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5年04月11日

    伍铁平:越是名人,著述越要严谨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tbn-logs/1112715.html

    《社会科学报》2005-3-24      
           

           按:《留德十年》,季羡林撰;《未成集》、《未辍集》,许嘉璐撰。

           俄语有句成语:Чτο  нαпишешь пером, не  выру бишь  τопором(用笔写的字,用斧头也砍不掉)。名人尤其要切记这句话,因为名人的著述传播广,以讹传讹的可能性比常人要大得多。非常遗憾的是我国有些名人,可能因忙于应酬,著述中有时会出现一些不应有的错误。例如有一位大学者写了一本好书《留德十年》(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年),其中竟出现这样的话:“我又加学了南斯拉夫文”(《中华读书报》04年12月15日第22版转刊)。其实,只要查阅任何一本工具书,就可得知,世界上根本不存在以南斯拉夫为名的文字和语言。前南斯拉夫共和国有三种官方语言:⑴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包括塞尔维亚语和克罗地亚语两种变体,仅词汇和语调略有差别。塞尔维亚人信奉东正教,所以采用斯拉夫字母(基利尔字母),塞尔维亚人使用的语言称为塞尔维亚语。克罗地亚人信奉罗马天主教,所以采用拉丁字母,克罗地亚人操的语言称为克罗地亚语。这两种语言变体合称“塞尔维亚-克罗地亚语”,是前南斯拉夫共和国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⑵斯洛文尼亚语,使用拉丁字母;⑶马其顿语,使用斯拉夫字母(详见戚雨村等编的《语言学百科词典》[上
         海辞书出版社,1993年]的有关词条和黄长著编著的《各国语言手册》[重庆出版社,1990年]的有关部分)。现在国际交往频繁,每个国家使用的语言和文字问题是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万万不可在这方面说错话,以免外国人误解咱们不重视他们的语言和文字。
        
           同这有关的是有另外一位名人在其《未成集》(语文出版社,2000年)第130页上说:“任何一个统一的文明的国家,都要有一种全国通用的语言,自古及今概莫能外。反言之,没有这样一种语言,就说明这个国家不够统一,不够文明。”这种说法不符合事实。在加拿大,英语和法语都是官方语言;在瑞士,德语、法语、和意大利语都是官方语言;在比利时,法语和佛兰芒语同为官方语言; 在卢森堡,法语、德语和卢森堡语都是官方语言;在新加坡,汉语、马来语、泰米尔语和英语都是官方语言。世界上没有一个学者或政界人士说这些国家不够统一,不够文明。
        
           同书第292页上说:“娼妓、白粉再加上语言文字,你说那些小国还有什么?”将语言文字同娼妓、白粉相提并论,是对语言文字的不可容忍的亵渎。用这种轻蔑的语言谈论小国,完全不符合我国对待大小国家一律平等的外交方针。
        
           同书第293页上说:“学汉语的人数是(按)数学级数在增长,而学英语的人数是按几何的级数增长,”众所周知,数学包括几何、代数、算术等学科,因此,同“几何级数”相对应的不可能是“数学级数”(没有这个术语),应改为“算术级数”。
        
           这位名人在其另一本书《未辍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0年)第482页上居然将普希金的诗说成是用古俄语写的。众所周知,普希金(1799-1837)是现代俄罗斯文学语言的奠基者。戚雨村等教授编的《语言学百科词典》(上海辞书出版社,1993年)第396页明确指出:“现代俄语从普希金时代算起。”
        
           出现上述错误,责任固然主要在作者本人,但是有关出版社也责无旁贷。出版社是否是不敢审核并改动名人的著述呢?上帝究竟是读者呢还是名人?
        
           教育部2004年发布的《高等学校哲学社会科学研究学术规范(试行)》第10条指出:“应注意学术质量”,第21条指出:“应大力倡导学术批评”,第22条指出:“被批评者有反批评的权利,但不得对批评者压制或报复”。上述规范当然不仅适用于教育部所属单位,而且是我们每个人都应遵守的。只有大力开展学术批评,作者才会注意学术质量,不敢信口开河。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冀勤:本不想说 2005年04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