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8月30日

    蒋寅:对网友批评的感谢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396788.html

    天涯论坛
      
      《金陵生小言》出版以来,朋友有说有趣的,有说有用的,也有指出疏误的,我都欣然接受。一本书能让人耐心读完,读者总应该满足。天涯网站近日也有批评帖子,指出书中的一些错误,想回应一下,却无法注册登录,只得在此回应网友,并表示感谢。


      《小言》只是受学以来累积的札记,并非《管锥编》那样穷毕生精力造就的名山事业,即便像《王渔洋事迹征略》、《清诗话考》之类,在他人或系毕生术业所在,于我都属于为做研究所作的一点文献准备,不敢望尽善尽美,只求记下一些资料,一些想法,取愚者百虑一得之意而已。不意承众网友垂青(也许是垂白),细加校读,真让我不胜荣幸。


      《小言》中的文字,不少是在图书馆匆忙记录,时有疏误;也有一时误记,如樊樊山名写作樊稼祥之类,作为作者难辞其咎。最可笑的是141页录黄仲则女《百字令》标点亦有误,承刘梦芙先生指出。这也是在图书馆匆忙抄录,随手标点,事后又忘了审核的缘故,至于电脑打字的鲁鱼豕亥之讹,如《孟邻堂文集》堂误作唐,黄遵宪作尊宪之类,时亦有之。许多较著名的书读得很早,近年读清人著述多,年久失忆,往往昧于出处,像《冷斋夜话》、《涌幢小品》等书都读于大学本科时,二十多年后读张翼廷笔记言生平五恨条,彭渊材原话早已记不得,又未核朱书,遂将张翼廷所抄之文误引为自述。《管锥编》也是大学时代所读,后来读顾炎武《广师》,引清人几条资料,却不记得钱先生已有定论。不过我引的资料不见于钱书,应该还有一点价值。《清诗话考》“雪桥诗话”条引由云龙《定庵诗话》语,网友指出由语全袭诗话初集缪荃孙序,只稍稍改易数语,也属于读由书与读《雪桥诗话》相隔多年,只以其长段评论可贵,不审其所言全袭缪序。像这种多年累积而成的著作,往往会出现类似情况,甚至同引一书,前后用的版本也不一样,其间的苦衷非亲操其业者不能体会。我在谈研究清代诗学体会的文章中曾说过,清代文献浩繁,而收藏又极分散,大多数要坐在图书馆阅读,一条资料过眼,以后想起来觉得有用,怎么也找不出来。所以我每看到一些稀见的资料,便记录下来,希望给学者提供一些线索。个人学力见识有限,越读越觉得浅陋,自己以为是有价值的东西,在他人或只是常识,不免贻讥于大方之家。当然,相反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比如有网友讥35页《孟子字义辨证》为杜撰,实则此处引任兆麟《有竹居集》卷十《戴东原先生墓表》原文,网友可能未注意,这篇墓表今人新编的戴震全集附录传记资料都未收入。


      志学以来,自觉才疏学浅,虽力求将勤补拙,鄙陋之处所在多有。《小言》幸蒙网友指正,我十分感谢,将来有机会重印必予订正。请网友再加批评,匡我未逮,其他拙著并祈驳正。蒋寅敬白。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更新版。



    作者:千年老石 回复日期:2005-9-2 21:40:32 

      《金陵生小言》作者对网友批评的感谢

      

      《金陵生小言》出版以来,朋友有说有趣的,有说有用的,也有指出疏误的,我都欣然接受。一本书能让人耐心读完,作者总应该满足。天涯网站近日也有批评帖子,指出书中的一些错误,想回应一下,却无法注册登录,只得在此回应网友,并表示感谢。

      《小言》只是受学以来累积的札记,并非《管锥编》那样穷毕生精力造就的名山事业,即便像《王渔洋事迹征略》、《清诗话考》之类,在他人或系毕生术业所在,于我都属于为做研究所作的一点文献准备,不敢望尽善尽美,只求记下一些资料,一些想法,取愚者百虑一得之意而已。不意承众网友垂青(也许是垂白),细加校读,真让我不胜荣幸。

