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8月08日

    湘君:《彩图版中国通史》商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344525.html

    往复论坛

    最近,王曾瑜先生著文指《彩图版中国通史》为“学术垃圾”,引起强烈反响。其实王先生所指出的问题尚不止此。恰好手头有一本《彩图版中国通史》(2002年3月,轻质纸本),随手翻了一下。看到几处,似有问题,列举如下,仅供商榷。

    一, “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似无出典

    在该书的第96页,共有两处先后写道:

    汉武帝实行“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大力加强专制主义中央集权。
    (汉武帝)在思想上采纳董仲舒建议,“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的大一统封建统治思想。

    且不说后一句话句子不通,在语法结构上“‘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的大一统封建统治思想”这个宾语缺少一个“实行”之类的动词。其实,“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这句话本身也似无出典。出于后人的归纳。《汉书》卷六《武帝纪》的班固赞语,记作“罢黜百家, 表章六经”,而卷九六的《董仲舒传》则记作“推明孔氏,抑黜百家”。所以可以这样说, “罢黜百家, 独尊儒术”并不见于汉代史料,仅是出于后人根据上述史料的归纳。《彩图版中国通史》沿袭通说,加上引号使用这样没有出典的话,实有贻误后人之虞。

    二, “嫱”与“昭君”非王昭君之名与字

    在该书的第103页写道:

    王嫱,字昭君,南郡秭归人(今属湖北)。幼时被选入宫做宫女。当得知朝廷选宫女与匈奴和亲的消息,昭君慷慨应召,愿远嫁匈奴。

    在此,也且不说“昭君慷慨应召,愿远嫁匈奴”这句话是否有将今人的认识强加于古人之嫌,因为古来即有“当时枉杀毛延寿”之异论。就说“王嫱,字昭君”这五个字,也似大有问题。古有宋代吴曾的《能改斋漫录》指出“嫱”非为昭君之名,而是宫中女官之称。近有王瑞来者,曾先后于八十年代的《江汉论坛》及《人民日报》重申吴曾之说,并通过考证汉代的宫廷制度与班固《汉书》的书法,认为“嫱”与“昭君”均非王昭君之名与字。王氏比较了昭君出塞前后的《汉书》的写法。发现在出塞前均记作“嫱”,表明其为汉宫之女官,而出塞后则均记作“昭君”,表明与汉室已无关涉。这反映了班固作为史家的谨严。其实,直至近代,中国的普通妇女,包括像王昭君这样的低级女官,能有名有字或留下名留下字的,实在是很少,大多是只冠以姓氏, “张氏”、“李氏”地称呼。王氏的考证已指出了当时《辞源》《辞海》之误记,而十多年后的《彩图版中国通史》,仍沿袭旧说,将不确之说继续传播于世,令人扼腕。

    三,西晋非始于公元二六五年

    在该书的第103页写道:

    泰始元年(265)十二月十一日,司马昭长子司马炎改魏为晋,史称西晋。

    此外,在同页的年表等另外三处,亦均记西晋开始于公元二六五年。如果仅记西晋开始于泰始元年,毫无问题。并且, 将泰始元年的大部分时间换算为公元二六五年也不误。但进行历法换算时,对于和年末年初有关之人与事,则当留意新旧历之时间差。泰始元年的十二月十一日,换算为公历,则为二六六年二月二日。可知此记西晋开始于公元二六五年为误。进一步考察下来,此记“泰始元年十二月十一日”,亦不知何据。检《晋书》卷三《武帝纪》, 司马炎受禅即位在“泰始元年冬十二月丙寅”。是年十二月庚戌朔, 十一日为庚申,与《晋书》所记不合。丙寅当为十七日,即公历二六六年二月八日。包括《彩图版中国通史》在内,今人的西晋开始年份记述多数不确。于此,不禁想起了邓广铭先生所强调的治史者须掌握的四把钥匙之说。四把钥匙,年代即是其一。其实历法换算,旧有陈垣先生之《二十史朔闰表》及《中西回史日历》可查,今有网上软件可用。使用起来,均为举手之劳。看来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而尤其是面对史实并要取信后人的治史者,更需要认真二字。

    以上所指,均非《彩图版中国通史》首创之误,而是其沿袭成说而误。那么,这样的失误,是不是《彩图版中国通史》的编者就没有责任了呢?尚祈编者自问与读者明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