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6月13日

    沈醉给丁玲的一封信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263394.html

    摘自《世纪》王增如 文


    谢谢您赐赠的大作,连读了三遍,对我明年去美、加等地探亲访友启发很大,谨此致谢。


    我应当当面去向您请罪,因怕您太忙和不会宽恕我,所以一直想去而没有去。您抗战前在上海进行革命活动时,住在法租界,我便是军统上海特区法租界组组长。我的小组每周都要汇报一次监视、跟踪您的情况。不过后来您被逮捕,是中统上海区负责人季源溥比我早一步下手,迟一点我就要动手了。

    还有一个情况要向您汇报:“四人帮” 的爪牙多次派人追逼我,说您被捕而没有送到雨花台去,是您叛变了。我坚持是由于您相当有名(不是您说的“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作家”)除了有许多人出面援救外,更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于您是一个女青年作家,这样就有很多人同情您。反动派比之“四人帮”虽同样凶狠残暴,但还有一点点不同,就是对您和一些知名人士不敢随便杀害,是有八个字的原则,即怕:“社会舆论、国际影响”。当我把这一具体情况反拨(驳)谢静宜等“左”字号头头时,她们竟对我狂笑几声:“你们过去横行不法,在我们看来微不足道。瞧!我们连什么主席、元帅……等都不在话下。”我除表示自愧不如外,真是使我啼笑皆非。说说这些,让您笑一笑吧!专此并请 近安! 沈醉顿首 (1984)24/6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