      《小言》中的文字,不少是在图书馆匆忙记录,时有疏误;也有一时误记,如樊樊山名写作樊稼祥之类,作为作者难辞其咎。最可笑的是141页录黄仲则女《百字令》标点亦有误,承刘梦芙先生指出。这也是在图书馆匆忙抄录,随手标点,事后又忘了审核的缘故,至于电脑打字的鲁鱼豕亥之讹,如《孟邻堂文集》堂误作唐,黄遵宪作尊宪之类,时亦有之。许多较著名的书读得很早,近年读清人著述多,年久失忆,往往昧于出处,像《冷斋夜话》、《涌幢小品》等书都读于大学本科时,二十多年后读张翼廷笔记言生平五恨条,彭渊材原话早已记不得,又未核朱书,遂将张翼廷所抄之文误引为自述。《管锥编》也是大学时代所读,后来读顾炎武《广师》,引清人几条资料,却不记得钱先生已有定论。不过我引的资料不见于钱书,应该还有一点价值。有网友说114页引用《石遗室诗话》卷一所载樊增祥事,“颠倒其序,以掩其迹”。其实历来笔记之体,因文字简略,不一定详注出处。一般传述事实,若非珍贵史料或独到发现,不妨转述。我这里是以樊氏为例,说明“人多以诗为人生体验之表达,经历愈富则诗愈富。岂知亦有反之者,……盖经历简单者惟其生活平淡,反喜虚拟悬构,以想象之境经验人生,而阅尽沧桑者或如稼轩所谓‘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也”的道理,虽不是什么高深见解,也属偶有所见,并非袭取陈衍语,读者自可覆验陈氏原文。《清诗话考》“雪桥诗话”条引由云龙《定庵诗话》语,网友指出由语全袭诗话初集缪荃孙序,只稍稍改易数语,也属于读由书与读雪桥诗话》相隔多年,只以其长段评论可贵,不审其所言全袭缪序。此类错误殆为学者所不能免,记忆力超群的钱锺书先生,《管锥编》第3册855页引严元照《蕙榜杂记》辨证《几铭》,也曾将严氏所引卢辩《大戴礼记》注文误为严语,已为王培军君指出。像这种多年累积而成的著作,往往会出现类似情况,甚至同引一书,前后所用版本也不一样。其间的苦衷非亲操其业者不能体会。我在谈研究清代诗学体会的文章中曾说过,清代文献浩繁,而收藏又极分散,大多数要坐在图书馆阅读,一条资料过眼,以后想起来觉得有用,怎么也找不出来。所以我每看到一些稀见的资料,便记录下来,希望给学者提供一些线索。个人学力见识有限,越读越觉得浅陋,自己以为是有价值的东西,在他人或只是常识,不免贻讥于大方之家。当然,相反的情况也不是没有。比如有网友讥35页《孟子字义辨证》为杜撰,实则此处引任兆麟《有竹居集》卷十《戴东原先生墓表》原文,网友可能未注意,这篇墓表今人新编的两种戴震文集和一种全集附录传记资料都未收入,只有黄山书社版张岱年主编《戴震全书》收录,我作笔记时该书尚未出版。

      志学以来,自觉才疏学浅,虽力求将勤补拙,鄙陋之处所在多有。《小言》幸蒙网友指正,我十分感谢,将来有机会重印必予订正。请网友再加批评,匡我未逮,其他拙著并祈驳正。蒋寅敬白。

      此帖已经过编辑,若有网友能帮忙替换天涯网站上的旧本,再致謝忱。

  • 这种态度,目今难得。只是,“在他人或系毕生术业所在,于我都属于为做研究所作的一点文献准备,不敢望尽善尽美”,总觉得酸酸的甜甜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