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昌炽的《缘督庐日记》手稿现藏苏州市图书馆①。1990 年和 2002 年,两家出版社据日记手稿本分别影印出版了全本日记,使研究者得以见到全部日记。但新印的两个本子都没有介绍手稿的形制。日记中的夹页及扉页等处的零散文字没有影印出来,被涂抹的部分也没有进行介绍,所以日记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全本。为使研究者能了解日记全本的真实面貌,笔者就在苏州市图书馆所见日记手稿情况加以介绍。
  • 《奥本海国际法》被认为是20世纪最重要的国际法著作。此书的原作者奥本海(L. Oppenheim) 是德国人,第4-8版的修订者劳特派特(H. Lauterpacht)是奥地利人,第9版的修订者詹宁斯(R. Y. Jennings)是英国人,但他们都顶着“Whewell国际法教授”的头衔在剑桥执教。数年前发现Whewell之名在清朝人郭嵩焘的日记中就已经出现,郭嵩焘给的译名是“非歪尔”。
  • “钱学”变成了“学钱”,范先生只是一味地假钱钟书之口“嗤鄙陈寅恪”,却不为钱钟书做一点点实事。本来,“迂谬可笑”是钱钟书插补在手稿中的话,有具体的所指,到了范先生笔下,却成了:“‘迂谬可笑’没准是钱先生对于《柳如是别传》的大判断”。这个“大判断”在钱钟书还是“没准”之数,在范先生则是“准定”无可疑的了。这就又超越了“学钱”,进入不学而能的圣境了。
  • 在相隔近五十年后,重新启动修订工程,确实非常必要。同时,我认为当时整理体例和实施细则,大端都甚善妥,应该继续维持,但在某些具体问题,特别是牵涉到某些史书的特殊情况时,仍应有适当的变通。
  • 今天所以又想起约翰逊的字典,是前些日子读了几篇文章,内容是数落当今之译文的,虽未数落到我头上,但读后还是不爽快。
  • 西方汉学不算太短的历史中,对于中国文学比较全面而深入的了解其实是非常晚近的事,用镜子来作比喻的话,那真可谓是一面破碎的镜子。不过就研究这一领域的学者来说,倒可以算做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因为他需要留意的其实也就是最近半个世纪了。仅就英语世界而言,最近三四十年主要的著作、文集乃至翻译,数来数去,大概也不会超过五十太远。因此,我们有理由期望对此一论域的评介,不说比较于海外中国史研究,至少较之海外中国文学史研究来得周全、精当。然而,《西方汉学界的中国文论研究》似乎离这个期望尚有距离。 
  • 崔瑞德著The Writing of Official History Under the T'ang ,1992年作为“剑桥中华文史丛刊”由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通报》(T'oung Pao)的评论称其“在考证作者和讨论史料的起源问题时,使人感到像在读侦探小说”一样引人入胜,不忍释卷 [1]。承荣新江教授敦促,写下这篇述评,并与拙著《隋唐五代史学》略作比较。
  • 近年来关于陈宝箴保荐康有为之事,大多沿袭黄彰健的考证,很少有人提出异议。但是,如果仔细斟酌,陈宝箴于戊戌五月二十七日,上奏片请免康有为赴考特科,是很不合乎情理的,而且是一件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这是一起有十分明显错误的考证实例。
  • 检视近年来晚清政治史研究的论著,数量不少,但实质性的研究成果不多。在这为数不多的实质性研究成果中,除了研究范式转换等因素以外,有两个特别值得注意的特点:一是重视实证研究方法;二是重视制度史研究。
  • 桑兵先生寫文章的條理性和邏輯性,本來就非所長,強調慎重出手的桑兵先生,又為甚麼不多修改兩遍而要倉促出手?事實上,調整布局,刪除重複,對於一個寫作長才,花不了多少時間,出現這種局面,只能說是偷懶而已。粗糙成書的結果,就是抵消了桑兵先生成年累月收集資料的寶貴心血,又何苦呢?
  • 张志扬教授问,为什么要把基督教、一神教当作普遍的,把其它宗教、多神教当作特殊的?如果他质问的对象是将西方思想学术大量引介到中国来的中国西学界人士,倒是很有意思的。但是,现在看来,他质问的对象似乎是今日西方的学术界,这就有些偏颇了。
  • 与会的那些人都群情激愤,主观愿望都比较好,但一落实到文学这个主题上,便无不显露出陈旧僵化的观念,幼稚初级的审美意识,混乱的、表面同主流拉开距离,实际上同主流不知不觉合拍的追求。说来说去也就是反精神污染时的那几句老话,套话,真不知是起了帮忙还是帮闲的作用。
  • 公元1006年5月1日凌晨,在南向天空,突然出现一颗客星。很亮。而且,愈来愈亮,可与半个月亮相比。
  • 二十多套現代大陸地區中國人編撰、印製精美的歷史書籍,在東漢末年直至三國時期結束這一部分,以《三國演義》為藍本撰寫史書,佔同類書籍的大部分。主要有「中國史學會編,戴逸、龔書鐸主編,鄭州:海燕出版社出版」的《中國通史》系列書籍(《中國通史:彩圖版》、《中國通史:少年彩圖版》、《中國通史:國民讀本》、《彩圖版中國通史》等)和《上下五千年:彩圖版》,也有其他的《中國通史》,還有一些《中華上下五千年》。
  • 近蒙刘凤桥先生惠示所藏《行严先生蜀游诗前集》光盘,收入蜀初期诗百余首,中多五七言长诗,可称抗战史诗,亦及近代掌故,时有妙趣。如《曾侯篇》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