教。请深析本文的思路、观点、结论上的巨大的差异。
       因为我还有事,暂且想到这些,就说这些。文章期刊网上有,有心者可下载,自有公论。我只是个学生,也不是名人,也不想出名,犯错误我认错,但对“未须有”的罪名,还请澄清,还我公道,
    作者:翩翩舞蝶 回复日期:2005-9-20 20:58:20
     
     
      刘卫春(1977-),女,河北遵化人,苏州科技学院教育技术系教师,主要从事教育心理学研究. 作者单位:刘卫春苏州科技学院,教育技术系,江苏,苏州,215009
      
      与孙合作的这位女子也应该出来道歉。
    作者:适留 回复日期:2005-9-20 22:06:48
     
     
      刘卫春(1977-),女,河北遵化人,苏州科技学院教育技术系教师,主要从事教育心理学研究. 作者单位:刘卫春苏州科技学院,教育技术系,江苏,苏州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刘卫春女士是孙老虎先生的贤内助。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李敖北大演讲 2005年09月21日

    评论

  • 学术争论就是学术争论,如果能够使得学风更加严谨,这是好事。但是没有必要去消息灵通地打探些什么个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