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年02月10日

    陸揚:跋徐梵澄文集 - [序跋]

    徐學之原始要終,一為德意志浪漫派之精神哲學,二為天竺韋檀多之神我要旨。印德兩地,先生皆作經年之游,天竺一方,尤駐足半生。參不了之義,抉古今之學,此牧齋所謂“不以講學樹壇墠,而其學視諸公為尤精”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