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7月06日

    袁津琥:最近两年目睹研究生考试之怪现状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300459.html

     

    中国法律文化网

        最近北大贺卫方教授在有限度的范围内,再一次对当前研究生招考制度表达了自己的不满。本来,当前研究生招考形式弊端重重,这些都是老生常谈的话题,论者也多。也与笔者这些基层地方院校的老师无甚鸟相干,但前不久发生的两件事,却使笔者忍不住在此再次大声疾呼,该下决心改变当前的研究生选拔制度了。
        
        事件一:某土壤学博士,硕士、本科的专业分别为:逻辑学、会计学;事件二:某外语学院教师连中华书局《前四史》的封面是什么颜色都搞不清楚,却考取汉语史方向研究生;……
        
        如果这些发生在注重通识与基础教育、注重发挥个人才情、允许学生自由选择他们自己所喜好的课程、严格把关的国外,还可理解,可这些却是发生在现实的中国!笔者不知大家看到以上的事例做何感想?反正我是少所见多所怪,作为一个从事汉语史研究的教师颇有“神州大夫羞欲死”的感觉。一个全无汉语史基础的人,拿个课本背两天,就考起了汉语史方向研究生,而那些专职从事汉语史研究十几年的却不一定能考得上,你不去死干什么?有时笔者甚至认为以后大学文科各系都改成外国语学院算了,因为据我所知这几年凡外语好的,考任何专业还没有考不上的。就拿笔者身边熟知的几个外语系的老师来说,他们考上的研究生就有什么行政管理、汉语史、法律等等。这些人如果是天才,倒也罢了,可是天才仅该限于少数人,而现实状况却是以上的情况层出不穷。那不是现在的研究生选拔制度有问题,又说明了什么呢?!
        
        尤其荒诞的是,前举的逻辑学硕士居然考起土壤学博士,这种人将来如果再到地方去挂职当个科技副市长或副县长还不贻害一方,祸国殃民?(当然这些都是荒诞的考试制度结出的怪胎,该博士本身也是牺牲品,是不应当受到谴责的)一个人缺乏对本学科、专业的了解和热爱,没有矢志不渝、奋斗终身的信念,这种人如何能在本领域的研究中有所建树?!如果这种研究生还不是个别的,而是一大批一大批的,这难道不是国家和民族的悲剧!
        
        任何领域的研究都具有“窄而深”的特点。研究生考试应当重在考察考生的既有研究能力、水平和知识结构,而现行的研究生考试制度,却是公共课占得比重太大,既不符合某些人士动辄提到的国际惯例,又不符合国情,驴非驴,马非马;专业课又面面俱到,重在考察书本既有知识,形同儿戏。如果允许大一大二的学生考研的话,笔者相信一些大一大二的学生就能在研究生考试中轻而易举的考出高分,这都恰足以证明了现行考试制度的荒诞!
        
        因此这就要求今后的研究生考试制度应该朝着着重考生专业知识的考察,加大导师的权力、增加考试的灵活性的方向发展。也许有人会因为“阿芳事件”,质疑因此可能导致的招考过程中存在的腐败。其实在笔者看来,“阿芳事件”恰恰证明了当前考试下制度的弊端:责任不清、权力不明。我们可以分析“阿芳事件”中某教授的心态。阿芳想通过非法手段获取考题,某教授心想就算给你考题,不是还有英语等科目把关吗?反正英语政治等上了线我录取你,天经地义;英语政治没上线,你就怪不了我。假如教授有决定录取考生的权力,某教授恐怕反而未必敢去占该女生的便宜了,你一占她便宜就一定要录取她,哪个导师又会年年打报告要求破格录取靓女呢?因此只要加强相关监督制约机制,有些人担心的情况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当然在笔者看来,要消除现在的研究生招考中存在的不公,根本还在于社会要建立起一个公正评价选拔人才的机制。大学本是研求学理的地方,和就业没有必然的关系;研究生更是如此,会屠龙哪有会杀猪需求面广?当读研和可能获取的利益脱离的时候,谁又会为读研进行各种交易?现在教育部规定大学就业率、为某些职业设置各种学历门槛,只能加剧当前在各种监督制约机制不健全情况下,各种腐败事件发生的机率。
        
        现行研究生考试制度,导师不满意,说不好;考生不满意,也说不好;偏偏主管部门满意,说很好。真不知道他们的依据是什么?这就像以前两口子闹离婚,说感情破裂。偏偏法官裁决说两口子感情很好,不准离一样荒诞。
        
        七月一日匆草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