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為一部試圖超越魏斐德在三十五年前所出版的類似專著,本書可謂已成功達到其與時俱進的目標。從另一方面來觀察,中國大陸官方結合學界力量,展開聲勢浩大的盛世修史計畫――“清史纂修工程”。本書之作儘管部分取資於《劍橋中國史》第9卷〈清代篇〉和第10卷〈晚清篇〉的集體成果,但以成品而論不啻以一人敵一國,其影響進入中文學界,指日可待。

  • 作為一部試圖超越魏斐德在三十五年前所出版的類似專著,本書可謂已成功達到其與時俱進的目標。從另一方面來觀察,中國大陸官方結合學界力量,展開聲勢浩大的盛世修史計畫――“清史纂修工程”。本書之作儘管部分取資於《劍橋中國史》第9卷〈清代篇〉和第10卷〈晚清篇〉的集體成果,但以成品而論不啻以一人敵一國,其影響進入中文學界,指日可待。

  • 以康熙十八年为例,这一年共有151人考中进士(不含博学鸿词科考试),可《明清进士录》却仅收18人(见819-821页),此外,还收了博学鸿词科进士1人(钱金甫)。我们不禁要问,此书收录的标准是什么?本年考中博学鸿词科的有50人,其中包括朱彝尊、陈维崧等著名文人,这些人为什么不录?这本书的主编潘荣胜在《前言》中说:“对拿不准和重复的条目,做了大量删减。”这真是钱钟书先生所说的“不解决问题不失为解决问题的最痛快的办法。”
  • 2007年02月16日

    姚大力:读《心灵史》 - [书评]

    作者对实证史学所表达的强烈不满,并不意味着他要拒绝实证史学,而是意味着作者要超越实证史学局限性的强烈意图。不过,作者把解决问题的途径归纳为心灵感应方式,那倒真的是过于简单化了。